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加拿大人也明显没有将自己当做仅需协同作战的友军,随着加拿大方面的最高指挥官下令,同样到达这处山坡后方,正勉强在大雨中列出一个完整队形的加拿大步兵们,已经踩着那犹如沼泽地般泥泞的土壤,开始向前迈步前进。   要看面前的连绵山区在阴暗的天气下就犹如黑龙般盘踞,似是等待着他们的到来,给他们意想不到的结果。

    干净整齐的作战军靴已经随着他们的前进而沾满了泥泞的黑色泥土,那艰难跋涉的模样,也让他们的面孔在那瓢泼的大雨中全部打湿。不过他们却依旧快速的向前奔走,在山坡上乌压压的形成一片,也没有消耗太多时间,不过十五分钟左右,就已经各自以连级部队为基础规模,在这场瓢泼大雨中到达了预订的进攻位置。

    毕竟是来自加拿大军方的正式部队,何况还是演练过无数次山地作战的部队,他们早已经熟悉这种作战模式。这些胸口都绣着枫叶旗的加拿大步兵们,也都是端着自己的fal突击步枪,小心翼翼的探头看着前方那雨帘中,几乎是黑乎乎的防御碉堡和山头,尽管脚下的泥泞让他们下半身都沾满了漆黑的烂泥,可他们脸上也都是带着跃跃欲试的表情。

    早有预料的特大暴雨,已经将他们前进的身形和声音全部遮蔽,哗啦啦仿佛水盆洒落的大雨,甚至让他们身上的雨衣都遮不住太多。而随着他们到达各自预订的进攻方位当中,这些想要在友军面前表现自己勇气和作战骁勇的加拿大步兵们,浑身都已经完全湿的通透,穿雨衣和没穿雨衣也几乎差不了许多。一

    后方也逐渐压上来的苏联兵也相差不多,浑身都是湿漉漉的模样,但他们一个个脸色上,都带着少许凝重。尤其是他们看向那一片片连绵的山区,目光随着那几座在雨帘中模模糊糊的山头顶端看去,某种决然和惶恐也已经在他们的眸子中出现。因为他们已经知道面前这片看似平常的山区,究竟吞噬了多少他们的战友和同伴,也让他们展开的数次围剿进攻,全部以伤亡惨重而草草收尾,甚至还赔进去了几个中高级指挥官。

    尽管大雨瓢泼,可这些苏联兵依旧将自己带来的重机枪架设起来,简单的用工兵铲在那松软的土层中刨出几道临时射击工事,那黑洞洞的枪口就随着雨滴的敲打,而最终坐落在周边的山头和山脊上。他们显得相当谨慎,就算是那些手持akm突击步枪的苏联兵们,也纷纷小心的隐藏在反斜面后方,并没有直接跟在那些加拿大人的身后。

    可是他们的谨慎却没有被那些加拿大士兵们看在眼里,那三个团的加拿大山地步兵们,也已经完全准备好进攻的姿态,端着步枪和爆破筒,各自架着轻机枪,似乎随时可以向前方进攻。而他们看着后方那些苏联兵谨慎的模样,眼中却也都带了几分鄙夷,因为如此密集的大雨,就是给他们最好的掩护,何必要多此一举还藏在山头的反斜面后面?

    但那些苏联兵依旧是相当谨慎的在观望,而那些苏军指挥官们,看着那些加拿大人热切的模样,嘴角也是翘起了一丝不屑。如果是真正的正面战场,他们能保证自己一个冲锋,就能将这些加拿大人打得直接崩溃,但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有时候适当的利用友军,也不得不说是默认的事情。

    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将一切情报全部都告诉自己的友军,对于世界上两极之一的苏维埃,自身部队的进攻受挫,又有什么义务告诉他人呢?何况这些加拿大人也只是无关紧要的协约盟友,事实上苏维埃的高层领导者,对于这个走资本主义路线,并非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还抱有某种淡淡的敌意,如果不是美国联邦,或许双方早就因为某次以外的边境冲突而宣布交恶,乃至是兵戎相见了。

    加拿大人就如同是一个婴儿,还没有学会身为世界两极的那种霸权思维,在这种冷战的游戏当中,他们获得的仅仅是一点心理上的安慰,如果真的发生全面战争,或许他们就真的如婴儿那样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他们不切实际的联盟,在真正的那些冷酷、无情、毫无底线的政治家面前,也只是一张写满文字的纸罢了。

    这一点看看后世的辐射废土就能知道,安克雷奇防线的石油管道随意的通过加拿大的国土,而美国联邦甚至还调兵干涉加拿大的内政,至于中国的钢铁洪流,早就在双方爆发的全面战争中,沿着那平坦的中央平原,根本就不在乎加拿大国民的目光,硬生生的挺进了美国联邦的本土当中,将西海岸打成了一片废墟。

    而在那场恐怖的全球核战面前,这原本想要崛起的加拿大,也在那一颗颗分不清到底是谁的核弹面前,成了一片片的废墟,半分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起码美国联邦还有避难所,中国还有地下城,这还没有核战意识的加拿大,最终的结果或许是人类全灭,成了变异生物的游乐园,或是旷无人烟的荒野。

    这些对于那些加拿大人,还是无法预见的,他们现在只知道按照上级的指示,尽可能的让自己身后的盟友们知道,他们加拿大人的作战能力是怎样的。而在这种倾盆暴雨的遮掩下,他们也确定自己的速度只要够快,那么等驻守在碉堡当中的美国人发现过来,他们就已经出现在那些美国人面前不到十几米的位置上了!

    这个距离就已经是值得全面冲锋的距离,就算是他们迎着暴雨和脚下的烂泥,那么也用不了几秒钟,就能靠在防御碉堡结实的墙面外侧,随手扔进去几颗手榴弹,就能将这看似强大的防御工事整个瘫痪下来。而如果他们的运气够好,动作也更为机敏,绕到这些碉堡身后的钢门前,用爆破筒直接破开大门冲进去,这座碉堡就已经被他们所缴获。

    堪称完美的计划,而制定这个任务计划的参谋和指挥官们,也已经看着那乌压压的部队缓缓的行动起来,嘴角也不由得露出自信的微笑。他们经常演练类似的演习,而他们手下那三个山地步兵团也早已经有了准备,伴随着这巨大的暴雨,他们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踩着脚下的烂泥,快速的朝着山坡上方小步迈去,但步伐的频率却极为快速。

    暴雨已经彻底让本就因轰炸而松软的泥土,变得越发的泥泞难以迈步,几乎他们每抬起一次脚,那作战靴中都被烂泥而包裹着厚厚一层,消耗着他们极大地体力。不过从三个方向几乎是全部都压上去的加拿大步兵们,却根本不在乎这一切,甚至当他们遇到了难以迈步的区域时,毫不犹豫的都趴在地上,浑身都沾满了黑色的烂泥。

    这些黑色的痕迹反而在这乌云遮蔽的空间中,带给他们良好的伪装色,比起那军绿色的迷彩雨衣,这种天然的漆黑烂泥,能减少他们被发现的几率。而他们也在快速而谨慎的向前摸去,眼尖的加拿大步兵甚至已经看到了那五十多米外,防御碉堡所处的轮廓模样,而他们的脸上也带着喜色,因为五十米的距离都没有被那些美国人发现,他们的突袭成功概率,又已经增加了不少。

    可是为首的一名加拿大步兵眉头却微微皱起,他摸爬滚打着在烂泥中重新站起来,瓢泼大雨打得他在这烂泥中相当狼狈,刚才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脚,竟然也让他趴在地上,浑身和脸上都沾满了臭烘烘的黑色烂泥。而他随手抹了一把脸上,借着那大雨就如同洗澡一般让自己的面孔变得顺滑一些,可是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那面前的防御碉堡处,竟然仿佛是随着风雨声,传来了某种广播的命令声。

    他与那山坡顶端的防御碉堡,已经相聚不足十五米,他能清楚地看到那瓢泼的雨帘当中,就在这昏暗的乌云之下,那漆黑的根本就看不到里面丝毫的射击孔,仍旧是异常的平静??墒撬南敕ㄈ丛谡饫镂⑽⒁惶?,他的眉头瞬间挑起,看着那漆黑的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射击孔,忍不住直接站起来,张开嘴巴扭头想要喊些什么,但紧接着一股沉闷的声响,却瞬间撕碎了雨帘,也撕碎了他。

    ps:最近宝宝刚出生,从医院里也刚出来,现在基本上就是奶爸模式,一晚上睡不了几个小时,真的是好累好累,现在步入正轨,慢慢的也习惯了,第一次当爹真的没啥经验,码字写着写着孩子哭起来,就要赶紧离开电脑桌去看看怎么事,关心则切,唉,现在习惯了以后也能借着空余时间码会字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尽快恢复一天两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