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逐渐明朗,那丝鱼白也已经逐渐成长为太阳的边框,时间一丝一毫的过去,坚定而没有任何阻挡。但在夏洛特皇后群岛当中,原本还算得上是人烟稀少的苏联北美洲前哨军地基地当中,这个原本还应该在床上温存片刻的时间段,一辆辆苏制卡车正在水泥路面上疯狂的行驶,似乎是有相当急迫的任务在等待着。

    事实也正式如此,来自莫斯科本土的苏联军队,已经大规模的登陆了这片群岛当中,超过三万人的基本住宿安排,甚至还没有安排好。这些庞大的苏制卡车当中,运载的都是崭新的军用帐篷和基本的作战口粮,毕竟大量部队的集结和驻扎,如果没有帐篷和食物,那么对士气本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而这在苏维埃的军事体系中,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尤其是三天前发起的一场整风运动,或者说是由肃反委员会发起的清洗运动,几乎将原本的夏洛特皇后群岛上的部队高层领导人,全部清洗的一干二净。那来自莫斯科的肃反委员会,对于军事纪律的要求可相当的严格,尤其是那些被叫去单独进行思想教育的中高层军官,几乎最后的结局,全部被解押了苏维埃本土,而去向也根本没有透漏出来。

    这对底层的士兵们而言,毫无疑问是最值得恐惧的事情。就算是那口风没有流露,他们也知道这些被解押去的中高层指挥官,他们原本的直属领导或是最终领导,全部都被流放到了西伯利亚,那寒冷的土地中去种土豆。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谁不知道被肃反委员会单独谈话以后,不是被宣布枪决,就是去西伯利亚呢?

    而想到那些对自己还算得上是满不错的上级指挥官,这群士兵们能做的,也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上帝,希望那些上级指挥官不要被直接宣判枪决,哪怕是去西伯利亚种土豆,能活下来等待平反也是极好的。不过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进行起到,要知道现在到来的肃反委员会,可是连上帝也不允许信仰,宣称他们是绝对的无神论者,如果他们流露出祈祷的模样,恐怕也会被送往西伯利亚去种植土豆了。

    一辆辆苏制军用卡车快速的在公路上奔驰,将所需的物资及时的运转到了各个已经划定的营地中去??墒堑蓖瓿闪苏庑┤挝裰?,他们的脸上也都是一片呆滞,因为上级给出的任务就是将这些物资运往营地,也没有说他们完成了这些任务之后,是到自己的营地中,还是继续去运输什么任务。

    三天前发起的整风运动,已经将原本夏洛特皇后群岛内,这苏联北美洲前哨军地基地当中的中高层军官,全部关押起来严格看管。就算是他们现在的任务,也是之前那些军官们临走时下达安排的。临时提拔上去的指挥官,原本就和他们相差无多,甚至连丝毫的管理经验都没有,现在仅仅是这些小事情,也已经让那些原本出身自普通士兵,甚至是连军校都没有进过的临时的指挥官,忙的可谓是焦头烂额,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处理那些基本的政务。

    但那来自莫斯科,由七个人在这前哨基地中组成的肃反委员会,却没有丝毫的忧愁之色。对于他们来说,士兵们的政治思想和对于苏维埃的忠诚,才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些基本的生活物品,以及日常的工作安排,只要由那些忠诚度高的士兵们,提拔到应有的位置上,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以后,就能成长为不错的指挥官。

    在苏维埃的指引下,又有哪个同志不会成为令人羡慕的苏维埃军官呢?这坐落在夏洛特皇后群岛上的前哨基地,本来就不是作为真正的第一线作战部队,来自第一线作战部队的,恰恰是那紧挨着美国联邦的安克雷奇防线,上方那阿拉斯加州中隐藏着的几十万大军。他们才是横扫美洲大陆的主力部队,而且那庞大的苏维埃钢铁洪流,还在白令海峡战区中静静的隐藏着,只要等苏维埃的海军进行运输,就能轻而易举的出现在这美国联邦的海岸线一侧。

    可是他们的想法也并不是有那么多人支持,原本这前哨基地的政委,那普伦雅可夫的脸上就带着某种讥讽的微笑,甚至就算是带着脚铐和手铐坐在那木椅上,都是一脸这种表情,带着对他们七个人的深深不屑。而这让他们七个人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因为今天的这场审判,就是来自肃反委员会,对于这名原本前途大好的委员,现在却受到了处分的家伙而开设的。

    “普伦雅可夫同志,只要你认罪,那么这些东西都是不必要的?!?br />
    审判席上,一名肃反委员会的委员脸色阴郁,他的手轻轻地举起一张薄薄的文件夹,缓缓的仍在面前的桌子桑,看着那普伦雅可夫脸上嘲讽的微笑,他那有些年轻的脸上却也没有忍住,内心中升腾起一股怒火,看着他重声呵斥道:“这是肃反委员会要求你认下的罪名,难道曾作为委员的你,现在也要我们一个个的念出来给你听吗?”

    他身旁的委员们也同样面带怒火,看上去他们的年纪都差不多,年轻人甚至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多岁,比起普伦雅可夫这个已经三十多岁的壮年人来说,几乎就是刚刚在学校里毕业的年轻人。而普伦雅可夫对于这些年轻人肃反委员们,也同样抱有这种看法,因为这七个年轻的家伙,之前还在他的手底下进行深刻的学习过。

    不过那时候,这七个年轻人的态度可和现在不一样,对于他这个肃反委员会的新秀,也是未来莫斯科那某些权利机构的未来之星,他们的态度就如同是最亲近的亲人那样恭维。当然,普伦雅可夫也知道为什么这七个年轻人的态度为何如此恶劣,就因为他拒绝了这七个家伙的请求,同时展现了对于他们那恭维模样的不屑,就如同现在这样的不屑和嘲讽。

    公报私仇一直是肃反委员会当中流行的好手段,就算是普伦雅可夫也曾经这样干过。当然他对于面前这七个手段还明显稚嫩的年轻人来说,鼻腔中也是忍不住又是发出一声冷哼,他举了举两手中的手铐,抬头看着那坐在审判席上的七个年轻人,余光也同样扫过旁边那一个个端着akm突击步枪的士兵,不由得摇头轻轻笑道:“你们拿出来的文件,就是中央肃反委员会对我的判决吗?”

    “当然,普伦雅可夫同志,你以为三天前的失败,就会这么轻易地就过去吗?”

    又是一名这肃反委员会七人小组的年轻人开口,不过他们的目光和眼神也是隐秘的交换了一下,但他们的这个小动作却没有逃开普伦雅可夫的目光,这让他又是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而那一名年轻人也是相当愤怒,伸手狠狠的拍了面前的桌面,对他怒声道:“看在苏维埃的面子上,我才称呼你为同志,请不要继续让苏维埃母亲对你失望!”

    “失望?哦,你们在上面的台词那么高尚,可真让我无法接受?!?br />
    普伦雅可夫的笑声轻轻响起,他的眉头微微抬起,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审判席上那一排坐着的七个年轻人,他已经不在记得这七个人的名字,只是在脑海里还有些印象。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可笑,就算是带着脚镣手铐,也是轻轻地摇晃着脑袋,看着他们身后那巨大的镰刀和锤头,嗤笑着说道:“放下你们口中高贵的言辞,我还想说你们手中那份中央肃反委员会对我的判决,里面说不准还是夸奖我的奖状呢?!?br />
    他的话瞬间让那台上的七个人脸色大变,但他们惶恐的神情也已经被假装出的愤怒而掩盖,但是他们那似乎是手足无措的模样,就算是周围那一个个端着步枪,进行护卫的士兵们都感觉到了不解。这让普伦雅可夫忍不住微微低头轻笑,声音就仿佛是在看一场闹剧:“利用时间差将我拿下,然后逼迫我认罪,最后让中央肃反委员会承认你们在这前哨基地的权威?不得不说你们的计划简直就是一团糟,让我感觉到可笑!”

    而随着他的话,外面一队队的士兵正快速的涌进来,那强壮彪悍的模样看上去就知道是一个个的精锐部队??墒悄悄吧拿婵兹疵挥性谡庀穆逄鼗屎笕旱褐谐鱿止?,为首的一名军官扫过这原本的指挥室,冷着脸也面无表情的向前挥手,同时冷声道:“根据中央肃反委员会的命令,现在由普伦雅可夫同志负责前哨基地的一切安排,并且全面负责处理近期众多反革命份子的整风工作!”

    ps:端午节,祝大家端午节快了。我还是心慌,越来越近了,不足五天的时间...(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