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原本的强装愤怒,以及看似镇定的神情,也已经随着那一个个鱼贯而入的苏联兵,而变得一片惨白。这七个前哨基地临时肃反委员会的年轻领导者,才不过享受了三天时间的权利滋味,就已经被他们内心膨胀的野心而灼烧的连灰烬都剩不下丝毫。尤其是随着那中央肃反委员会的通报命令,也已经成了彻底击垮他们内心防线的铁拳,让他们七个人一个个只知道瘫软在椅子上,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作为囚犯的普伦雅科夫,轻松的反手一击,也最终调转了双方的身份。

    他们七个人浑身瘫软,双臂和两腿已经没有半点力气支撑他们能够站起来。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普伦雅科夫脸上,至始至终都带着那淡淡的嘲讽微笑。这是对自己的自信,也是对他们的一种态度。肃反委员会的政治争斗残酷无比,就凭这七个年轻人夺权,想要组成真正的前哨基地肃反委员会,在普伦雅科夫看来,手段真的是太嫩,底气也太不足了。

    嘴角的微笑缓缓翘着,普伦雅科夫也轻轻的推开面前的木桌,在那简陋沉重的椅子上站起来。旁边已经有机灵的苏联兵快步走过来,恭敬的将他的手铐和脚镣解下来,随手就重重的扔在一边。而普伦雅科夫也是矜持的点点头,对他们轻声笑道:“不得不说,你们也做出了明确的选择?!?br />
    “是的,是的,普伦雅科夫政委,我们愿意献出一切对苏维埃的忠诚?!?br />
    那几个机灵的苏联兵立刻点头,脸上的恭维越发的浓郁起来。尽管他们之前就如同现在这样,恭维的敬奉着那七个年轻的肃反委员会委员,可一旦局势发生了变化,他们也立刻转换了自己的阵营。他们弯着腰,在普伦雅科夫旁边连连点头道:“我们之前,也是受到了那七个该死的,反革命份子的诱骗,才会对您较为粗鲁的?!?br />
    他们的脸上带着恭维,看着面前的普伦雅科夫,原本就弯下去的腰越发的恭敬。但是他们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生硬,额头上也已经满是冷汗,因为就在身后不远处,一个个陌生面孔的苏联兵也已经走过来,用那已经插上刺刀的akm突击步枪,隐隐的对准了他们,同时让他们被包围在了中间区域,牢牢的被盯紧。

    普伦雅科夫的脸上,依旧是带着淡淡的嘲讽般的微笑,扭头看着那一个个来自莫斯科本土战区的苏联兵精锐进入这座指挥大厅,将整体的场面全部控制,他的声音也已经响起,似乎是若有所指的轻声道:“当然,我还是相信你们纯洁的党性?!?br />
    他缓缓开口,目光扫过身旁这几个已经哆哆嗦嗦,颤着双腿都站不稳的苏联兵,嘴角的微笑越发的嘲讽,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冷哼,轻轻的抬头也提高了自己的音量,似是询问般开口道:“那么你们呢我亲爱的,夏洛特皇后群岛前哨基地的,临时的肃反委员会的七名委员们”

    这是一场明显的权利斗争,现在以普伦雅科夫的全面胜利而告终。那些来自莫斯科本土的苏联精锐们,对于这前哨基地的临时肃反委员会,可没有多大的敬畏之心。为首的那名军官微微低头,语气也不卑不亢,与之前那几个恭敬献媚的家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普伦雅科夫同志,关于接下来的任务安排,请进行指示?!?br />
    “或许,我们的临时肃反委员会,圆满的完成了它的工作进程,能进行高规格的转正了?!?br />
    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普伦雅科夫看着面前那一个个如死狗般瞪着眼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怎么也说不出任何话来的七个年轻人,嘴角的微笑却轻轻的翘起来。不过他的微笑也带了几分真诚,不见了之前的不屑和嘲讽,反而是向前缓缓迈步,似是教导般地说道:“你们以为你们的安排万无一失可现在已经领悟到你们有哪些不足了吗?”

    那七个年轻人喘着粗气,眸子却随着普伦雅科夫的靠近而越发的瞪大。就在他们身旁,一个个苏联兵也已经端着卡上了刺刀的akm突击步枪,双手紧握着做出随时刺杀的战术动作,也在静静地等待着上级的命令。

    旁边那已经跪倒在地上的几个苏联兵,脸上那原本的献媚也消失不见,只有最深的绝望出现在他们的脸上,看着那普伦雅科夫一步步走上那高台,迈步来到那苏维埃巨大的镰刀和铁锤的标志下方,如领导人般顿了顿身形,缓缓站定。而他们那原本投机选择的七人临时肃反委员会,则全部瞪大了眸子,遮不住的恐惧和惊慌,让他们不敢擅动。

    “知道吗,肃反委员会尽管是一群没有人性的家伙,唔,这种描述尽管过于直接,不过却相当恰当?!?br />
    普伦雅科夫缓缓点头,他在这七名僵硬着身子,在各自座椅上瘫软着一动不敢乱动的年轻人面前,嘴角的微笑依旧和蔼可亲的笑着??墒撬氖秩丛谛厍暗幕忱锾统鲆话崖砜宸虬胱远智?,轻轻的上膛,抵在一名临时肃反委员会的委员后脑勺上,脸上的微笑依旧:“你们的不足,就是应该杀人的时候,还犹犹豫豫的像群娘们!”

    他修长的手指毫不留情的随着他的话音而扣下扳机,清脆的枪鸣瞬间出现在这座指挥中心里面,所有的苏联兵们也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突击步枪,可是当他们的眸子看向那台子上,原本一位临时肃反委员会的年轻委员,脑浆都混合着血液而泼洒了满桌子的模样,都是纷纷惊讶的睁开两眼,就似乎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的发生,会这样的突兀。

    但对于普伦雅科夫来说,那带着微微腥味的脑浆和血液,就是他全面掌控权柄的庆祝鲜花。苏维埃的意志是**,而无数**者的思维可千千万万,只有一个刚强的,带有领导者气息的强者,才是这苏维埃最新的领导人。这些还停留在基本政治手段的稚嫩小政客,显然是不了解在众多政治手腕之下,还有最直接,最暴力,最**裸的政治攻击!

    “不,不要,不要啊普伦雅科夫同志,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是肃反委员会的委员,我不能在这里死!”

    中间位置中,一名年轻的委员终于精神崩溃一般,颤着手举起来,两眼中无神还带着绝望以及哀求,他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了那鲜血和脑浆混成的花朵,而他内心中的恐惧也让他原本看似刚强的心理,出现了致命的裂痕,他的内心无比恐惧,直至颤着嗓子大声哀求:“我能向中央肃反委员会提出建议,让您成为这片战区的最高政委,我愿意在最重要的大会上投票支持您,只求你不要杀我,我的未来不应该在这里终结!”

    台下的那一个个原本作为临时肃反委员会收买的士兵们,脸色已经同样变得无比绝望。他们看着那原本高高在上,只需要一道命令就能将他们最高级别的团长,指挥官,甚至是将军送往西伯利亚种土豆的肃反委员会临时会长,这时候就犹如被宰的死狗般犬吠着,更让他们眼中的绝望,变得越发的纯粹,因为没人想死。

    这仅剩六名的肃反委员会,他们同样不想死。年纪最高也不过二十七的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只是利益纠缠的利益团体,在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他们终于全部都陷入崩溃,痛哭流涕的哀求着普伦雅科夫饶恕他们的罪过,哪怕是去西伯利亚去种土豆,也好过在这当场被击毙。

    “你们又犯了一个错误,不是吗?如果你们认为苏维埃的荣光和肃反委员会的权威,会让我有那么一丝忌惮的话我想你们会失望的?!?br />
    普伦雅科夫手中的马卡洛夫半自动手枪同样开火,他的扳机已经被手指轻轻扣动,但那随着明亮的枪口焰之后,又是一道血液和脑浆的混合鲜花。他嘴角的微笑越发的灿烂,而他手中的那马卡洛夫半自动手枪,也已经在接二连三的开火,那七名临时肃反委员会的年轻成员这时候却已经全部倒入了那死亡之花当中。

    站在这已经遍布了浓郁血腥味的指挥中心,普伦雅科夫随手将那还散发着微微硝烟的手枪,扔在了那血泊里面。而他的眸子看着面前那一个个面带惊骇之色的同伴们,嘴角的微笑也越发的高翘起来:“那么,现在由我来带领大家,走向一个崭新的苏维埃,你们答不答应呢?”

    他的话似是一语双关,可是那一个个似乎根本没有听出什么意思的苏联本土精锐们,也纷纷低头,似乎是在表示自己的臣服。而整个夏洛特皇后群岛的一切军事力量,也随着普伦雅科夫的权威,而在不知不觉中,进行了某种显著的集权。

    一辆辆装甲车已经随着军舰的运输,在苏维埃的本土快速运载而来。一辆辆崭新的坦克,也已经正式进驻那早已经修建完毕的营地当中。而那成团级为编制的精锐步兵们,也已经在港口外的空地上扎营完毕,将那一顶顶帐篷妥善的安置完毕,整齐的就犹如事先规划的露营小屋。

    而在苏维埃本土到来的部队,旋即又快速的被打乱编制,以中央肃反委员会的名义,进行了编制重调。他们不仅互相打乱了编制,其中还编入了原本就已经失去了指挥官,如散沙般的前哨基地兵团。整个苏维埃的战争体系重新苏醒,几乎没有半天的时间,一只只崭新的部队,就在这夏洛特皇后群岛当中成立。

    尽管因为部队的打散调整,他们的作战能力因为陌生而显得生疏,可是一但进行磨练完毕,那么更加强大的苏维埃武装力量,又会重新出现在这北美洲的太平洋沿岸。甚至随着那越来越多的部队被军舰运输集结,现在的前哨基地当中,都已经依靠加拿大的远洋港口,建立了在这太平洋彼岸的海军基地,以及强大的海军部队。

    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整个加拿大的落基山脉依旧平衡和蔼,如同慈祥的老大爷那样,欢迎着任何愿意到来的人们。但作为落基山脉的部分掌管者,加拿大的军队甚至除了少数几个城市,都已经全面放弃了这环境复杂的地区。取而代之的,反而是美国联邦的某些部队,还有那苏维埃的前线部队,以及神秘的陷入三股势力包围中的,美国特种部队。

    输油管已经开始在安克雷奇防线的油田建造延伸,美国联邦本土的油管也在进行铺设,可是就在中间那苏维埃占领的土地上,以及李斯特实际掌控的山区中,关于油管铺设的计划,却迟迟没有提上日程。反而苏联人在夏洛特皇后群岛的增兵,也引起了加拿大和美国联邦的深深忌惮,以及更庞大的军事力量。

    而就在那白令海峡的苏维埃前线战区当中,已经准备就绪的无数钢铁洪流,也在准备着他们的冲锋任务就算是他们面前的,是那早已经修好的安克雷奇防线,但在他们的眼中,这只是钢铁洪流掩盖过去的,一点小小的,连困难都算不上是的,小活动!

    ps:孩子今天下午出生了,5.8斤,正好端午节。按我说,那就是:是日阳晟,赵家有子,秉千年屈原之余烈,午后2:58分临世,黑瞳初睁,声震四方,五点八斤身躯健壮,产护躬立于旁,医师膝半跪于地,皆俯首赞曰,好男子矣。嘿嘿,自己夸夸自己的娃娃,不管怎么样,今后都要努力了!还请大家来点月票,为了以后得生活和日子,我也必须要打起精神来,好好努力了,为了孩子!(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