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恐怖灵异 > 得分之王 > 第二零二章:纽约尼克斯
    毫无疑问,nba高层是想和稀泥,谁也不得罪,谁也不冒犯。

    可结果却是,谁都被它冒犯了,谁都不开心。

    最不开心的就是球迷。

    在他们看来,官方的举动完全可以被当成是报送萧洒进全明星首发,这是赤-裸裸的黑幕行为。

    本来萧洒凭借着东亚的高人气一举杀入首发就已经让北美地区的球迷很不舒服了,虽然说萧洒的表现在新秀中可以算得上是翘楚,在球星中也不落下风??墒?,一上来就成为全明星首发,挤下成名许久的超级巨星,这太不符合大家的既定印象了。

    再加上因为萧洒是北美女性最佳性幻想对象的事情,北美的男人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了。所以,哪里还能见得了他好??

    如今再加上联盟官方的一系列‘偏袒’的举动,一下子就将反对者的声音扩大到了极致。无数愤怒的美国球迷涌入联盟官方的网站宣布抗议与抵制。

    美国球迷们是如此的陷入暴-动,联盟官方却风平浪静,好像一点都没有受到干扰。

    而科比布莱恩特作为当事人,他却站出来发表了他的看法:“球迷们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我捍卫他们的权利?!?br />
    科比布莱恩特虽然没有将话说的很通透,但他显然是支持那些球迷的。

    这让那些球迷大受鼓舞,这让他们有种正义感,好像自己是在做正义的事情。而萧洒与nba官方无疑就是他们心目中狼狈为奸的邪恶反面。

    萧洒虽然置身风波之中,虽然被万千人马反对。但是他并没有做任何回应。

    他现在很忙碌。他甚至没空去关注自己已经进入nba全明星赛西部首发的事情。虽然这还能提高他的工资,因为芭芭拉在与麦克邓利维签订合约时,注明了进入nba全明星赛就增加奖励的条约。当时,麦克邓利维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因为他没想过萧洒能够这么快的就进入全明星赛,而事实上他没想到的事情还很多。比如,不到五场比赛,萧洒这个菜鸟就逼宫成功将他灰溜溜的赶下帅位。

    而现在摆在萧洒面前的重大问题是。在与雷霆队的比赛之后,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后的喜悦??齑卟憔驮谀诓啃剂私灰?。蒂姆托马斯与莫布里被送到了纽约,交易过来的是扎克兰多夫。

    这笔如闪电般的交易让整个快船都感到了意外。

    而同样的,整个联盟也产生了一些震动。

    虽然说,扎克兰多夫一直被称作是毒瘤,他背负的合同也有着垃圾合同之称。但是……依然有许多经理人对他保持很高的期望,因为他是一名实力非常突出的内线球员。虽然他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他的个人能力是毋庸质疑的。

    他就好像是一杯带有毒性的美酒,如果没被他毒死,那么绝对是一件大有裨益的事情。

    而现在快船队在萧洒的带领下已经逐渐彰显出强队的气势。他们已经是西部第八了,如果扎克兰多夫能够将他的优质特点发挥出来。与萧洒形成内外线呼应。那么……西部季后赛球队一定会有快船队一席之地。

    于是,一些球队已经开始在大叫狼来了。

    但是对萧洒来说,这却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因为…球队本来就没有控球后卫,现在莫布里又走了,球权根本就轮转不开啊。兰多夫可是一个需要球权才能发挥的内线。

    加上原来的克里斯卡曼、马库斯坎比、德安德鲁乔丹……实际上快船队的内线已经很拥挤。现在缺少的是控球后卫??!

    萧洒可不认为自己能够担当控球后卫分配球权的任务,在传球方面,萧洒能够知道自己有多糟糕。而且目前他还没有过改善传球的想法,他现在最重要的想法就是打通任督二脉,让自己的得分变得更加稳定犀利。毕竟…他是一名得分后卫??!

    在萧洒感觉棘手不知道该如何思考出球权分配的问题时,球队已经奔赴纽约,他们即将客场迎战尼克斯。而扎克兰多夫也将在那会合,如无意外,他加盟新东家的第一战就是对决老东家尼克斯。

    尼克斯并不是一只强队,甚至可以说是全联盟最烂的球队。虽然账面上他们有很多有能力的球员或者球星,但实际上他们从来就不是一个整体,在前任总经理以赛亚托马斯的折腾下,麦迪逊花园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客队的主场。虽然这儿被称之为篮球麦加,但球迷真的已经找不到一个值得他们喝彩的主队球员。

    曾经纽约球迷的宠儿是斯蒂芬马布里,而现在马布里已经被当成是毒瘤,他被称之为更衣室乱象之源。再加上艾迪库里、扎克兰多夫、杰罗姆詹姆斯这一大帮垃圾合同,纽约尼克斯的更衣室简直就像是个监狱,聚集了一大帮为非作歹的混混。

    所以,快船队对这场比赛的赛前准备非常简单,包括萧洒在内都认为这不会是一场艰难的比赛。

    当快船队的专机抵达纽约,萧洒刚下飞机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他很纳闷,因为知道他电话的人不多,寥寥数个而已。不可能有陌生人能够找到自己,于是抱着奇怪的思维他摁下了接听键。

    很快,他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萧,你还好吗?”

    听见这个声音,萧洒立即就明白了过来:“特蕾莎,怎么是你?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时代广场,我现在在电话亭给你打电话。我的父亲监听了我的手机,他不允许我与你过密的接触?!碧乩偕纳粝缘糜行┘逼鹊乃档?。

    萧洒闻言,有些不明就里。

    他不知道为什么特蕾莎的父亲不允许她与自己过密的接触。

    “你现在到纽约了吗?”特蕾莎在萧洒很迷惘的时候继续发问道。

    “到了。刚下飞机准备上大巴去酒店?!毕羧魅缡档幕卮鸬?。他觉得特蕾莎今晚有些奇怪。但他还是很诚实的告知了自己现在的具体情况。

    “……你能迅速赶过来吗?我想见见你??!”

    特蕾莎犹豫了一会儿,努力的说出了这句话。

    萧洒在电话这头都听出了特蕾莎在鼓足勇气,他甚至听见了特蕾莎咬着下嘴唇的声音。

    所以,萧洒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答应了下来:“好的,你待在那儿别动。我到那儿之后我会拨打这个电话?!?br />
    “嗯?!?br />
    特蕾莎的声音有种如释重负的喜悦。

    萧洒挂断电话后,前去与领队请了个假,然后自行出机场叫了一辆的士就往时代广场那边走去。

    一般球员如果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请假?;旧隙际遣换嵩市淼?,但是萧洒不同。谁都知道他在这支球队的地位,基本上除了顶头老板就是他了。就连总经理麦克邓利维都不敢轻易逆其意志,一个领队哪里还敢限制萧洒的自由?

    而当萧洒坐进的士车,前排的黑人司机立即认出了萧洒。

    他显得格外的惊讶,然后用夸张的神情与口吻一副不可思议的姿态向萧洒求证道:“我的上帝啊,你真的是萧洒吗?快船队的那个超级新秀???”

    萧洒很意外这个司机能够认识自己,虽然说他不知道纽约的球迷是不是喜欢自己,但他还是没有回避自己的身份,微笑着回答道:“是的。我是萧洒?!?br />
    “哇喔??!”司机兴奋的直拍手掌,吓得萧洒赶紧伸手去帮他扶住方向盘。然后提醒道:“认真开车,认真开车!”

    萧洒可不想将自己的安全交托在一个疯狂的司机身上。

    自己现在这么值钱,如果出点意外那可就大大的划不来了??!

    司机被萧洒这么提醒,连忙回过神来,赶紧重新握住方向盘,有些不好意思,又迅速的将他最爱的嘻哈饶舌音乐给关了。

    司机专心开了一会儿车,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好奇,对萧洒说道:“萧,你能给我一个签名吗?我侄女是你的疯狂球迷。如果她能得到你的亲笔签名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的,这将会是我送给她的最好圣诞礼物?!?br />
    “可以,下车的时候我会给你签名的,十个都可以?!毕羧髀诖鹩?,没有半点含糊。

    “谢谢,谢谢!”司机连忙表示感谢。

    他忍了一会儿,突然又对萧洒说道:“你会加盟尼克斯吗?我们刚刚跟你们做了交易,如果你能来纽约,我们肯定会将你奉为城市英雄的??!”

    萧洒一下子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倒了,他觉得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会有人突然对球员抛出这种问题呢??

    没办法,纽约球迷实在是太绝望了,对任何球星他们都抱有招揽的想法,他们实在是太希望有一个有能力的球员将尼克斯拯救出泥潭了。所以,对每一个球星,他们都不会放弃邀请的机会。虽然这样有些失礼,但他们实在是太希望改变糟糕的现状了。

    萧洒在错愕了一下后,很认真的回答道:“抱歉,我还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而且,你们的追求不是勒布朗詹姆斯吗?”

    面对萧洒的反问,司机颇为无奈的苦笑一声:“对于勒布朗詹姆斯,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你要知道,争夺勒布朗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有球队都在清理薪金空间,他们都在等着给勒布朗詹姆斯最大的合同报价。纽约虽然有钱,也有关注度,但是相对于其他球队,我们能够打动勒布朗的东西实在是不多。毕竟……詹姆斯一直想要一枚总冠军戒指,而以尼克斯的阵容不可能在短时间满足他!”

    司机分析的头头是道。

    萧洒闻言,也觉得很有道理。但他也没有发表自己的评论,因为首先他跟詹姆斯不熟。其次,他也不想关心别人家里的事情,尼克斯要追求谁跟他这个快船球员没有半毛钱关系。

    见萧洒没有出言。

    司机又自说自话起来:“如果今年的选秀大会我们选择你而不是那个意大利人就好了。这样,我们就有希望了,我们完全可以不用期待勒布朗詹姆斯,将希望悬挂在可能性并不大的东西上。我们只要围绕着你打造球队,随着你的成长,我们自然而然就能成为总冠军级别球队,就好像现在的快船队一样!唉??!如果德安东尼的选秀眼光有以赛亚托马斯一半就好了?!?br />
    对于司机的唉声叹气,萧洒并没有太多的感受,他因为他无法感同身受,这是与他毫无关系的事情。

    不过,萧洒倒是不讨厌这个司机,因为他对尼克斯绝对是真爱,他绝对是真心喜欢他的主队。这种球迷对球队而言,绝对是巨大的财富。

    “萧,如果你能加盟尼克斯,我一定会购买每一个赛季的季票,虽然这对我来说会是一项昂贵的支出?!彼净蝗缓芏榈亩韵羧魉档?。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但同时有极其真挚的示好,萧洒只能微微一笑,随即说道:“谢谢。但我想这应该是不会发生的事情。你要知道,快船队没有任何交易我的理由?!?br />
    “是??!”司机又叹了口气,悠悠说道:“毕竟,在这个联盟并不是每一个总经理都好像以赛亚托马斯那么愚蠢??!”

    司机这话语里满满都是怨念,看来,以赛亚托马斯这家伙实在是将纽约球迷的心都给伤透了??!

    又开了大约半个小时,车子抵达了目的地。

    萧洒想要掏钱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压根就没带钱,连卡也没带。

    所以,他非常的尴尬。

    司机见萧洒上上下下的摸着口袋,一副窘迫而且不知所措的样子。

    顿时就明白萧洒是没带钱了。

    如果是以往,他肯定报警了。

    但是今天他没有。因为他知道对方是谁,对方不可能因为这点钱而赖账。

    所以,他微笑着说道:“萧,这个钱就当是我预付给你的工资了。如果有机会加盟尼克斯,请一定带领我们走出泥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