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是个大坏蛋,我以后再也不理她了!”电话另一头,一个小女生一边哽咽,一边断断续续的向父亲告状。,

    “我家最可爱、最漂亮的小糯米今天怎么了!先别哭,一哭脸上就变成了小花猫,咱们家小糯米就不漂亮了!”李轩对着电话,用温柔的语气哄道。

    “妈妈自己之前明明说,我每天只要写十张大字就行了,但她故意说话不算话!我已经写了二十张,她还要我继续写!”小女孩生气的说道。

    “我相信你妈妈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让你重写的,我家最聪明、最懂事的小糯米,你先跟爸爸说说,妈妈为什么要你重写,我听听你妈妈的理由有没有道理!”李轩抿着嘴,继续耐心的哄道。

    他的宝贝女儿不久前唆使自己哥哥,毁了钟楚虹养了好几年的一盆玉露,所以兄妹俩都受到了严厉的惩罚。罪魁祸首的哥哥小汤圆,被罚加练100小时的钢琴。而作为幕后唆使者的妹妹小糯米,则被罚写1000张毛笔大字。

    李家的小魔头正处在猫嫌狗不爱的顽皮年纪,李轩不愿意对孩子们管的太严,从而让他们本该最无忧无虑的童年变得呆板乏味。但如果孩子们闯祸后得不到应有的惩罚,那么他们就会分不清对错,以后很可能真的变成纨绔子弟。

    当然,李轩也不赞同用简单粗暴的体罚来作为惩罚,他更希望能把惩罚也变成孩子们学习提高的一部分。所以女儿小糯米一直不喜欢练书法,李轩就和妻子钟楚虹悄悄达成默契,把她的惩罚设定为写毛笔字。

    练书法能够修身养性,培养一个人的专心、细心、耐心等优秀品质,心浮气躁的人是写不好毛笔字的。这正好可以用来磨一磨小糯米有些跳脱的性格。因为在国人的传统价值观中,一个女孩可以活泼开朗,但过于跳脱反而不好。

    “我第一次写了十张,有一张写了一个错别字,妈妈就要我全部重写!于是我又写了十张,妈妈又说我写的字不好看,还要我重写!”小女孩气鼓鼓的说道。

    “嗯,爸爸知道是怎么事了!现在咱们来分析一下,你妈妈到底有没有错!你自己也说了,你第一次出现了错别字。虽然只写错了一个字,但写错了就是写错了!

    爸爸工厂里的每台电视机、电脑、游戏机在出厂前,我们自己都会事先进行严格的质量检查,。只要产品有一点点瑕疵,我们也不允许把它卖出去!所以你在拿去给妈妈审核前,为什么不花两分钟时间自己先检查一遍呢?

    如果你能提前发现那个错别人,然后重新另外写一张,就不会被你妈妈抓到把柄了!所以在爸爸看来,第一次重写的责任在你自己,而妈妈并没有错!”李轩慢声细语的对电话里的女儿解释道。

    “但我第二次认真检查了,没有错别字了,可是妈妈又找来了新的借口!她就是故意在打击报复我!”电话里女儿的声音有几分气急败坏。

    “好吧,爸爸先问咱们家诚实守信的小糯米一个问题,你自己觉得你第二次写的那十张大字,是不是和最开始的十张一样工整漂亮呢?如果你敢大声的对爸爸说,二十张大字写得全部都一样好,那么爸爸肯定坚决的站在咱们小糯米这一边,现在就家去帮你从妈妈那里讨个公道!

    但是如果不是,爸爸就要问一问你了,当初老师在教你写毛笔字时是怎么说的?写字之前要有静气,切忌心急气燥、敷衍了事!你当时是不是心里和你妈妈怄气,当然故意乱写一气,凑足十张就交上去了?”李轩循循善诱的问道。

    “嗯!”小糯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轻不可闻的应了一声。

    “所以这次你妈妈并没有错,是咱们小糯米犯错误了!当然,爸爸也不准备批评你,谁让你是爸爸的小宝贝呢!”李轩说完,对着电话轻轻波了一个。

    “我也最爱爸爸了!”另一头的女儿终于破涕为笑,也隔着电话香了他一个。

    “爸爸虽然不准备批评你,但你之前错怪了你妈咪,她现在肯定很伤心,你要不要去给她道个歉呢?”李轩又问道。

    不过这次电话里并没有立刻传来应答声,看来这个小丫头还有些气难平。

    “爸爸心目中的小糯米,可是知错能改的好孩子,所以你可不能让爸爸失望噢!”李轩于是继续耐心引导道。

    “知道了!”小糯米终于用轻得像蚊子叫一般的声音,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你要是现在立刻去向你妈妈道歉呢,我就同意你下午不用继续写毛笔字,等到晚上爸爸家后再陪你一起写!”李轩又开出一个条件。

    “知道了,坏爸爸,我就知道对妈妈最偏心了!”小丫头不满的轻哼了一句,然后挂掉了电话。

    李轩洒然一笑,他知道自己家的女儿虽然年龄不大,但却脸皮薄,心里骄傲得紧。但如果静下心来与她讲道理,她还是能分得清对错的。

    “女儿待会儿就会去向你认错,你稍微摆一下姿态就差不多了。我可是费了不少口舌,才让她认清了自己的错误!”李轩刚挂掉女儿电话,又立刻拨给钟楚虹,和妻子先通好气。

    “哼,你这个女儿奴,你就继续宠着她吧,都快把她宠到无法无天了!”钟楚虹在电话里轻哼了一声道。

    “明明我是一个只讲道理的人,结果到头来母女两头都不太好,你说我招谁惹谁了!那丫头刚才挂电话时还说,我最偏心她妈妈了,看来你一点也领情??!”李轩对着电话里的妻子打趣道。

    “谁让你的乖女儿这么厉害,一口气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伯伯、姑姑、小姨,还有你这个爸爸都告了一遍状。我都已经被她气饱了,现在没心情和你油腔滑调!”钟楚虹娇嗔道。

    “哈哈,咱女儿还挺机灵的,连搬救兵都知道不在一棵树上吊死,看来不用担心他以后会吃亏!”李轩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