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漫的硝烟已经褪去,被烈焰灼烧过的土地已经松软无比,经过数个夜晚的吹拂,来自其他山丘顶端的植物种子继续来到了这片山地上。 或许是因为较好的养料,已经有不少匆匆的绿意出现,当然对比起周围山丘上那更加茂盛的绿色痕迹,却依旧有着大片大片的黑色灰烬,丑陋的犹如火灾结束后的现场。

    柔和的月光已经洒落这黑夜的世界,带来了那轻微的荧光,就如同笼罩了薄纱的白日,美的犹如艺术般的神圣。点点虫鸣也已经响起,翅翼震动混着发声器官,吱吱喳喳的此起彼伏,又好比是一副夜晚的山野生活,当几道灵巧的野生动物的身影划过夜空,就像是纪录片一样,在这片山区进行觅食,寻找着它们中意的食物,填饱它们饥饿了整个冬日的肚子。

    牙齿撕裂肌肉的声音已经在这夜色中响起,撕咬的声音和吞咽的声音就在那虫鸣中出现,偶尔还有因为抢夺食物而发出的低吼。经历了三天三夜,早已经有众多的食肉和食腐动物出现在这片山区,而在这群野生动物的争夺下,原本充沛的食物资源,也已经逐渐消失殆尽,这也引起了它们的抢夺。

    但就在山头处的防御碉堡当中,黑漆漆的就仿佛是没有任何动静,只有那已经被勉强修补过的外表墙壁,能看出白日里重新吐沫过的混凝土,正在这夜色中慢慢的阴干凝结??墒蔷驮谡夥烙锉つ窍脸さ纳浠骺字?,一挺m2勃朗宁重机枪却始终撑开了三脚架放置在那,一名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正在后方牢牢地靠住,警惕的目光随着那黑洞洞的枪口而移动,手指也已经时刻放在了那扳机上,似是随时准备开火。

    三天前苏联人的溃退,已经彻底引爆了这毫无缓解的火药桶,没有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何况他负责的还是极为重要的防御碉堡。而不只是他一个人,就在防御碉堡的第二层同样有一名士兵正在警戒,只要有任何异动出现,在第三层正在休息的七名海军陆战队同伴,就会在三十秒内瞬间就位,轻重火力网同样也会让任何敌人伤亡惨重。

    所有的防御碉堡都是如此,而他们所有人也在冷眼注视着外面,月光笼罩下的山区视野能延伸到百米以外,何况对于任何夜间执勤的海军陆战队们来说,他们眼前带着的夜视仪也已经让他们,更为清晰的看清楚外界的情景。这种微光夜视仪在拥有月光的夜晚更加显著,甚至当他们配合望远镜后使用,黑夜相反的已经成了他们的隐藏优势,而不是敌人的。

    这里是前线战场,与敌人最直接交火的最前线,没有人敢轻松懈怠,也没有人敢稍稍的打个瞌睡,但是他们也没有任何擅自开枪的模样。分不清究竟是什么的野生动物正在撕咬那山丘下的丰富肉资源,微微的低吼也已经代表了暂时性的安全,对于听觉和嗅觉都异常敏锐,有时候这些看似不注意的小细节,反而也成了他们的一道警戒线。

    但就在最西侧的防御碉堡当中,负责暗哨的那名海军陆战队已经眉头紧皱,同时将身边的一道绳索缓缓的拉了两下,而就在第三层的休息区中,一道细小的铜铃声就出现在了那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却犹如是晴天霹雳般,原本都在挺尸般睡着的海军陆战队们瞬间睁开眼睛,眸子当中的茫然瞬间化为凝重,本就没有脱衣而睡的他们直接就翻身在睡袋上站起来,分别端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沿着水泥石阶轻巧而快速的朝着第二层和第三层冲上去。

    他们一个个屏住呼吸,几个人分别略列在第二层和第一层的射击孔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看着外面的情况。而那m249轻机枪和m2勃朗宁重机枪也已经重新架设起来,就在那些海军陆战队小伙子们的m4a1突击步枪当中,统一都对准了外界。他们的动作轻手轻脚,因为就在他们的目光当中,那月色笼罩的山头上,已经出现了一个个怪异的黑影。

    “怎么事?那群苏联人继续开始进攻了?”

    海军陆战队的小队长微微皱眉,作为这座最西侧的防御碉堡内级别最高的基层指挥官,他的脸上也极为凝重。他轻轻摘下额头上的夜视仪,递给旁边的重机枪主射手,反而立刻缩身朝着梯子走去,但他却不是逃跑,而是对着第一层的四名陆战队士兵缓缓点头,轻声道:“坚持住,我去通告溶洞基地,这群该死的苏联人,应该是选择了偷袭?!?br />
    在这漆黑的夜色当中,如此多的人形黑影出现在这,明显就是不怀好意。这名海军陆战队的小队长可不觉得那些家伙,是夜间来送温暖的外卖小哥,而就算是外卖小哥,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他快速的拨通了基地内的通讯室电话,随着接通后那通讯员的声音,他的语气也带着凝重肃声道:“西面碉堡阵地,发现大量未知人员靠近!”

    “什么?明白了,很好!”

    那名通讯员的声音略带尖锐,似乎是对于这名小队长的汇报略显吃惊。但他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伸手重重的朝着旁边的面板上,那一个红色的按钮拍下去。而随着他重重拍下去的动作,每个房间内或防御碉堡内,极其细微的警报声立刻出现,恰好是笼罩了他们的耳边,又不至于大张旗鼓的散发出去。

    这是溶洞基地内特别制造的警报,而所有还在休息的海军陆战队士兵们,也已经睁开了他们的眼睛,纷纷都朝着既定的岗位上冲去。而关键的几个岗位,例如外界的防御碉堡和溶洞基地坑洞中的九二式步兵炮,却因为直接睡在旁边的陆战队员们,瞬间就重新到了战争状态,满脸都是凝重的等待着新一步的指令,或是小心的观察着外面的敌人。

    整个溶洞基地都已经醒来,他们重新化为了恐怖的战争碉堡,已经将它们最致命的火力网重新布置完毕,就如同一个资深而致命的猎人,等待着猎物的临近。而那些猎物就是在山头上出现的一个个人影,他们悄然无息的出现在山头,尽管有着月光照耀过去,但他们看上去也如同进行了些战术迷彩伪装,就如同黑乎乎的山岩那样在夜色中并不起眼。

    而李斯特也已经出现在这片山区,唯一一处最高的制高点,也就是五号溶洞顶端的山头防御碉堡里面??ǘ湍橇礁霾文币苍谒纳砗?,脸色都极为凝重和严肃。这次莫名的部队在朝着这边摸过来,也在他们的料想当中,任谁受到了那接近一个团伤亡过半的惨状,也不可能放过他们,何况还是那些苏维埃的武装力量?

    “他们来了?”

    缓缓呼出一口气,李斯特的眸子当中绿色数据流逐渐交缠,而他的眸子也已经随着那数据链的形成,逐渐出现了远视和夜视的能力。但他脸上却微微一僵,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出现了少许错愕的神情,但是某种凝重却随即压了下来,让他的嗓音就仿佛是低声吼出来的一般,对身后的卡尔吩咐道:“封堵基地出口,所有人员待命,发现异常敌人立刻开火,各防御碉堡允许自由射击!”

    但他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说完,脸上的凝重也越来越浓郁,甚至在他的额头都出现了少许冷汗,某种复杂也让他的拳头紧紧握住。深深地吸了口气,李斯特的命令继续下达,没有丝毫波澜的对卡尔命令道:“通告全部士兵,非基地内部海军陆战队成员,其余人都是敌人,无论是否身穿美国联邦制服!”

    “明白!”

    卡尔的脸色也极为凝重,尽管他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李斯特的脸色那么难看,但他还是快速的将李斯特的命令吩咐下去。而溶洞基地内外的所有工事也已经准备就绪,九二式步兵炮的炮口,也已经缓缓的出现在那坑洞的射击口外,黑乎乎的模样就已经对准了那无数魁梧身躯到来的西面地带。

    他们曾经在三天前,让一个精锐的苏联步兵团,在拥有坦克和航空兵团直升机的火力掩护下,生生的损失过半,现在他们拥有更加庞大的火力,更加致命的武器,以及那更多的火炮数量,又怎么会轻易地害怕?而就在那溶洞基地的坑洞中,一门门九二式步兵炮也已经在那炮口中延伸出来,微微向上斜举着,指向了那早已经调整好的诸元。

    如果一门门火炮仔细的数过去,也赫然能发现,原本才不过六门九二式步兵炮的基地炮兵坑洞当中,现在也已经出现了十二门九二式步兵炮。甚至就在那围绕着基地的内外八座防御碉堡当中,内侧四个方向的防御碉堡当中,也已经出现了小口径的直射火炮,似乎是那专门针对装甲目标的,战防炮!(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