前线防御碉堡当中的海军陆战队们,似乎已经达到了某种极限。他们的士气尽管没有衰落到崩溃,可比起当初刚开战时的那亢奋和激动来说,也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他们毕竟也是活生生的人类,持续不断的高烈度交火,也让他们感觉到了身心的疲惫。而现在的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只知道木然的瞪大了眼睛搜寻着外面任何可能出现的异常,然后用他们的手指扣动扳机,将那一连串致命的子弹射出去,继续逼退了那苏联人可能出现的冲锋。

    可他们的子弹消耗近乎徒劳,尽管偶尔会真的将那突然出现的苏联人扫倒在地,真正的化为倒在地上的尸体,可是如此神经紧绷的作战情况下,任何人都不能长时间的保持这种状态。何况他们的弹药消耗也越来越多,更是随着时间的增长,他们内心焦虑不安的态度也让他们不由自主的越发使用更多的弹药,这同样造就了后勤补给的压力,尤其是当那六箱新的重机枪子弹运输而来之后,不过十几分钟,就已经消耗了接近两箱。

    这还没有算上m249轻机枪的消耗,在防御碉堡第二层的备战层区当中,紧挨着山头土地的射击口更为狭小,四个洞口更大的意义上可以看作是观察口而非是射击孔。但在底下这几名海军陆战队士兵的改造下,他们架起已经撑开两脚架的轻机枪,对准山头外围的近距离区域,在这隐蔽的射击孔中进行短暂点射,造成的杀伤比起那实施火力压制的重机枪,都要来得更好的多。

    每个面对苏联人进攻的防御碉堡,都已经快要将神经绷紧到了极限,只有每隔五六分钟,才会有来自溶洞基地防线的炮火支援砸下来的时候,能让他们稍稍的轻松片刻,但转眼间两三分钟过后,那重新出现的苏联精锐步兵,以及那根本悍不畏死的波浪冲锋,又让他们陷入了犹如沼泽般的困境当中,就算是他们火力全开,重新将那一**的冲锋打退下去,但他们却又赫然的发现,最终那些苏联步兵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

    重机枪的沉闷敲击和轻机枪的清脆声响,组成了防御碉堡的最终火力,几乎每一次爆发的火力压制出现,都会有至少十几名倒霉的苏联精锐步兵,被那恐怖的火力撕扯成沾满血红的碎片。一看   但就算是这样那些苏联步兵依旧推进到了距离防御碉堡不足五十米的距离,他们手中的akm突击步枪已经能准确的将子弹,轻巧的顺着那狭长的射击孔送到碉堡内部,这也更是增加了海军陆战队们的伤亡情况,他们已经不再安全。

    无数的硝烟在外弥漫,山区中充斥着此起彼伏的枪鸣声,火炮那犹如雷鸣般的轰击声也无处不在。死亡已经成了这片区域的主旋律,成百上千的苏联人已经化为了尸体倒在冲往山坡顶端的道路上,他们已经损失过半,就算是他们属于精锐部队,也已经即将无法承受这恐怖的战场。他们已经不再是作战,而是**裸的迎着轻重机枪的火力,去为了上级的命令而送死,他们的冲锋和进攻已经看不到多少意义。

    那苏军的指挥官赤红着眼就仿佛是一个赌徒,来自各个小队的情况汇报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两千人的步兵团现在仅剩不到八百人,超过一千二百人的阵亡几乎可以预判他的部队即将要全军覆没。 可是他却没有丝毫后退的意思,通过无线电对讲机他的命令也依旧在下达着,就算是他的士兵们死伤更多,他的要求也是冲上去,推进上去,将那外围的防御碉堡,全部拿下来,至少要有一定的战果,而不是现在退去,接受肃反委员会最凄惨的结局。

    不仅仅是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们,已经到了一种极限,就算是这些苏联人也已经到了极限。他们承受了不该承受的巨大伤亡,甚至底层的班级部队已经不再听从指挥官的命令,仅仅只是原地固守,甚至是违抗军令后撤几十米的距离,让自己远离最前线的战场。在伤亡过半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只部队还能继续坚持进攻,尤其是在他们进攻毫无胜算,只是徒劳的送死的情况下,他们选择了拒绝听从上级指挥官的命令。

    不同于永远都忠诚李斯特的海军陆战队,这群苏联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们选择听从指挥官的命令,更大的意义上是因为背后那更加庞大的苏维埃的军事体系。但目前他们在惨重的伤亡情况当中,并不愿意继续浪费自己的生命,因为一群纯步兵在山地作战当中,进攻弹药充足的防御工事,那就是送死,而目前也就是这样!

    就在各个临敌碉堡当中,那群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却赫然发现,原本就如同疯了一般还在向前推进冲锋,同时还在端着步枪给他们带来极大麻烦的苏联兵们,竟然就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如同退潮的潮水那样向后方退却而去。尽管不解,可他们手中的火力却依旧凶猛的朝着那些撤退的苏联兵扫去,而那群苏联兵非但没有继续进攻,甚至那撤退的模样都变得散乱起来,看上去就如同进攻受挫,承受了巨大伤亡以后的溃败。

    这一点在五号溶洞最顶端的李斯特也同样看的清楚,之前他凝重的脸色也逐渐变得轻松了少许,而那面前在顶端朝着周围支援的m2勃朗宁重机枪,也因为那群苏联人全部撤退到山头反斜面的原因,而缓缓地停下了重机枪的火力打击。而那些还在面带紧张的海军陆战队们,也纷纷都呼出一口气,脸上也带着庆幸和放松,以及某种击退敌人的兴奋。

    “接通指挥室,告诉卡尔下令全军依旧备战,快速补给军需弹药,不能松懈!”

    看着那如潮水般最终退去的苏联兵,李斯特的眸子也已经扫过了周围那山头和山腰,以及山丘底部的一道道苏联兵的尸体。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如其他人一般露出轻松地微笑,反而扭头看着那小队长,极为严肃的挥手命令道:“通知所有防御碉堡及炮兵坑洞,留人进行观察,不允许肆意走动,等待后续命令!”

    那名小队长立刻点头应声,朝着那有线通讯器走去,快速的联系了二号溶洞中的指挥室。不过对此李斯特也神情凝重,快步的就转身朝着五号溶洞的隧道走去,三步并作两步,他的步伐也极快,依靠他强壮的身体素质就有如是奔跑般在这向下的隧道中跳跃。而他的速度也非???,几乎没有三五分钟就已经出现在五号溶洞,并且头也不的就朝着二号溶洞的隧道走去,这时候李斯特需要更多的任务,尽管那群苏联人看似已经被打退,但就凭这场惨烈的战斗,他可不认为苏联人真的会永久的退却。

    这只是暴风雨前的一场小雨罢了,他成功的利用了苏联人的轻视,最终让这群苏联人付出了血的代价。但是他也明白,这对于那庞大的苏维埃来说,就算是这个步兵团全部被消灭在这里,也仅仅只是再次抽调部队集结的问题,或许连一天都用不了,一个崭新的,装备有更先进也更科学的山地作战团,就会以更加凶猛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就是体系的力量,这种连边境冲突都算不上的战争中,对于以百万大军为体量的苏维埃来说,只是一点小小的失误。而这场失误也将引来那庞大的军事集团,更多的目光也是更强大的军事实力,如果李斯特不能将目前的胜利转化为他接下来的实力,最终的结果就是被那苏维埃的武装力量吞没,连渣滓都不剩下半点。

    三十六万积分的进账已经让李斯特很大的缓了一口气,虽然消耗了接近三万点积分的子弹和炮弹,但起码对李斯特来说,又能招募更多的陆战队成员,也能兑换更多的武器装备。现在的溶洞基地内,武器装备看似众多可是比起那苏联人的部队来说,匮乏的近乎可怜,不说专业的防空武器,就说是那能击穿t55坦克的反专家武器都没有,只能以防御碉堡硬抗坦克炮,这已经是极大地损失。

    而他们的火力也主要来自m2勃朗宁重机枪,可是波浪般起伏的山区地带,也不是重机枪能够全部解决的良好办法。他需要更多的九二式步兵炮,或者说是山地战最为重要的迫击炮作为火力支援武器,但这也并不是绝对,李斯特还需要有自己的一双眼睛,能够透过防御碉堡的遮挡,纵观全部战场的眼睛,来让他的火力更加致命!

    ps:如果大家有月票就给唯居来点,推荐票也跪求,最近月票也是挺少的,希望大家每天都来投点票,唉,在这里也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