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哗啦啦的下着,瓢泼大雨似是无尽般砸下来,将那山坡松软的地面上砸出一个个小小的泥坑,溅起无数细小的碎水花,隐没在周围那泥泞湿烂的山坡中。 这是一场暴雨,那时不时响起的雷鸣还划过耳廓,眼前那昏暗的天空中,也时不时有几道闪电滑过,短暂的照亮了他们周围的地形,也让他们了解了面前的情况。

    但却似乎是有些晚了,作为已经全线压上来的加拿大山地步兵们,只是愣愣的看着面前那山头,不到二十几米的距离却让他们的呼吸都不痛快起来,他们下意识的起伏着胸膛,可是那正在扭曲挣扎,发出一系列变化的脸上,还没有发出惊呼声,就已经发现那随着闪电掠过而出现的,若隐若现的影子,露出了某种在他们脑海中能够出现的狞笑。

    烈焰遽然出现,因大雨而压抑闷热的空间也瞬间被点燃,那沉闷的声响中带着道道狂暴,炽热的枪口焰几乎直接就填满了整个射击孔。那一道道流淌的金属狂潮已经宣泄而出,这些建立在山丘上的防御碉堡群似乎直接复活过来,对着那一个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是让那些在极近距离,还端着步枪不知所措的加拿大人,忆起了那曾经被美国联邦,恶狠狠的所压在身下的恐惧!

    可他们的恐惧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因为就在这瓢泼大雨中,那密集的金属狂潮似乎连那自天而降的密集雨滴,都已经全部笼罩。而就在这大雨和金属狂潮双重沐浴之中的加拿大步兵们,却赫然惊恐的发现,他们原本已经突入这么极近的距离,这时候却成了他们最致命的环节,让他们在瞬间,伤亡惨重!

    最前方的防御碉堡就仿佛化成了死神举起的镰刀,三挺m2勃朗宁重机枪和两挺m249轻机枪的配合,让面前那早已经用铁锹稍加平缓的坡地上,瞬间出现了成片成片的尸体,少部分运气好的加拿大步兵,还在惊恐的趴在地上,伸手扯掉身上那已经化为残肢,还挂在自己头顶和肩膀上的战友,只是瞪大了眼睛惊恐的惨烈嚎叫着,精神瞬间崩溃,弯着腰站起来就仿佛要逃离这片已经化为了地狱的山区。

    大雨哗啦啦的砸下,可是面对那周围起码四座防御碉堡的机枪火力,成片成片的加拿大步兵已经被扫倒,他们原本想要用最短的距离突入防御碉堡面前,进而直接借助这现在的瓢泼大雨,快速的占领碉堡表层,可是没想到,现在的山坡上,除了那到处都是的残肢以外,就只有那血红色的液体,就漂浮在那雨滴汇聚而成的涓涓细流中,颜色通红的也分不清是水,还是那已经堆积在坡地当中,只觉得到处都是的残肢中流淌出来的血液!

    这才是真正的地狱,天上的雷鸣越发的大了几分,无数霹雳扭曲如雷龙,轰鸣着爆出阵阵音波??墒蔷驮谡獾缟晾酌敝?,几声模样怪异的轰鸣之声,却夹杂其中让人微微皱眉,觉得略显突兀??墒腔姑焕吹眉叭萌俗邢盖闾?,数道黑影就已经撕裂了雨帘,重重的砸在了那加拿大步兵密集的区域,掀起了一阵耀眼的烈焰,还有那狂暴无比的,冲击波!

    那瞬间升腾膨胀的烈焰,已经将周边极近距离的雨滴瞬间气化,可是那掀起的烂泥却犹如恶魔之手,借着那仿佛无穷无尽般的冲击波,重重的拍在周围二十几米的区域当中。 还有那夹杂在其中的金属破片,呼啸旋转着,就让那一个个只知道惊慌失措的加拿大步兵,齐刷刷的如割麦子一般,又是倒了一片!

    九二式步兵炮的第一轮轰击已经结束,可是那第二轮的炮轰却紧接着而来,一枚枚70mm的高爆炮弹重重的砸在那山坡和山丘的地段当中,尽管没有掀起更多的碎石形成二次杀伤,可就凭那掀起的冲击波和自身携带的破片,就已经让那些勉强退山坡底部,想要借助地形进行躲避的加拿大步兵们,伤亡越发惨重起来。

    到处都是残肢,到处都是炮击,到处都是重机枪的轰鸣,那群加拿大人手中的fal突击步枪,清脆的就仿佛是所在笼中观赏的小家雀,比起这狂风暴雨当中的金属狂潮,随意扣动扳机,似是想要反击的动作,却让那子弹不知道到底是飞到了哪里去,对防御碉堡内的海军陆战队们,也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炽热的枪口焰连绵不绝,可是却也极有规律的长短点射,四座防御碉堡十二挺m2勃朗宁重机枪,八挺m249轻机枪的火力,简直就如同天上倾泻下来的暴雨的一部分,任何将身躯稍稍抬高了哪怕是十几厘米,恐怕那携带着巨大势能的子弹,就能轻松地将那肢体撕成两半,化为和周围一摸一样的残肢,还有那血流成河的模样!

    这是早有预谋的伏击,防御碉堡当中的海军陆战队们也依旧是全员满额,并且早已经在这群加拿大人出现前十分钟,就已经全员做好了战斗准备。沉寂了那么长时间之后,谁会猜不出会有更大规模的进攻?而就在这溶洞基地最顶层的防御碉堡当中,一挺拥有红外功能,属于高倍数的军事望远镜,已经被那些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们掌握在手中,随时随地都在细致的搜寻着周围一切可能出现的异常情况。

    因为李斯特根本输不起,无论是苏维?;故羌幽么?,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巨人。他现在能借助复杂的山地地形,借助能够兑换大量武器弹药的金手指,还有那随时随地都能招募的海军陆战队们,才能如现在这样看似如屠杀般对那群加拿大人展开火力倾泻,可乃至是任何一个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们,都能清楚地明白,他们无法接受哪怕是一次失败。

    苏维埃在这里阵亡一个团,那么在广袤的苏维埃的土地上,有十个团的步兵被武装起来,准备前来剿灭和复仇。一个加拿大的团在这里阵亡,那么就在极近距离的加拿大国土上,随时都能有数个团的加拿大部队在集结,准备将他们这些深深刺入加拿大国土当中,如钉子一般的他们,硬生生的发狠消灭掉。

    而李斯特不能失败,哪怕是他丢失了一座防御碉堡,就会对他目前建造的防御体系造成巨大的破坏,这说明他的防御体系终于不再是完美的交叉火力,已经出现了一个口子。而这个口子也将是致命的,甚至会导致敌人将主要进攻点全部放在这个已经被撕开的口子上,乃至是让整个溶洞基地的地上阵地全部丢失,最终只能龟缩在溶洞基地的里面,面对那随时随地都在挖掘地道,想要将他们全部干掉的苏联人或加拿大人!

    不过目前来说,现在他的优势也同样明显,在这环境极为复杂的近落基山脉余脉附近,层层起伏的山丘和山陵,已经阻碍了敌人大规?;祷慷拥慕?,就算是少量的装甲部队到达溶洞基地附近,恐怕也会被早已经准备充分的反装甲手段轻松干倒。起码像这种恶劣的天气当中,早有准备的李斯特他们,可不畏惧任何人。

    大量的加拿大步兵已经开始溃退,重机枪的扫射和九二式步兵炮的轰击,已经让山坡附近的土壤周边,染得都是红色的血水。大量的残肢也已经扑到了山坡表面,随着大雨的冲刷,残肢内蕴含的血液也不住的冒出来,最终几乎都染红了整个山坡,让那漆黑的燃烧过的土壤里面,看上去都带着某种诡异的血红。

    三个团的加拿大步兵压上去,最终的结果却只是这样惨烈的溃败,漫山遍野的逃兵已经失去了准头,他们嚎叫着仿佛逃离这片区域才好。不过对于那些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苏联兵来说,这一切尽管突兀无比,可是却也在他们的计划以内,而就随着这群溃退的加拿大步兵,那些同样穿着军绿色迷彩雨衣的苏联兵们,却端着自己的akm突击步枪,小心的弯着腰快步在诡异的角度摸上去。

    现在那防御碉堡的火力已经全部被溃逃的加拿大人所吸引,这些原本就穿着雨衣,借着大雨和昏暗视觉的遮蔽,他们这些苏联兵已经快速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的动作比起那些加拿大人来说,更为干脆熟练,并且该摸爬滚打的时候毫不犹豫,就算是浑身已经沾满了泥泞,犹如乞丐般难堪,也在弯着腰小心翼翼的向前摸去。

    可是就算如此,这群苏联兵却也依旧没有想到,就在那溶洞基地的顶端,早已经有负责观察的岗哨发觉了他们的动作。随着通讯电话的命令传递,那原本还在扫射溃逃加拿大人的重机枪,却也在悄然间,掉转了枪口,将那黑洞洞的枪口,牢牢地锁定了那一个个还尚且不知自己已经被发现的苏联兵。

    ps:最近实在是太忙,没空评了,有人在群里私聊我说群里吵起来了,我的意思是就别吵了,我会好好写这本的...唉,我也忙得晕头转向,大家和气生财,和气生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