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恐怖灵异 > 得分之王 > 第六五九章:梦开始的地方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萧洒终于从睡梦中醒来,他揉了揉自己略显惺忪睡眼,然后伸展了一番身体,赫然发现自己身体比以前不知道要柔韧了多少倍,在微微用力之下,肌肉又迅速的坚硬起来,力量也随之迸发,而一旦放松,柔韧性又迅速来可谓是刚柔并济。

    得知自己的确是在梦境中得到了莫大的好处之后,萧洒陷入了巨大的惊喜之中。将肌肉弱化将力量全盘控制,这是萧洒一直以来都梦寐以求的事情,而现在终于达到了。

    也就是说,解决跳投不中的难题终于从根本上得到了转机,接下来只需要时间,只需要时间来适应身体,来适应投篮,而后,一切顺风顺水。终于不用等到疲惫状态的到来才能释放跳投了,在常规时间,跳投也将成为萧洒的常规武器。

    当核武器变成常规武器,当只有在特定时间才能释放出来的跳投能力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轻松的释放出来,萧洒再也找不到悲观的理由。

    湖人队呵呵呵呵!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究极状态下的萧洒有多恐怖了??!

    萧洒一阵狂喜之后,他终于想起自己应该去洗漱了,于是裸着身体走进了卫生间,在清洗下面的时候赫然发现了斑斑血迹。当即,萧洒就愣住了怎么会这样?原来竟然是这样?天呐??!

    萧洒赶紧走出卫生间,到床上一番查探,发现床单上朵朵红梅,虽然已经呈现暗红色甚至有些暗紫色,但它们却是如此的夺目。

    这下,萧洒完全惊呆了。

    而后,一张纸条映入了眼帘。

    萧洒拿起一看,上面是中文,写的很是清秀。

    我知道有些相遇从一开始就是分别。

    我知道有些爱只能埋在心底。

    我知道遗忘会比思念更长。

    我知道是时候画上一个句号了。

    所以,我用最宝贵的东西换了你的一个夜晚。

    这将会也是我人生最美丽的一个夜晚。

    谢谢世界让我遇见你。

    再见。我韩国了。

    信上的内容很简短。只是一个告别,但这个告别相比其他告别来说,似乎是一个句号,而不是一个顿号。

    唉!

    萧洒一拍脑袋,夏天必须要去一趟韩国了。

    萧洒将信收好,但是却并没有将信里的内容记牢,因为他要的不是一个句号。对允儿来说。昨夜或许只是结束,但对萧洒来说却是开始。

    萧洒一番洗漱之后。前去退了房。

    然后招手拦下一辆车前往了大胡子家。

    大胡子不是别人,正是萧洒的伯乐兼大佬拜伦戴维斯。这家伙最近又在家养伤,在快船的这两年,出勤率不到五成,大部分时间都是伤号。这不,快船方面已经跟他达成合同上的一致了买断合同这件事情基本上会在今年夏天交易窗口到来之前签订。

    很显然,新来的快船老板不愿意耽搁拜伦戴维斯在nba找新工作。

    当萧洒出现在拜伦戴维斯家的时候,戴维斯显得格外的吃惊,他显然没想到正在总决赛积极备战的萧洒会出现在自己家门口。虽然这段时间电话里一直有联络,但见面这件事情也只能通过电视完成了。

    拜伦戴维斯惊讶之余,忍不住拍了拍萧洒的肩膀,又捶打了两下萧洒的胸膛:“比以前壮实多了,让人根本不敢想象两年前你是那么的营养不良?。?!”

    拜伦戴维斯很是惊讶。

    而事实上在他与每一个朋友的聊天中,他总是免不了将两年前在ucla篮球馆里的事情翻来覆去的说,毕竟萧洒可是他一手挖掘甚至可以说一手调教出来的。萧洒现在已经成为联盟第一人。并且带领着联盟曾经的副班长闯进了总决赛,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啊。而对拜伦戴维斯这个一手将他挖掘出来的人来说,当然也是一件值得大吹特吹的事情。

    萧洒俨然已经成为拜伦戴维斯篮球生涯中最大的成就,谈到挖掘萧洒这件事情时,拜伦戴维斯总是会显得比他当年率领勇士黑八成功还要骄傲。

    “还能打球吗?”萧洒看了看拜伦戴维斯的脚踝,问道。

    “可以!没问题?!卑萋状魑沽⒓椿瘟嘶谓捧?。并且抬起眉毛很是自信的宣称自己没问题。

    “走,ucla打球去??!”

    萧洒一提ucla,拜伦戴维斯立即就high了,他迅速想到了两年前的夏天,那是被风吹过的夏天。

    “好!”

    两人迅速的开车出门往ucla赶去,整个动作之迅速,萧洒甚至都没有进戴维斯的客厅。在前往ucla的路上。拜伦戴维斯给ucla的球馆负责人打了个电话,得知威斯布鲁克与詹姆斯哈登也都在那训练之后,顿时兴致更高了。

    在前往ucla的路途上,戴维斯还是没能忍住心里的好奇,向萧洒询问道:“现在总决赛赛程这么紧,你不是应该在纽约备战吗?怎么还留在洛杉矶?”

    “嗯,这个问题等下再告诉你。总之,现在留在洛杉矶与待在纽约备战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对我来说更重要?!毕羧髀袅烁龉刈?。

    “哦!”拜伦戴维斯沉默了半会儿,又问了起来:“总决赛你打的很不错啊,连续在洛杉矶打败了湖人队两次,真解气??!”

    “哈哈,是吧!替你们快船队出了一口恶气吧??!”萧洒笑着开玩笑道。

    “额我马上就不是快船球员了。总经理在一个月前就向我经纪人在商量买断我的合同的事情了?!?br />
    “买断?”萧洒有些讶异,他不明白特蕾莎为什么要这么做,拜伦戴维斯虽然不如巅峰期那么劲爆强势,但终归是很有经验的老球员啊,就算不打球,在更衣室在训练场对球队也是一个正面的能量输出??!

    “我同意了。夏天我就是完全自由球员了?!卑萋状魑顾嫡饩浠暗氖焙?,语气中莫名的充满了期待,他希望看到萧洒听到这句话后的正面反馈、

    萧洒闻言,点了点头,继续开玩笑道:“那你应该是今年夏天仅次于勒布朗詹姆斯抢手货了??!听说勒布朗詹姆斯那家伙竟然准备跟espn合作搞一个电视直播。以此来宣布自己的决定。真是会炒作??!”

    听见萧洒的玩笑,戴维斯莫名的有些失望,但他还是笑着附和道:“勒布朗多半是不会继续待在克里夫兰了,那儿终究是个小城市,不利于他个人品牌的商业推广。而且克利夫兰的夺冠计划彻底失败了,勒布朗詹姆斯耗不起了??!”

    “嗯?!毕羧鞯愕阃?,他原本想说一句勒布朗詹姆斯之前还跟自己说想加盟尼克斯呢。但话到嘴边的时候大脑刹住了车,那毕竟是两个人私下里的聊天。没必要传出来。这种话语传出去对勒布朗詹姆斯也是一个伤害。

    “对了,我发现你总是第四节最后关头才能找到跳投状态,那个跳投的问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解决吗?”拜伦戴维斯关切的问道,自从湖人队宣布找到萧洒的最大漏洞时,他就不断的为这个问题担忧起来。他是看着萧洒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萧洒在跳投上存在很大的问题,后来萧洒逐渐强大直到如今成为联盟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跳投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等下你就知道了,我感觉马上就会解决了?!毕羧骱苁切朔艿乃档?。

    看着萧洒难掩兴奋的表情。拜伦戴维斯也忍不住跟着有所期待起来,他觉得萧洒这次这么慎重其事的找到自己,肯定是有很大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找到自己、第一时间要跟自己分享。

    一念至此,拜伦戴维斯的心里又开怀了一些这个小老弟还是没有忘记自己啊,还是忍不住将最好的东西在第一时间与自己分享啊。

    于是,他将车又开的快了一些。不一会儿,便来到了ucla的训练馆。

    抵达训练馆后,雷霆的两位小将正在那边进行热烈的对抗,见到萧洒与拜伦戴维斯过来,这两人都显得格外的惊讶。威斯布鲁克算是萧洒在这个联盟最早认识的朋友了,两人在参加选秀之前就已经非常熟识。只不过。当初威斯布鲁克是如日中天的ucla王牌以及乐透区大热门,而萧洒只是托关系进来的球童,但是后来两人的轨迹逐渐发生偏转,萧洒开始崭露头角,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成就了如今的联盟第一人。而威斯布鲁克虽然也发展的相当好,如今已经是雷霆铁杆的双核心之一。甚至有人认为他才是雷霆真核心。但相较萧洒,终归还是逊了一筹。而相较于两人的,萧洒更是堪称逆袭界的传奇。

    对于萧洒的强势升起,在刚开始的时候,威斯布鲁克难免有些吃味,尤其是当萧洒有一点点威胁到他的那个阶段,他内心是很排斥。但后来随着两人的距离越拉越大,这种排斥与妒忌也烟消云散了,因为他已经认命!

    所以,当威斯布鲁克看见萧洒的时候,立即热情的过来打招呼了。

    熟悉的击掌撞胸之后,威斯布鲁克故意捂着胸膛用夸张的语气搞怪的说道:“嘿,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强壮了?是吃了钢筋与水泥吗?幸亏我是控球后卫,不用跟你这个家伙做一对一对抗?!?br />
    “谁承认你是控球后卫,大家现在都在说你是进攻后卫好吗?”萧洒嘴上不饶人,也调侃起威斯布鲁克来。

    这两人熟络的开着玩笑,一旁的两个大胡子显得有些沉默,拜伦戴维斯是ucla的大学长大前辈,他可不想跟威斯布鲁克这个后辈击掌撞胸,他只是含笑的看着两人,以长辈的身份流露出欣赏的眼光。

    而另外一个大胡子詹姆斯哈登则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插嘴,一个是队里的老大,一个是他同位置高山仰止一般的人物。面对萧洒,他几乎每一次都被教训,都被打爆,所以,他显得格外的不知所措。

    “你不是在打总决赛吗?怎么有时间来这儿?对了,这两场比赛你打的可真是无耻啊。每次都利用最后时刻的疯狂投射干掉对手,总感觉有些欺负人啊?!蓖共悸晨苏獍阃虏圩畔羧?。

    “所以你觉得我使用疯狂投射是不公平竞争吗?以你洛杉矶人的身份,我真的是一点都不奇怪从你嘴巴里听见这句话?!毕羧鞣赐虏哿送共悸晨艘痪?,他这吐槽功力比起威斯布鲁克来,真是不知道高到哪儿去了。

    “你可不要拿我是洛杉矶人说事,我只是说说我的感受。你不觉得两场比赛湖人都输的很冤枉吗?明明前面打的都很好,甚至还占优,但每当到了最后关头,你直接用疯狂投射解决比赛,让他们的努力彻底成为徒劳。这样死的很没有尊严??!”威斯布鲁克没有在被吐槽这件事情耗费精力,而是是认真的就萧洒的疯狂投射进行讨论。

    “所以,在你看来,是不是用常规方式战胜湖人才能算让他们输的有尊严?”萧洒见他这么认真,所以也认真的反问了起来。

    “嗯,你难道不是这样觉得吗?每次到了关键时刻你就疯狂投射,这让对手根本没办法去防御啊。事实上哪怕你把疯狂投射的时间挪到第一节也好啊,总是一个套路杀死对手,这多么的让对手伤自尊??!”

    威斯布鲁克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论点也很可笑,完全是从失败者的角度去分析,而事实上竞技运动应该是以胜利者的角度去书写的。不然要输赢干嘛?

    然而,萧洒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不能让湖人队连续四场比赛都输在同一个招数下。我得改变一下了?!?br />
    萧洒说的很认真,威斯布鲁克却完全没当真,在他看来萧洒说的根本就是一句玩笑话。如果能用同一个招数横扫对手,干嘛不用呢?换做是自己,自己也会这么用的。

    所以,他叉开了话题,向萧洒问道:“对了,你突然出现在这儿来干嘛呢?”

    “我来研究新的招数啊。我可不想湖人队毫无尊严的被横扫?!毕羧骱苋险娴拇鸬?。

    “别逗了?!蓖共悸晨嗣缓闷乃档?,他认为萧洒还是在开玩笑。

    萧洒的表情却更加严肃认真:“我真的是来研究新招数的,我打算让疯狂投射除了在第四节,在第一节在第二节在第三节也能发挥出来?!?br />
    “而我之所以选择在这儿,在这座球馆,是因为这儿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