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恐怖灵异 > 得分之王 > 第七一章零:知遇之恩
    当尼克斯的连败扩大到第十场的时候,萧洒终于还是复出了,事实上他在前一天就抵达了尼克斯的训练馆。

    这个消息让整个纽约都兴奋了,纽约媒体在高呼上帝来了。

    纽约球迷则是在庆祝马上就要结束连败了。

    但是,迈阿密热火却一丁点都高兴不起来!

    “这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笨死锼共ㄊ苍诶磁υ嫉姆苫涎灾湓涞亩缘牡禄扯魑さ?、勒布朗詹姆斯说道:“他就是在针对我们?!?br />
    对于克里斯波什咬着后槽牙的怨念,这两位也不想多说什么?;鼓茉趺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此时,埃里克斯波尔斯特拉却在脑袋里找到了另外一个角度幸好萧洒及时付出了,不然很有可能在季后赛首轮就遇上他们呀。

    斯波尔斯特拉莫名的松了口气,在他的潜意识里将自己放在了弱势的位置。

    没办法,本赛季已经被尼克斯主客场双杀了,虽然说最近的尼克斯遭遇了十连败,但是只要萧洒还在,那么就不能放松警惕。

    关于萧洒突然重新到训练馆,这是尼克斯管理层包括詹姆斯多兰父子都没有料想到的,他们找不到用什么理由来解释萧洒的突然归来萧洒手伤痊愈了?万一他又突然不来了呢?

    管理层实在是摸不清萧洒的想法。

    队员们却并不打算去琢磨到底萧洒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来的训练馆,但是他们每个人的笑脸里都在说话:我们终于要结束该死的连败了。

    萧洒到训练馆,拉里布朗第一件事就是找萧洒商量关于如何合理是使用卡梅隆安东尼以及阿玛雷斯塔德迈尔的问题,萧洒给出答案相当简单替补!

    拉里布朗没想到答案竟然会这么简单,但是仔细一想,又的确只能这么办。

    只是,他自己说什么都没有这个魄力这么做。毕竟这两位是超级巨星,在这个商业联盟,在这个以球员号召力为影响力的地方。主教练的权威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超级球星所限制的。拉里布朗是一个很有个性也很有掌控欲的主教练,但即便是他,他也没有在费城的时候将艾伦艾弗森控制后,之后在纽约更是与斯蒂芬马布里闹得不可开交。他职业生涯最辉煌的时候,无疑就是带领着平民球队活塞斩杀了拥有豪华f4的湖人队了。

    萧洒在训练馆里清点了一下目前的球员斯蒂芬马布里、昌西比卢普斯,拉加贝尔,罗杰梅森,罗恩阿泰斯特,科里布鲁尔、卡梅隆安东尼、杰弗里斯,安东尼兰多夫,谢尔顿威廉姆斯、阿玛雷斯塔德迈尔,泰森钱德勒、莫兹戈夫。

    加上萧洒这个十五人大名单的确算得上是装备精良,要防守有防守要进攻有进攻,要大牌有大牌,要经验有经验,甚至要潜力,也有潜力??!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阵容,竟然连输了十场比赛。

    萧洒很意外。

    然后他就开始召集球员开始进行攻防演练,他将斯蒂芬马布里,科里布鲁尔,谢尔顿威廉姆斯外加泰森钱德勒组成了主力阵容,昌西比卢普斯、拉加贝尔、卡梅隆安东尼、阿玛雷斯塔德迈尔以及莫兹戈夫组成替补阵容,双方展开全场的攻防战。

    在萧洒的率领下,主力队很快的就血虐了替补,但是在防守方面还是存在着一点点的瑕疵,但这已经让场边的拉里布朗连连称奇了最近十场比赛换了六套首发阵容的拉里布朗实在是心力交瘁了,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盘活球队。但是,萧洒一加入,整个球队就轻松的运转开了。即便是希尔顿威廉姆斯这种万年不得志的大肉盾也在他手底下发挥出了大学时期的光芒,连续摘得了好几个防守篮板,而且还暴扣了两个!

    萧洒真是个点金妙手?。?!

    在拉里布朗发出感慨的同时,萧洒将斯蒂芬马布里换了下去,自己担当控球后卫,拉加贝尔加入主力阵容,于是防守更加强硬,替补一方彻底陷入铁钳之中,被套上麻袋打了个鼻青脸肿。

    磨砺出一套防守阵容后,萧洒又加入卡梅隆安东尼以及斯塔德迈尔那一队,很快,斯塔德迈尔与卡梅隆安东尼都被激发出来,两人得分连连,完全是无法阻挡的模样,与他们在之前比赛中绑手绑脚的样子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而达成这一点的最关键因素是,不给卡梅隆安东尼过多持球单打的机会,基本上只让他在三秒钟内解决问题,而斯塔德迈尔得到的机会也永远是走直线,要么暴扣要么中投,没有其他道路可选。

    这两位的问题在于斯塔德迈尔在持球的时候不善于做选择,他从加入联盟以来就一直有超级控卫在身边帮助他教他如何做选择,所以如果你要是将球一过半场就交给他单打,自然是要破坏体系。

    至于卡梅隆安东尼,他太会做选择了。他的得分手段那么多,能里又能外,当球权在他手中的时候,他有时候自己都会犹豫我到底应该在这个时候用哪一种方式结束进攻才好呢?

    对于一个门门功课都有八十分的人来说,让他选择出最佳的进攻方式的确是很困难的事情,而且当球进入他的手里球队的进攻体系就基本上停止了。

    有两个问题这么大的球员待在同一个球队,进攻上的问题能不大吗?

    更何况这两人一个人是不会防守一个不太愿意防守,连败也就理所当然了。

    看着阿玛雷斯塔德迈尔与卡梅隆安东尼在萧洒手底下神勇发挥,拉里布朗不得不叹服,心悦诚服。

    “你们在明天的比赛中都只能替补出场?!毕羧髟谘盗啡崾?,将安东尼与斯塔德迈尔叫到一边很直白的宣布了他的决定。

    斯塔德迈尔早就已经接受了替补的认定,他没有意见。

    但是,安东尼自从进联盟以来就没打过替补,现在让他从板凳上做起,他哪里能够接受。但他并没有打算直接挑衅萧洒的权威,毕竟这段日子他也已经明白萧洒在纽约是说一不二的人物,所有的球迷都宠着他,老板面对他的发难时都只能委曲求全,自己算个屁啊。不服也得憋着??!总不能动手吧?这可是连送葬者都能轻松ko掉的主??!

    “刚刚我们的发挥不是很好吗?我们的进攻天衣无缝,海陆空三栖立体循环攻击,根本没有球队能够抵挡我们的火力?!笨仿“捕嵊氐乃档?。

    “对,我们的进攻体系的确很强,可以说是前所未有过的强。但是你们的防守我很不放心,我没办法在比赛一开场的时候放上一个让对手轻松找到突破口得分的阵容?!?br />
    “我已经决定了,不必多说了?!?br />
    萧洒懒得跟卡梅隆安东尼辩论,强势的做出最终的决定,迈步往外走去。

    萧洒急匆匆的离开了训练馆,驱车迅速的赶赴了自家庄园!

    来到庄园门口,守在外面的球迷终于走空了,终于没有人在外面大喊,并且尝试着往墙上爬了。

    而这,也是萧洒离开家门出现在训练馆的原因。

    最近,梅根??怂褂胝材匪估吐姿狗直鸬瞒攵?,其中劳伦斯还是一对双胞胎,这让萧洒忙的不可开交但是,也紧张的不得了,生怕被人拍到了相关的画面。而在上周五开始,庄园外面一直有尼克斯的狂热球迷在高喊萧洒的名字,并且有些疯狂的球迷甚至试图爬过高墙跳进园子找萧洒面谈??!

    萧洒从监控里看到那个疯狂的家伙后,赶紧跑出去制止了他们,并且承诺会尽快归球队。同时也提示他们不要再用这种方式来私闯民宅,再有下次就得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了。

    美国对私闯民宅的处罚一直相当严重,甚至于萧洒开枪将这位球迷打死都没有问题,只要萧洒有持枪证,或者他雇佣了拥有持枪证的保安。

    这些球迷得到萧洒承诺满意的离开后,萧洒仍然惴惴不安,要知道刚才他正打算推着双胞胎兄弟去前面的草坪晒晒太阳最近这段时间纽约可很少有晴天。

    所以,最终他还是到了训练馆。

    然后,在隔天,他又参加了主场对阵迈阿密热火队的比赛。

    由于得知了萧洒将会出场,所以麦迪逊花园萎靡的球市瞬间就火爆了起来,而espn也赶紧购买了这场比赛的转播权。毕竟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很好奇尼克斯阵容这次大换血之后实力有没有下降。毕竟,热火队这块试金石还是很不错的,他们已经是东部第一啦。

    看着球馆里的座无虚席,詹姆斯多兰父子坐在vip包厢里又是喜悦又是伤心。

    喜悦的是终于能够在门票收入上挣得盆满钵满了,而伤心的事情是在这之前,每一个主场比赛都能挣得盆满钵满??!

    “我们为什么要跟我们的核心球员去较劲呢?他给我们带来的全部都是利益啊。说到底,我们每年给他的薪水还不够两百张vip门票的收入啊,”詹姆斯多兰很无奈的感慨道:“而我们每场比赛能卖出去两万三千二百八十八张票?。?!”

    小多兰无语。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数学问题,但是在这之前他们自动忽略了这一点。

    “我们被唐尼沃尔什给骗了?!卑胂?,小多兰狠狠地的说道,他的牙齿咬的格格响。最近他一直都在琢磨,他发现萧洒所谓的过份所谓的嚣张也仅仅是在更衣室里,而且与自己基本上没有任何交集。比起从前的那些超级球星,就好像斯蒂芬马布里,动不动就问球队要场边贵宾票的行为来,萧洒可好多了。

    “唉!”老多兰一声叹息。

    整个包厢里的气氛都很压抑。

    此时,比赛已经开始。

    双方的对决从第一个球就充满了火药味,泰森钱德勒调到篮球之后,马里奥钱莫斯几乎是以抱摔的方式放倒了斯蒂芬马布里,然后萧洒带头冲了上去,将钱莫斯团团围住尼克斯的球员们就好像是刚从监狱里取保候审的囚徒似的。

    热火队的其他球员赶紧过来将尼克斯队员拦住,裁判们也迅速的过来制止事态进一步发酵。

    最后,主裁判在开场不到五秒钟的时候给了钱莫斯一个技术犯规,同时还给了科里布鲁尔一个技术犯规,这个新来的家伙一上去单手擒住了钱莫斯的脑袋,然后嚣张的在钱莫斯的脸上拍了拍,就好像香港古惑仔电影里的乌鸦一样,嚣张跋扈的很。

    这种挑衅性的动作很自然的为他得到了一个t。

    但他同时还得到了萧洒的信任,萧洒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br />
    得到萧洒的称赞对布鲁尔来说简直就是得到了终身成就奖,使他的内心充满了激动与莫名的知遇之恩!

    而后,萧洒将斯蒂芬马布里换下场,将拉加贝尔换了上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