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恐怖灵异 > 得分之王 > 第百五二章:自以为是(第二更)
    斯蒂芬诺瓦克做出这种尴尬中又带点期待,期待中又带点不好意思的表情,萧洒一下糊涂了,他有些没好气的说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不会连红酒都喝不了吧?”

    斯蒂芬诺瓦克见萧洒这么说,他都快给萧洒跪下了:哥们,你真是我的好哥们??!太敞亮了,我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豪爽的兄弟。连女人都可以拿出来分享,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人。

    于是,激动的他嘴皮都有些哆嗦:“这…这样真的好吗?”

    萧洒并不知道他已经想歪了,所以他正要回答这有什么好不好的不就是喝个酒嘛??烧馐?,一旁的特蕾莎已经面红耳赤的说话了,她看懂了斯蒂芬诺瓦克的意思,她知道斯蒂芬诺瓦克想歪了。

    “当然不好了,你还是留在这儿吧,等下我让萧洒带红酒过来给给你喝?!?br />
    特蕾莎面红耳赤的留下这话,赶紧拉着萧洒的手往外走去。

    看着特蕾莎拉着萧洒走远,斯蒂芬诺瓦克不禁有些怅然若失,但他也不敢霸王硬上弓,毕竟这种事情还是讲究一个情投意合的。曾经有个很出色的球星在鹰郡那个小地方的小旅馆跟一名服务员强行发生了关系,闹得不可开交,差点毁了职业生涯,最后赔偿了一百万美金才搞定这件事情。斯蒂芬诺瓦克可没有一百万美金来赔付,所以他能只是怅然若失,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萧洒真的是一个好兄弟啊?!彼沟俜遗低呖嗽阝耆蝗羰е?,不忘感激萧洒:“他太懂得分享了。他真的是个好队友?!?br />
    斯蒂芬诺瓦克真的从未见过这么大方的男人。

    他觉得萧洒太有魄力了。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坚定的支持萧洒。毕竟。在这个世界,愿意带他去三p的男人就只有萧洒一个。

    而萧洒显然不知道自己的邀请竟然让斯蒂芬诺瓦克误会的这么深,他根本就没有想的那么多。

    他以为就是去喝红酒的,根本就没有多想。

    所以,在前往特蕾莎房间的路上,萧洒心里竟然觉得特蕾莎有点小气,居然连红酒都舍不得给别人喝。不过他转念又想想,觉得可能是这个红酒非常昂贵吧。舍不得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她跟斯蒂芬诺瓦克在此之前没有半点交情。

    萧洒在心里想着红酒肯定很贵,特蕾莎却一脸尴尬,她不知道萧洒是不是也误会了。如果萧洒真的误会了,那么接下来到了房间发生关系了怎么办?

    特蕾莎心里浮想联翩,她觉得自己这样做实在是有点冲动了。

    她在反思,脚步却一直没停,很快就走进了她的房间。

    而这时,刚好埃尔索顿也从另外一边走来。他并没有因为从特蕾莎那儿得到讽刺打击而放弃。相反,他的兴趣更加浓郁了。他觉得如果特蕾莎真的是一名富二代。那么自己如果能够搞定她,肯定对事业上有更大的帮助。

    他还是非常相信自己的魅力。他认为根本不可能有女人能够拒绝自己的狂热。

    可是,当他看见特蕾莎与萧洒同时走进房间后,他整个人都坏掉了。

    他的心好像一下子被捅了一刀,他做梦都没想到萧洒那家伙竟然捷足先登了,他竟然率先拿下了特蕾莎?天呐,怎么可能?特蕾莎怎么可能会喜欢他?他看上去一点都不man好吗?他有什么魅力?他简直就一无是处。而且他还有恶劣的绯闻,特蕾莎怎么可以喜欢他?怎么可以跟他约会?

    埃尔索顿很愤怒,愤怒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特蕾莎居然那么没有眼光,竟然看上了萧洒,而没有看上自己这么有魅力有能量的男人。而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萧洒,他觉得萧洒太可恶了,居然不但在球场上抢自己的位置,在球场外居然还要抢夺自己喜欢的女人,这简直是欺人太甚,这简直是无法饶恕。

    所以,他咬牙切齿,所以他眼睛里都能喷得出火来。

    而这时,房间内的萧洒却在到处寻找:“诶,红酒呢?雪碧呢?”

    这时,特蕾莎尴尬了,她的房间其实没有红酒,也没有雪碧。她不喜欢这两种饮品,她更喜欢喝牛奶。

    “额…”特蕾莎突然一拍脑袋,随即说道:“糟糕,我忘记了,我原来没有将我的红酒带过来。改天吧,等回到洛杉矶,我就送一瓶最好的法国红酒给你?!?br />
    “那还是不必了?!毕羧餍ψ乓∫⊥罚骸捌涫?,我也不是很爱喝红酒?!?br />
    萧洒摇头拒绝后,便起了身:“我回去看视频了,还有一点没有看完。等一下还得去魔术队的主场适应场地训练?!?br />
    萧洒起身就走,特蕾莎立即松了口气,看来萧洒并没有误会,他真的是来喝红酒的。

    可是,眼看萧洒就要走到门边了,特蕾莎赶紧又追了上去,她这才想起自己要说的正事:“等等,萧,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br />
    特蕾莎这么一追一留,萧洒立即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心想特蕾莎该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不然怎么会将我单独叫到这儿来喝红酒,而且还没红酒。难不成要潜规则我?

    萧洒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他心里很抗拒,他不想对詹妮弗不忠。

    当然,与此同时,他也有些脸红心跳起来。

    他脑袋里产生了一个魔鬼的念头:万一特蕾莎真的要睡我,我是真的要反抗吗?

    见萧洒脸红,特蕾莎也跟着脸红了起来,她知道萧洒现在可能有了其他想法。她连忙在脸红耳赤的情况下正色说道:“萧,其实今天我将你请到这儿是想跟你聊聊合作的事情?!?br />
    “合作?”萧洒皱起了眉头,也放下了警惕。对他来说。只要不是潜规则就好。

    “对。合作?!碧乩偕苋险娴乃档溃骸拔宜档暮献魇侵?。我全力的指导你帮助你成为球队核心,让你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与出手权。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br />
    “什么事情?”

    “你得让我成为真正的主教练,我想操控整支球队,我觉得我能干的比麦克邓利维好?!碧乩偕宰饔淘?,还是说出了她的最终目的。

    这让目的让萧洒非常的惊讶,但很快他就拒绝了:“不,不行。我不能在背后算计主教练。他其实很认真负责的?!?br />
    萧洒摆手拒绝,这让特蕾莎非常意外。萧洒居然会拒绝自己的提议?他难道不知道麦克邓利维一直在背后算计他吗?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烂好人?

    “我没有算计他的意思,我只是喜欢战术布置,我只是希望能有一支球队按照我的思路去运转,你懂吗?这对你有很大的好处,我的战术思想就是以得分后卫为最大驱动力的?!碧乩偕险娴乃档?,她在争取萧洒的同意。

    可萧洒还是冥顽不灵,他觉得背后算计人是不对的。他不喜欢这种行为,而且他觉得自己跟邓利维之间还没有到非得弄个你死我活的地步,他觉得两人的关系还可以修补。因为他内心深处从未想过对抗麦克邓利维。

    “不,不。我不能同意你的想法。这是分裂球队的行为,这会对整个团队造成巨大的伤害?!毕羧骷岢值乃档?,说完他就拉开门径直走了。

    特蕾莎赶紧追了上去,她大声的嚷道:“喂,你这个白痴,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这么顽固呢……”

    特蕾莎还试图说的更多,但他已经看见了埃尔索顿,于是她闭上了嘴巴,看着萧洒离开了。

    虽然萧洒没有同意她的意见,但看着萧洒高大的背影。她觉得萧洒是一个好人,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肮脏,怪不得有两个美女会喜欢他。

    特蕾莎想着想着,竟然没有半点生气。

    而此时,埃尔索顿却觉得她生气了。他认为这是他的机会,于是他连忙凑了过来,腆着脸笑道:“别生气了,特蕾莎。那个家伙真的是个混蛋,是个白痴。他根本不值得你对他好,球队里根本就没有人喜欢他。我也不喜欢他,他总是自以为是?!?br />
    “喔,是吗?你们都很讨厌他,对吗?”特蕾莎侧过头,她很意外的向埃尔索顿问道。

    “当然,他太可恶了。他仗着老板支持他,竟然敢打老球员,克里斯卡曼就被他打过?;褂欣锘魑?,也被他教训过。主教练也不喜欢他,那次对决热火队的比赛,他竟然拒绝执行主教练的战术,他坚持用他的打法,还把我放到了场下……”

    埃尔索顿这话还没说完,特蕾莎就赶紧问道:“你是说,打热火队的时候,所有的战术是萧洒自己布置的?”

    “是??!”埃尔索顿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特蕾莎语气中的激动,他以为特蕾莎是在生气愤怒呢。于是他变本加厉的说道:“他就是那么一个自以为是的人。他以为自己很强大,所以他上场之后就完全按照他的打法。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他更加是没有给主教练面子,居然直接顶撞主教练的用人安排。本来最后的绝杀应该是我来执行的,可萧洒却蛮横的用德安德鲁乔丹换下了我,然后他自己出风头成了大英雄。?!?br />
    埃尔索顿越说越气。

    特蕾莎却越听越喜,埃尔索顿这番话让她再一次对萧洒刮目相看。她看过那段视频,她对那些战术简直顶礼膜拜,觉得所有的球员都在做正确的事情,原本他还以为这是麦克邓利维的想法。没想到竟然是萧洒自己做出来的战术,最重要的是绝杀的战术也是他制作出来的。将德安德鲁乔丹放在球场上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布置,他庞大的身躯为外线的攻击手们制造了大量的空间,同时也让对方不敢忽视禁区的力量。

    这几乎就是完美的绝杀之局。

    原来竟然是萧洒一手打造的!

    特蕾莎心里充满了惊喜,同时她也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麦克邓利维会针对萧洒。原来是因为萧洒公然违背他的战术,抢走了他的风头,怪不得呢。

    可惜,萧洒的脑袋太正直了,他居然还以为自己能够修复与主教练的关系。他居然还担心跟自己联手会破坏队友的关系,他这帮队友根本就没有把他当队友啊,他们都是这么的敌对他!

    真是个白痴??!

    特蕾莎嘴里暗暗骂了一声,可心里却是止不住的欣赏。她觉得自己应该帮助这个白痴,帮助他将这些可恶的队友可恨的主教练全部赶尽杀绝,从而确立他的权威,并且辅佐自己上位。

    埃尔索顿可不知道特蕾莎的心理活动,他见特蕾莎暗骂白痴,心里一喜,觉得自己拿下特蕾莎的成功率又高了不少。

    于是,他下意识的伸出手试图揽住特蕾莎的肩膀,用温柔的声音与宽阔的肩膀给受伤的她一些温暖。

    可他的手还没到达特蕾莎的肩膀,就被眼尖手快的特蕾莎一巴掌拍下,然后特蕾莎愤怒的质问道:“你想做什么?小心我告你??!”

    说完这话,特蕾莎气冲冲的回到了房间,然后将门重重的拍上……砰!

    听着大门禁闭的声音,埃尔索顿并没有恼羞成怒,反而露出了微笑。他嗅了嗅手臂上特蕾莎留下的香味,特别的沉醉。

    他并没有觉得特蕾莎是在对自己发火,他认为这是特蕾莎对萧洒的余怒,自己只是不小心触发了。

    所以,他依然满心欢喜,他认为自己的机会大大的。

    而且自己一旦拿下特蕾莎,那么萧洒就会被自己整的没有立足之地。

    ……

    第二更送到,感谢“羽默”的打赏。

    求推荐票!

    来??!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