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最强边锋 > 第112章 我们还不够强大
    ******

    人之所以是高级动物,那是因为人有一种永不满足的**,这也是社会进步最重要的原因。当球队落后两球的时候,肯定只希望扳回一球先,但是如果你真的扳回了一球,那么你肯定就会想再扳回多一球,将比分彻底的扳平。

    这就是人类最基本的**。

    主队莫斯科中央陆军的这下子真的慌了,一个球的优势是世界上最不保险的优势,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丢球。

    比赛重新开始,莫斯科中央陆军的主教练加扎耶夫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他紧急的作出调整,让球队一定要在接下来的三分钟伤停补时里坚持下去。

    而同时,他还不停的朝着第四助理裁判抱怨,说本场比赛的伤停补时太久了,下半场根本就没有消耗多少不必要的时间!

    他紧张的盯着球场上的局势。

    作为一个在俄罗斯豪门里的主帅,他当然知道球队在这时候是处于多么危险的阶段。

    趁着阿尔贝尔达仓促起脚的冷射高出横梁的时间,他连忙换上a·别列祖斯基,换下前场的奥利奇。

    不过,在换人的时候,他要求队员们耍了一些小动作。

    对于最后时刻慢吞吞走下场奥利奇,主裁判当然不会放过,现在他已经俨然成为了一个公正严明的黑衣法官,任何的小动作都在他的面前无所遁形。

    贝内蒂看到奥利奇慢吞吞的下场,当然不高兴了,连忙朝着第四主力裁判抗议主队的这种不道德的行为!

    于是,主裁判非常潇洒的跑到奥利奇的面前,给他亮出本场比赛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第二张黄牌。

    加扎耶夫站在边线上激动的要求球队收缩防守,他已经拿定主意争取在比赛结束前将这个比分坚守到完场。

    他吩咐完毕后,又紧张的看了看北看台的大荧幕上的时间90:00已经到了,右下角有一个伤停补时的小时间,01:12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能不能走快点??”

    阿金费耶夫将球门球开了出来,瓦格纳就将球顶到了巴伦西亚的半场,这次进攻就这样草草结束,然后就全线回收,进入全员防守状态。

    你们有反击的速度,我们全员防守!

    不给你们打反击的机会??!

    你们想要中路渗透?

    可以!

    那我们就在大禁区前塞满人,看你的球怎么塞进去!

    ******

    主裁判已经在看手表了。

    表示时间已经不多了

    艾洛接到阿尔贝尔达传过来的足球后,竟然发现已经没有了出球点。

    而传球给他的阿尔贝尔达也已经被刚换上场的别a·列祖斯基给纠缠住了,加上九十分钟的激烈比赛,他的体能也消耗的差不多了,跟身高体壮的俄罗斯大汉在这个时候抢身为,怎么可能占得到便宜?

    于是他左脚踩着足球,往右一拉,趁着拉球的一瞬间观察了远端的大卫·席尔瓦,没想到大卫·席尔瓦的情况和阿尔贝尔达差不多,被莫斯科中央陆军的防守队员死死的盯住了,自然就无法帮助到这次进攻。

    与此同时,主裁判已经将哨子含在了嘴里。

    “射门!”

    紧张的气氛里,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一句话。

    这两个字无疑就像是黑夜里的明灯,给迷途中的艾洛指引了一条明路。

    艾洛猛的左右脚交替的踩了一下足球,对面的奥迪亚赫忽然间就感觉到压力,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边后卫森贝拉斯已经有意识的向这边移动了。

    在最后一下右脚将球来回来后,左脚紧接着将球往前移动了半米,奥迪亚赫为了保持防守的完美距离,也随着艾洛的前进后退了半米,趁着奥迪亚赫退后的同时,艾洛猛的右脚从足球册左侧方划了过去,但并没有碰到足球,紧着这左脚和右脚一样的从足球右侧方划过,并没有碰到足球,与此交替。

    原地连续踩单车!

    奥迪亚赫不为所动,眼睛紧紧的盯着一动不动的足球,他可是清晰的记得以前训练的时候教练如何叮嘱防守假动作。

    敌不动我不动!

    艾洛见奥迪亚赫不为所动,便改变了注意,当踩到第五个单车的时候,左脚外脚背猛的将足球往外线一趟,同身体像风一样窜了过去,奥迪亚赫想要犯规拉住艾洛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随着边后卫森贝拉斯靠着底线靠了过去。

    巴伦西亚方面的进攻人员看到艾洛有往底线突破的意向时,突然就朝着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禁区里涌了禁区,顿时间狭小的禁区里就塞满了双方的球员。

    就当奥迪亚赫和森贝拉斯同时往底线移动的时候,艾洛的嘴角诡异的翘了起来,刚窜出去的身体,猛的停了下来,左脚脚后跟将球往后一磕,整个人以一个违反物理规定的角度横着移向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禁区。

    ******

    “艾接到了足球,他会怎么做呢?主裁判已经在看表了--------他在观察场上的局势,找合适的出球点!--------嗯?都被盯死了!艾会怎么做??”

    “他突然将前推动了半米,防守他的奥迪亚赫也随着退后了半米,他右脚滑过足球边缘,并没有碰到足球,这是假动作!嗯?这是踩单车??!一个-----两个-----三个---已经连续五个了!”

    “已经靠近了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禁区边缘了,????艾洛突然将足球往底线一拨,整个人就像一阵风一样朝着底线窜了过去,真是静若磐石,动若脱兔??!”

    “上帝----我看到了什么??他突然止住了冲势,左脚脚后跟猛的朝着足球磕了过去,整个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横向进了禁区,天??!神奇小子的右腿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

    ******

    奥迪亚赫和森贝拉斯因为经历了一场激烈的九十分钟的比赛,双腿有点发软,自然就不能在第一时间停下脚步,他们俩只能呆若木鸡的傻傻的看着艾洛横向进入禁区,却无法做出动作。

    a·别列祖斯基和v·别列祖斯基兄弟在防守费雷尔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当即就慌了,不过在慌忙至于两兄弟还是很有默契,并没有慌张的同时冲上去,而是弟弟v·别列祖斯基冲了上去,而哥哥v·别列祖斯基则留着看住巴伦西亚中锋费雷尔。

    而守门员阿金费耶夫也紧紧的盯着拿球的艾洛,站到了球门的近角。

    艾洛在晃过奥迪亚赫和森贝拉斯的同时,不等v·别列祖斯基上前,就抡起了他的右脚,跑动中的v·别列祖斯基下意识的跳了起来准备用整个身体来堵抢眼!

    身高超过一米九的v·别列祖斯基的模型很大,艾洛为了求稳,右脚改射为拨,晃开一个小小的角度,同时身体也横向右边,与此同时他再次抡起了自己的右腿!

    “艾抡起了右脚,他会射门吗?”

    嘭-----

    足球因为受力过猛,而发出的恐怖的‘抗议’声

    阿金费耶夫不愧为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俄罗斯的国脚,在足球离开艾洛的右脚的同时,他就以神一样的反应速度,做出了反应。

    十多米的距离,又如此劲道的射门,看台上的双方球迷都屏住了呼吸,整个喧闹的看台顿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错过了一个美好的瞬间。

    阿金费耶夫做出了堪称本场比赛最精彩的一次扑救动作。

    他就像顶级猎人盯上了猎物一样,左膝微曲并用力蹬向草皮,出色的爆发力让他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整个身体就像压缩到极致的弹簧,猛的窜了出去,身体在半空中自然伸展,咬牙的将左臂尽量伸长,一股倔强之气由心所发,“一定不能让再进球??!”

    停在半空的身体竟然诡异的再次向着斜上方挪动半分,而同时急速飞来的足球刚好赶到,阿金费耶夫大喜,他的手指已经感觉到与足球的摩擦力了,腰腹一挺,手指‘顶’了一下飞行中的足球。

    足球因此而发生了细微的飞行轨迹。

    “糟糕!”

    身体已经伸展到极致的阿金费耶夫依旧没能完全控制住足球,手指碰了一下足球后,它依旧倔强的飞向球门。

    零点零零几秒后。

    呯-----

    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卢日尼基球场的泛起一波涟漪。

    紧接着,主裁判就吹响了两短一长的结束哨音。

    哔--哔--哔---------

    “终于结束了!”

    这是所有主队球员的心声,仿佛死里逃生一样,最后这三分钟简直是比踢九十分钟还要劳累,特别似乎最后这一脚射门,他们就像站在了鬼门关门口一样。

    yaaaaaaaaaaaa---------

    看台上主队的球迷,这才将抑郁的心情给完全的释放开来。

    ******

    艾洛站在原地,双手叉着腰,看着莫斯科中央陆军的那个右侧立柱,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输了,他讨厌这种感觉!特别讨厌??!

    听到看台上发出的喝彩声,以及身旁路过拥抱队友的莫斯科中央陆军的队员们,不由的想起客队的球迷和队友,此刻应该很伤心吧?一定会因为我这一球没有打进而难过吧?

    对不起---我已经很努力了!

    巴伦西亚的大多数队员们都在主裁判吹响结束哨音的时候躺在了草皮上,失望的凝望着莫斯科这片天空,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艾---你没事吧?”

    大卫·席尔瓦首先发现了艾洛的不对劲,所以跑了过去,问道。

    过了半刻,艾洛才张开嘴巴回应了下,“我没事-----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同时,他又攥紧了拳头,皱着眉头继续看向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球门。

    “没事的,你已经尽力了,况且-----我们还有主??!”

    大卫·席尔瓦拍了拍艾洛的肩膀,安慰道。

    “尽力了那为什么没有赢呢?”

    艾洛转过头看向大卫·席尔瓦,问道。

    大卫·席尔瓦无言以对,艾洛趁着他愣神的片刻,又淡淡的说道,“尽力了也没有赢下比赛,那是因为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强大!”

    尽力了也没有赢下比赛,那是因为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强大?

    这是什么逻辑?大卫·席尔瓦想不明白,随即突然间灵光一现,猛的楞了下来,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自己的脑海里冒了出来,“如果我们足够强大,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就可以决定某一瞬间的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