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最强边锋 > 第9章 玛丽亚.莎拉波娃
    *******

    走出唐人街,艾洛晃了下因为喝了酒而有点儿晕的脑袋,打开矿泉水瓶盖,漱了下口,吐出来,然后又喝下去一口,才觉得舒服一些,一摇一晃的走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

    作为全欧洲最大的橘子生产地,在巴伦西亚的街道边,都可以随处可见一片橙色,真的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橘子城,城郊街道四处的植被几乎都是橙色的橘子树。

    走在街道上,感受着从地中海吹过来的凉凉夜风,在街边找了一个可以坐下歇息的石凳,躺着,望着天空,满天的星星,这一切都似乎在预告着明天将会又是一个好的天气。

    当然艾洛并没有想那么远,他只在静静的望着天空,不是因为什么,只是因为他想家了,只身来到巴伦西亚两个多月,却还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回家,不知道现在爸爸妈妈在干什么,不知道妹妹在家里是不是在调皮着。

    侧过头,看着路边一对一对的年轻情侣,相互依偎,或者是父亲拉着儿子的手,也或者是一家三代在对面广场里散步。。

    “哎,不想了,在这美丽的夜晚里,不知道有没有一个性感漂亮的西班牙女郎在某处等着我呢,嘿,,”艾洛自我心情调整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坐了起来,往前面的路继续走去。

    因为有点晚的缘故,回去的巴士已经没有了,想直接打个的士回去的,看着钱包里没有动过的两张百元欧元面值的纸币,有点心疼辛苦赚来的‘辛苦钱’,准备发扬葛朗台风格,走回去!

    ******

    自从去年在日本公开赛拿到了第一个wta巡回赛冠军和在魁北克站拿到了第二个wta冠军后,玛丽亚。莎拉波娃觉得这个秋天对自己来说,运气简直是糟糕透了。

    澳网止步第三轮不说,几天前在法网公开赛也止步于八强,所以莎拉波娃的心情超级不好,在法国公开赛大比分0比2输给大威廉姆斯后,就给兼经纪人的父亲打了发了一条短信,关上手机,莫名其妙的就从巴黎坐飞机来到了巴伦西亚。

    下了飞机,随便订了一间酒店,洗漱完就出来散心。

    出了酒店沿着主干道,一直走,没有转弯,莎拉波娃毕还是个17岁的小姑娘,心情来的快去的也快,玩性较大的她,很快就被这座橘子城给迷住了,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健壮的西班牙帅哥让她芳心颤抖不已。在这陌生的国度里,寂寞的心灵有时候是需要得到安慰的,莎拉波娃想了想,自己也已经17岁了,是可以适当的去玩一玩,放松放松。。想着想着就低声嗔道,“我在想什么呢,晕?!?br />
    直到走到了一家叫做“elsue-odeun-bar”的酒吧,才停下脚步,想了想,推开只到自己腰部的门,在门口侍应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靠近摆放钢琴侧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

    走到一个路口,艾洛被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警员拦住,不过挺有礼貌的“不好意思,先生,前面发生了一点事情,所以只能麻烦您绕路了?!?br />
    “可是,那是我回家的路啊,警察先生?!卑逯缸徘懊娴牡缆匪档?。

    “真的非常抱歉,但您还是得绕路?!本煜壬淙缓芾衩?,但是语气却异常坚定,“前面我们的同事还在处理”

    “怎么?有什么大事??”

    “不该问的就别问!”警察看了一眼艾洛,“请绕路吧?!?br />
    既然此路不通,那就只能绕路走了,记得右行也是能回公寓,只是路程稍微远点,记得在邮报站前面有一个很特别的酒吧,叫做“elsue-odeun-bar”中文大意就是梦想酒吧,这家酒吧艾洛和安迪、皮森来过几次,这家酒吧但不同于其他酒吧,或者这家酒吧或许叫‘清吧’更合适。

    这种类型的酒吧经营,比较适合比较活跃但又可能没有伴的客人,这样客人在无聊的时候可以欣赏调酒师调酒。,而调酒师有空的时候也可以和他们聊聊天,甚至可以跟客人玩玩简单的游戏,为客人们解愁,这种酒吧是最富有人情味的,客人往往和调酒师成为好朋友,从而使酒吧有一定的熟客。

    恰巧,一曲熟悉而优雅旋律的钢琴曲从elsue-odeun-bar里传播出来,似乎有股魔力,吸引着艾洛,走了进去。

    艾洛推开门,跟门口的侍应很熟络的打了一声招呼,就走到这家酒吧的中间调酒台处,想跟在巴伦西亚大学读大三在这里做兼职的中国留学生萧磊也打个招呼,但见到他在忙着调酒,顺便逗着看他调酒的金发美女,便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下,点了一杯果汁和一个橘子盘。

    手掌撑着下巴,手肘顶在吧台上,眼睛望着弹钢琴的金发少年,用后世的话来形容,这厮弹指间都能散发出优雅,细心的听着这首‘前世’自己最爱听的钢琴曲《雨的印记》

    这首曲子出自韩国最擅长描绘爱情的音乐家李闰珉之手,写这首歌的时候,是在一个星星满天的夜晚,忽然间一场雨,让李闰珉有感而发写下《雨的印记》这首曲子

    正当艾洛细心品味着这首曲子,灵魂迅速上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萧磊“啪”的一下打在了艾洛的肩膀上,调侃的说:“怎么?大球星又来这里来猎艳吗?”又看了看酒吧内,好奇的又问,“咦,你的那两个队友今天没一起来吗?”

    艾洛刚想发怒,看到来人是萧磊,低头喝了一口果汁,顺手剥了一块橘子,吃掉后,才慢慢的说,“明天要跟塞维利亚青年队踢比赛,他们先天不足,怕老头,先回去了?!?br />
    萧磊似乎习惯了艾洛这种轻蔑却是在开玩笑的说话方式,笑了笑,“那边坐着一个金发美女,要不自己去把握下?“指着弹钢琴少年那侧边的那一桌。

    “萧----”

    听到有人喊自己后,萧磊转头应了声,趴下身,在艾洛耳边小声的说,”嘿嘿,我观察了好久”又侧身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一个人在那里喝闷酒已经一个多小时“,说完后向艾洛眨眨眼,才回到自己的岗位调酒去了。

    “给我来两杯你秘制的‘心花怒放’”艾洛走过去萧磊那边,意味深长的点了两杯酒,然后两人会意的一笑。

    很快,萧磊就把酒给调好。艾洛拿着两杯还冒着泡的酒往那金发美女的地方走去。

    “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是否有荣幸请你喝一杯酒呢?“艾洛一副自以为非常优雅又特别帅气的表情,细声的问道。

    “嗯?你说什么??”金发美女皱了下秀眉,似乎很不高兴遭到打扰,但出于良好的自我修养,还是抬头看了一眼,用英语含糊不清的回道。

    “嘿,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是否有荣幸请你喝一杯酒呢?”艾洛又把刚才说过的话用英语重新说了一遍。

    金发美女撇撇嘴,“可不可以来点新意?”

    艾洛干笑一声,耸耸肩,一副很无奈的表情,”见到你这么美丽的小姐,我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话来搭讪”

    “搭讪?”金发美女皱眉,“哼,你们东方人不是很含蓄的吗?”

    “我们中国有个很流行的成语叫做‘见美则别’”艾洛顺势把两杯酒放在桌子上,就移身坐在金发美女对面的位子上,双手托着下巴说道

    “见美则别?”

    “意思就是你见到美丽的让你心动的女子,你不去好好把握,放大胆子去追求,那么她就很快属于别人了?!卑褰馐屯旰?,拿起那杯‘心花怒放’,碰了一下金发美女的酒杯,然后喝了一口酒,用眼角偷偷的瞥了下,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一头微卷的金色头发,不过总感觉有点眼熟。

    “哈哈,你们东方人都是这么幽默吗?”金发美女搜寻着记忆,说“你是日本人?韩国人?还是中国人??”因为前两种人她接触的最多,最后一个只是顺便想到的。

    艾洛撇嘴,穿越后的他,还是还是对日韩两国很不待见,不高兴的说“我是----中国人----”说完后,发现貌似自己忘了自我介绍,于是很快伸出右手,“你好,我叫艾--洛,中国人,现在在巴伦西亚踢球?!扒嗄甓颖话逖≡裥缘耐橇?!

    金发美女也是性格开朗的人:”你好,我叫玛丽亚。莎拉波娃,俄罗斯人“

    艾洛一愣,脑中很快就冒出很多信息:

    2004年,17岁的莎拉波娃在温网夺得职业生涯的首个大满贯冠军。

    2005年8月22日,第一次登顶世界第一。

    2006年,在美网赢得了第二个大满贯。

    2008年,在澳网赢得了第三个大满贯。

    2012年,第一次夺得法网冠军,第四个大满贯。

    还有艾洛最不可忽视的事:2006年被美国《体育画报》,评选为最美丽的女运动员!

    我靠!难怪这么眼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