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恐怖灵异 > 得分之王 > 第二零四:巨大变故
    与特蕾莎告别后,萧洒径直回到了酒店。

    特蕾莎也颇为黯然的回到了纽约的居所。对她而言,见到萧洒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彼此没有发生更多故事又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因为从今以后想要再见面真的很难了。父亲已经是铁了心的不允许彼此来往了。

    而更让特蕾莎意外的事情是,即便自己与萧洒只是吃了个晚饭,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当她回到家中打开电脑上网的时候居然发现了铺天盖地的新闻,新闻的内容居然都是说萧洒赛前约会辣妹。

    而这个辣妹不是别人,就是特蕾莎自己。

    网上的图片非常非常的多,而且呈现了许多种角度,看上去就不是一个人拍摄的。其中两人拥抱的画面最多。

    与这些照片相呼应的全网的抨击狂潮,几乎每一个英文网站都在谩骂萧洒。认为萧洒是一个无度而且纵-欲的坏男人,认为他是在糟蹋美国女性,还有不少偏激的人甚至叫嚣着要将萧洒驱逐出境。

    这些人毫无疑问是没办法接受萧洒跟美丽的美国女人约会的,更加没办法接受美国女人主动拥抱萧洒这个亚洲男子。

    这会让他们觉得尊严受损,更加会让他们觉得自己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于是,他们给萧洒罗织出了许多罪状。

    首当其冲的是没有职业道德,赛前公然约会。

    排名第二的是,不够专一,滥情花心。道德有污点。居然抛开詹妮弗劳伦斯与其他女人约会。这是对詹妮弗劳伦斯最大的不尊重。他们强烈的呼吁詹妮弗劳伦斯与这个可恶的中国佬分手。

    而第三个罪状就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了,他们认为萧洒是一个奸猾的小人,不但在球场上喜欢耍诈,在球场外更是喜欢玩阴的,比如跟联盟官方勾结,明明是一个很邪恶的人,却将自己打扮的很高大上。

    另外还有许许多多数之不尽的指控。

    反正对美国男人来说,萧洒简直就是一个不可饶恕的撒旦。

    因为萧洒突然闯入了他们的禁区。掳获了他们的女人。本来,他们在征服女人方面是有强大优势的,向来对付亚洲女人他们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而现在,自家的后院却被他们瞧不上的中国男人给占领了。这种强大的失落感击碎了他们脆弱廉价的狂妄自大,强烈的落差使得他们疯狂的谩骂起萧洒来。

    如果说之前全明星的事情是一个很强烈的发酵剂,那么现在这些照片的曝光无疑成点燃北美男人怒火的导火线了。

    当网络上的负面恶意能量扑面而来。

    特蕾莎也顾不得自己心里的小遗憾,她现在一颗心思全部放在了萧洒身上,她为萧洒现在的处境感到担忧,她很想站到萧洒的身边,与萧洒共同面对这铺面而来的暴风雨。

    可是。她还没有做出行动,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她感到非常的诧异,因为电话是自己父亲打来的。而按照父亲正常的作息时间,他现在应该已经入梦了,而现在他却打来了电话。

    这是一个非常违反常规的事情。

    顿时她的心里涌现了许多不太美好的猜测,于是,她惴惴不安小心翼翼的摁下了接听键。

    当接听键被摁下去,约翰唐纳德愤怒的声音就从电话的另外一段通过无线电波迅速的蔓延开来:“特蕾莎,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居然再一次违背了我的意志。你居然偷偷的跑去跟那个可恶的家伙约会,你难道是想让我心脏病发提前离开这个世界吗?还是,这原本就是你的意图?你是想通过制造这种恶劣的事情来让我感到难受吗?”

    “没有,对不起,我没有你想的那种恶意……”特蕾莎非常努力的辩解道。

    可是,却总是显得那么的空白乏力。

    这时,电话那头的约翰唐纳德已经下达了死命令:“你明天马上飞回洛杉矶,从现在开始你就必须跟随着我去处理公司的所有事情。至于那个可恶恶劣的球员,我会马上将他处理掉,他不会再在洛杉矶出现?!?br />
    约翰唐纳德的命令让特蕾莎非常不安,因为她不知道父亲话语里的意思,但她清楚他父亲的能量。所以,他所能制造出来的事情绝对会比数百万个愤怒的男子球迷要大得多。

    一念至此,特蕾莎不禁再次为萧洒深深的担忧起来。

    “爹地,我们真的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我们不是男女朋友,我们甚至没有在约会,我们只是一起吃了一个晚餐。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你现在的电话是不可能打进来的。我和他肯定在发生不一样的事情?!?br />
    特蕾莎越费力的解释,那边的约翰唐纳德就越气愤。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男女朋友,反正就是不允许你与他来往。我的企业不可能交给一个打篮球的人,更加不可能交给一个品行恶劣的中国人。所以,你明天必须回洛杉矶?!痹己蔡颇傻禄故遣涣羧魏斡嗟氐南麓镒潘烂?。

    “可以,我明天可以回洛杉矶。但是,我想知道你会怎么对待我的朋友,他真的是无辜的?!碧乩偕隽送仔?,她现在无比关注震怒之下的父亲会对萧洒做些什么。

    “我不管他是不是无辜的。但是,我会让他离开洛杉矶,反正不能与你再发生任何联系。你就忘掉他吧,你们是不可能的?!痹己蔡颇傻侣岬乃低暾饣?,然后挂断了电话。

    特蕾莎闻言,彻底懵了。

    她知道,父亲肯定用更加蛮横的态度威迫了斯特林叔叔,让他将萧洒交易出去。

    虽然这对斯特林来说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但是作为洛杉矶地产商的老大,唐纳德肯定会在其他部位补回斯特林的损失。

    而此时,斯特林也在头疼。

    他不知道唐纳德为什么这么坚决的要自己将萧洒交易走。

    他只知道萧洒在自己的球队现在如鱼得水,他只知道萧洒如今已经是球队的领袖,他让整个球队充满的希望与战斗力,所有的球迷都对他报以最大的支持。而事实上,整个联盟可能再也找不到比他更适合快船队的核心球员了。

    但是,nba只是一个生意,而且只是斯特林众多生意中的一部分。

    现在唐纳德愿意用帮助自己地产生意的方式来让自己放弃萧洒,他几乎没有多少拒绝的底气。

    虽然萧洒能够给自己带来很多的利益,可是,相比较唐纳德抛出的诱-惑,无疑是唐纳德所给的更加让他怦然心动。

    斯特林翻来覆去。这时,他看到了网上铺天盖地的谩骂声,他觉得很惋惜。

    同时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唐纳德会这么生气的要将萧洒交易走了。

    球迷可能不认识商业大亨唐纳德的女儿,但他怎么可能不认识。

    只是,他很意外,萧洒是什么时候与特蕾莎牵扯到一起的?

    斯特林是一个非常后知后觉的人。虽然前面一段时间媒体上一直在传萧洒与两个美女同进同出打客场的新闻,但他并没有关注到。而事实上,这个新闻其实也并不是流传的很广,毕竟没有事实依据,只是一些网络上的恶意揣测而已。

    而现在却是有图有真相,想来必定是要搅动起新的舆论**了。

    唉!

    斯特林深深的叹了口气,他觉得很可惜。他惋惜萧洒即将迎来双重打击,首先是舆论上的批判,其次又会被交易走。

    唉??!

    如果不是利益太大,我真的不愿意割舍?。。?!

    斯特林很是为难的叹了口气。

    然后他拨通了麦克邓利维的电话。

    “喂!”麦克邓利维的声音带着慵懒的腔调,很显然他现在还处在睡梦当中:“有什么指示,老板?!?br />
    “我想问问你,萧洒的交易价值有多高?”斯特林很干脆的问道,虽然他心里有犹豫,但并没有割舍不下,毕竟有更大的利益在向他招手。

    “什么??????”麦克邓利维一声惊叫,整个人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紧接着一股狂喜从他心底油然而生,他甚至还掐了自己一把,他要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天呐,老板居然在问萧洒的交易价值,他之前不是非卖品吗??

    所以,在狂喜之后,他还是尽量收敛着脸上的笑容与喉咙里不均匀的笑声,谨慎的回答道:“很高,非常高!”

    “嗯,那你准备交易吧!”斯特林留下这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耳筒里传来的嘟嘟声,麦克邓利维愣了好几秒钟,随即兴奋激动的狂叫了起来。

    ?。。?!

    他感觉压在自己胸口的巨石终于要被踢开了!

    他感觉无比的神清气爽,终于能够畅快的呼吸了。

    麦克邓利维是如此的兴奋,是如此的愉悦。

    他甚至已经哼出了歌声。

    如果不是拍打大腿让他感到疼痛,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不是睡梦中的情感投射。

    “萧洒!萧洒!萧洒!你终于要走了!快船终于又要重现落入我的掌心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