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压压的乌云笼罩了天空,将大地印染了层层阴影,凝固的犹如远古的最深黑暗。  似是来自天际边缘的狂风,也已经呼啸着卷起那初春的干燥,如末日般在山脉的沟壑中嘶吼。这是落基山脉在今年迎来的春季的第一场雨,充沛的水分子也已经在那浓厚的乌云中出现,孕育着那漆黑的云海中,一道道炽目的恐怖力量,炸出无比的明亮和巨大声响。

    紧接着就是瓢泼大雨,哗啦啦的在那浓密的乌云中落下,重重的砸在落基山脉当中,给这片逐渐复苏的区域,带来了生命的重要补给。水源开始增多,水分的渗透使得土壤变得松软,无数细小的嫩芽开始破土生长,没有半天的时间,就在这密集的春雨中,漫山遍野的绿色已经到处都是。但也唯有一处例外,那漆黑的模样突兀无比,相当丑陋的出现在这翠绿成片的山脉当中。

    灰烬的黑色已经笼罩了整片山区,燃烧弹的威力已经让土地开始结板化,雨水的渗透尽管使表面结板化的土层松软起来,可是早已经被高温重新泯灭了绝大部分生机的土地中,想要继续生长出茂密的植被,却还是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大自然的恢复还需要一定延时,可毫无疑问,大自然的延时恢复,显然是不能被某些人类所接受的。

    松软的泥土被军靴踩下,一片灰黑色的烂泥旋即在两侧翻起,但还没等压得结实,就被身后更多的军靴踩得无比泥泞,将这片山坡弄得杂乱无比。鲜艳的红五星随风在防雨兜帽中出现,棕黑的akm突击步枪也已经在那白皙的双手中握紧,他们成散兵线在向前推进,并且随着山坡高度而越发朝着四面八方散开,十几米的距离才堪堪仅有一人,甚至在那昏暗的环境下,都互相看不真切,就被密集的雨帘所阻挡。

    洋洋洒洒的部队已经越发散开,大量的苏联兵正穿着兜帽雨衣,快速的朝着山坡上前进。后方的支援兵力也依旧众多,数量繁多的苏联步兵已经直接散开,就借着这密集的暴雨,遮掩了自己的身形和奔跑中所发出的声响。他们的脸色无比凝重,因为就在他们面前的目标处,那山头的顶端,黑漆漆的一座半圆形顶盖,正耸立在那,似是发出无声的嘲讽。

    而那一个个正在雨中快速前进的苏联兵们,看到那山头顶端的半圆形物体,快速向前奔跑的动作也更为谨慎了不少。尽管他们只能隐隐约约的在这大雨中,只能看到少许轮廓的模样,可是他们却依旧能知道,那半圆形的轮廓,赫然就是一座座修建完备,可以说是以山体为主建造的永备式防御碉堡。

    最常见的无线电通讯,已经因为笼罩整座山脉的信号屏蔽而无法使用。但对于经常以无线电通讯系统被摧毁,而进行军事演练的苏联兵们来说,这却也根本不是太大的问题。随着特定几个通讯兵,跌跌撞撞的在那泥泞中摸爬滚打传递信息,这只隐没在瓢泼大雨中的苏联部队,也已经如打开的机器那样,按照原定的模式开始运转。

    他们的前进速度很快,几乎转眼时间中就已经随着他们频率极快的脚步,最终出现在了距离那山头防御碉堡,不足百米的距离之处。但所有人却都已经暂且按下继续向前奔跑的渴望,尽管他们确信只需要一个冲锋,就能出现在那防御碉堡的面前。但他们的体力和体温却都在这场大雨中消耗殆尽,急需要暂时的补充。

    他们是苏维埃红旗下的突击队,冲锋在最前方的无畏勇士。他们的规模足足有六百人,都已经逐渐朝着最前线开始聚集,但互相之间的距离间隔,最短也不少于三米。大雨依旧瓢泼而下,但他们也打开了自己兜帽雨衣下的口袋,掏出了临行前下发的干果巧克力,大口大口的塞到嘴里,也没有在乎那干果的坚韧,以及巧克力的苦涩微甜,只是大口咀嚼了几下就毫不犹豫的咽了下去,冷眼看着前面的碉堡,等待着上级的命令。

    如果不是石油资源严重匮乏,现在前哨基地当中也必须管控汽油的使用,否则他们早就出动了航空兵部队,在晴朗的天空下配合作战,用更狂暴的攻势,来将这片山区的地表工事所拿下??墒窍衷谑妥试吹呢逊?,已经影响到了苏维埃战争体系中,可以说是作为主力的钢铁洪流。他们不可能如往常那样肆无忌惮的出动航空兵部队,因为已经失去所有石油产地的他们,并不像是美国联邦那样,还拥有最后一处作为底牌供应,位于安克雷奇的丰富油田。

    这场大雨早已经被气象部门所侦测,而这场军事行动也已经早有预谋。不只是这六百人的突击队,就在群山之外,乌压压的人群已经站满了山丘顶端和底部峡谷,满脚的泥泞也已经说明他们,经过了长时间的跋涉,终于也在这个时间段到达了这里。这是一次联合军事行动,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想要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起码还要有义务告知另外一个国家,也就是这片土地名义上的拥有者加拿大。

    一片片枫叶旗也已经出现在这片山区当中,似乎是为了表达同苏联人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军事合作,来表达自己国家的实力,加拿大直接派遣了三个山地轻步兵团,来作为进攻序列的有生力量随时进行配合突击。尽管这三个山地轻步兵团仅仅是纸面意义更大,但对于缺少山地作战部队的苏联军队来说还是显得尤为重要。

    这次的军事行动,苏联人的最终目标就是将地面上山头上的一系列防御工事,全部摧毁或占领。而如此密集的雨帘,也会持续接近四个小时左右,对于已经集结了两个步兵团的苏联部队来说,也已经是足够了。何况还有三个专用于山地作战的轻步兵团,加拿大人的支持,也让苏联人的攻势越发的浓厚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