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恐怖灵异 > 得分之王 > 第五六零章:要当爸爸啦
    斯坦范甘迪的趾高气扬让伍德森很是不爽,他没想到萧洒竟然真的打败了热火,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况下将热火队打败的,简直是不可思议。同时也是背后凉飕飕,感觉被野兽在背后被盯住了。

    “明天会发生什么,今天谁也无法预测。我们会不会在第一轮遇见纽约尼克斯还不一定,我们尊重尼克斯也尊重萧洒,但我们不会被吓倒。当他们前来,我们还是会勇敢的拿起我们的武qi 反抗!我们永yuǎn 都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因为打不过对shou 而向对shou 献媚??!”伍德森在媒体前项庄舞剑直指范甘迪。

    斯坦范甘迪虽然胖虽然邋遢,但他也不可是省油的灯:“我都快忘了一周前是谁在媒体前称赞萧洒是当之无愧的联盟第一人来着!你们明明是害怕尼克斯,却又要假装自己很镇定的样子,真的很虚伪耶??!没错,我就是畏惧与尼克斯在首轮相遇,我们的确是打不过尼克斯,地球人都知道,我们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斯坦范甘迪的坦然与讽刺同样犀利。

    他直接认输。

    但同时还不忘讽刺一下伍德森。

    在他的言语对比下,他很自觉的将自己当成了真小人,而伍德森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伪君子。

    舆论也很快做出了判断,他们认同斯坦范甘迪的言论,毕竟伍德森在指责斯坦范甘迪献媚的同时他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而且,斯坦范甘迪这种勇敢承认技不如人的坦然得到了大家的欣赏……死鸭子嘴硬这件事情是没有多少前途的。

    而在斯坦范甘迪与伍德森打着嘴仗的同时,萧洒与尼克斯踏上了下一个客场。

    萧洒在比赛完的次日便已经醒来,醒来时他已经恢复了充沛的精力,每一次睡觉对萧洒来说都是一次‘回炉重造’。不管前一天多么疲惫多么疲劳,深度睡眠醒来之后都能满血满状态。

    萧洒满血满状态的醒来。那些跟着拼了一整场的老将们却没这么好的恢复能力了,虽然他们没有像萧洒那样在球场上直接累倒。但身体内部还是被积极的跑动与拼抢造成了严重的疲劳,由于岁月将他们的修复能力带走了很多,所以他们需要更多的恢复时间。

    特雷西麦蒂斯蒂芬马布里没有迅速恢复过来,三位馋嘴的内线倒是从食物中毒的病痛里走了出来,他们恢复了平日里的气力与活力。

    于是。在科罗拉多,萧洒率领着这帮内线狠狠地将马库斯坎比肯扬马丁内内以及卡梅安东尼这帮前锋揍了一顿,带走了一场兵不血刃的胜利。

    接连两场比赛,一场是萧洒率领外线作战,一场是萧洒率领内线作战,作战方式截然不同,但是效果却如出一辙,都是尼克斯赢球。

    这样的结果让联盟再次发生了震动……尼克斯在平庸了一整个赛季之后,终于在赛季还剩下三四场比赛的时候爆发了令人感到震hàn 的实力??!他们给了整个nba联盟一个巨型炸弹。让他们不得不迅速调整目光,从俯视变成平视,或者仰视??!

    对于联盟各队的反应,尼克斯这帮家伙非常的满意,这是他们所想要看到的结果,他们就是希望看见这些人瞠目结舌大吃一惊的样子。

    这样才有戏剧性吗?

    对于尼克斯这帮演员来说,他们喜欢看见观众们脸上夸张惊yà 的表情!因为外界的反应越激烈,就越能证明自己的演技出色。

    而不管外界怎么震hàn 。时间还是在推进,在科罗拉多高原教xun 了掘金队之后。尼克斯返回到了纽约城??!

    连续两场胜利不仅是让全联盟其他球队为尼克斯的实力感到震惊震hàn ,同样的也让尼克斯的球迷欢天喜地,所以当尼克斯的球员走出机场,立即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热情的球迷高喊着他们的名zi ,并将它们与城市英雄挂上了钩!

    虽然在这之前不久。因为夜店事件以及克里夫兰更衣室照片事件,纽约球迷对尼克斯其他球员产生了强烈的恨意与排斥。但后来还是平息了下来,并且利用这两次事件,尼克斯顺利的找到切入口将比赛模式从‘演技派’便成了‘实干派’。

    球迷们当然不知道尼克斯的球员从一开始就是在演戏,他们只是觉得这帮家伙真的是太有羞耻心。在自己的批判下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重拾起了职业道德,并且紧密的团结在萧洒的周围,组成了一直空前强大的尼克斯??!

    由于有了这种情感投射,所以他们对待尼克斯的球员格外的亲切。

    这就好像是学xiào 里调皮孩子永yuǎn 是得到关爱最多的群体一样。

    不自然间,纽约的球迷就开始将其他球员也接纳进了内心,虽然与萧洒仍然无法相提并论,但至少是自己人了!是真正的自己人了。

    这是一个很强的转变,因为在球迷们无比热情的接纳球员们的同时,球员们的内心深处也有了归属感。

    归属感这种东西听上去很奇妙,但是它一旦在球员的心中存在,并且与一座城市紧密联系起来,那么在球场上自然而然的就会爆发出更强大的战斗意志……毕竟这是在为自己的城市而战??!

    从热情的机场出来后,萧洒径直回到了自家别墅。

    回到家中,恰好芭芭拉也在。不由有些惊喜,上去就给了一个甜蜜的吻与一个幸福的拥抱。

    “最近看上去很悠闲的样子呀!居然都能在家里看见你的身影了?!毕羧髀ё虐虐爬难?,很慵懒的说着话。他很享shou 这种温馨的感觉,当打开家门,有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等你的感觉真的很好。

    芭芭拉挑了挑眉,表情神秘但又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我觉得,我已经休一个年假了!”

    “嗯?”萧洒很奇怪的皱起了眉头:“休一年的假期?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董事长??!你不是工作狂吗?”

    “没办法呀!谁让我是女人呢?”芭芭拉扭着腰肢。从萧洒的怀抱里窜了出来,往沙发走去。

    她这话的意思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

    但是,萧洒却没将味道琢磨出来。

    他愣了一会神,然hou 走了上去,笑着说道:“你这么想就对了。很多次我都想说你,别这么拼。安心的当老板娘不好吗?我们现在已经有足够多的钱了,而且还有那么多人为我们工作,你没有必要每一件事情都去管,不是有职业经理人吗?回头去请两个,你每天坐在家里??刂富泳托校?!”

    听见萧洒这话,芭芭拉有些没好气的白了萧洒一眼。

    然hou ,她从沙发旁的茶几上拿过一个验孕棒递给萧洒:“囔,你看看这个?!?br />
    萧洒接过一看,他也不懂。然hou 放到了桌子上,很迷惘的问道:“hcg……?这是什么?是让我代言的新产品吗?”

    听见萧洒这话的时候,芭芭拉正在喝水,当时她就一口水喷了出来,笑的前仰后合惊天动地……但过了大概五六秒钟后,她又迅速的强行使得自己平复下来,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处。

    见到芭芭拉这个怪异举动,萧洒很好奇的说道:“怎么?我说错了吗?”

    一听萧洒这话。芭芭拉再次忍不住笑出了声,但这一次她很收敛。没有让自己的身体那么剧烈的起伏。

    “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什么吗?”芭芭拉很辛苦的压抑着笑声。

    “不知道??!”萧洒很无辜的摇了摇头,然hou 说道:“我是个农村孩子,没见过市面!”

    “喔!天呐!你们中国的性0教育真的非常非常失败??!”芭芭拉无奈的叹了口气。

    萧洒一听这话,更加不解了:“这跟性0教育有什么关xi ?”

    萧洒这话一出,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赶紧皱起眉头,开始将进门开始的所有话语串联起来。他感觉自己好像触碰到某个要点了。

    但芭芭拉显然不想继续卖关子了,她对着萧洒羞赧一笑,然hou 低下头,伸手轻柔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缓缓地说道:“萧。你喜欢男孩多一点还是女孩多一点???”

    萧洒一听这话,再一看芭芭拉这个动作!

    顿时就明白了!

    然hou 傻掉了??!

    他呆若木鸡的愣在了原地……感觉好像是一个机器人被拔掉了电源!

    看见萧洒傻乎乎的张着嘴巴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芭芭拉倒是有些慌了……她连忙上去,推了推萧洒:“你怎么了,萧?你不喜欢小孩子吗?你怎么不说话啊……”

    半响!

    萧洒突然仰天长笑了起来,然hou 用力的将芭芭拉搂在了怀里,接着嘴巴开始不断的念叨起了芭芭拉听不懂的中文:“我操!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天呐,我要当爸爸了!哈哈哈哈哈!我要当爸爸了??!”

    萧洒就好像是范进中举了似的,如疯子一般的发出重复的呓语。

    本来芭芭拉还有些惴惴不安,她害怕萧洒不喜欢小孩。

    但看萧洒如今这个反应,她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虽然听不懂萧洒在说什么,但从他激动的情绪,喜悦的表情,微微颤抖的身体,不难发现他很兴奋,甚至比自己想xiàng 的还要兴奋!

    萧洒紧抱着芭芭拉胡言乱语了很久,然hou 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抱的太紧了,赶紧又将芭芭拉松开,脸上的喜悦好像是开出了一朵朵花!

    他赶紧俯下身去,用耳朵附在芭芭拉的小腹上做着倾听:“我来听听他的心跳??!”

    芭芭拉见此,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笑骂道:“才刚刚怀上,怎么听得出来!”

    萧洒一点也不恼,反而贴的更紧了:“不,我的女儿与众不同,刚怀上也有心跳??!”

    萧洒这话说的又霸道又孩子气。

    芭芭拉很喜欢,她咯咯的笑了起来:“原来你喜欢女儿??!”

    萧洒听了一会儿,很严肃的直起身子,板着脸对芭芭拉说道:“从现在开始,不要去管公司的事情了,好好的待着,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以及我们的女儿。我会请几个专业营养师回来为你调养身体的?!?br />
    萧洒说的很严肃,芭芭拉却听出了幸福。

    这种被在乎,被严肃对待的感觉真的很好。

    于是,隐隐的竟然有泪花在眼眶里弥漫出来。

    萧洒轻轻的吻掉了她的泪痕:“不许哭,这么高兴的事情哭什么哭!”

    芭芭拉用力的点了点头。

    萧洒连忙搀扶着她坐下,然hou 开口说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的父母呢?有时间我想去拜访一下他们,另外我们也要准备一下婚礼的事情了?!?br />
    萧洒认真严肃的说出这话。

    芭芭拉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她真的忍不?。?!

    萧洒刚想让她别哭了,芭芭拉却用力的搂住了他的脖子,然hou 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当芭芭拉的泪水流过两人的相接的唇角时,两个人都尝到了甜蜜以及幸福!

    ……

    再再再求一张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