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过来的是梁云大学时的室友。

    也是他当时寝室里年纪最大的老大,约他这周末一起吃饭的。

    梁云大学时住的是四人寝室,寝室里的四人相处的极好,算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再加上四人毕业之后全部都留在了金陵市,所以平时经?;嵋黄鸪鋈コ愿龇故裁吹?。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各自的生活与工作日渐繁忙,相聚的时间间隔也就越来越长了。

    从刚毕业时一有时间就出去,到现在隔上一两个月才见一次面。

    到不是说几人之间的关系变差了,而是生活的压力以及各种应酬,让他们不得不减少相聚的时间。

    说起来距离四人毕业也不过短短两年左右的时间,改变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

    之后梁云的生活又陷入了平淡之中,经过几天的时间,云喵也渐渐适应了在这个家里的生活,更是迷上了各种各样的游戏,什么ps3、ps4、xbox,甚至电脑游戏,玩的是昏天黑地,除了吃饭,其余时间都是泡在游戏里。

    就连本来不是很喜欢游戏的梁云,也受她影响偶尔跟着一起玩了起来。

    要知道梁云一开始对游戏可是一向无爱的,就是因为云喵非要缠着他一起玩,才会玩着玩着,发现游戏也挺好玩的。特别是两人一起玩的时候,就更有趣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周末,这天上午梁云照例按照平常的节奏陪云喵打了会儿游戏,直到临近中午时分,才离开家,让月光开车将他送至了约定的地点。

    至于云喵自然是留在家里看家了,长有猫耳猫尾的她实在是不适合大白天的四处跑。而且就她本人来说,比起出门也还是更喜欢在家里玩游戏的。结果我们的云喵刚刚来到地球没多久,貌似就成了一只宅猫了。

    刚刚大学毕业的四个人,就连养活自己都还很困难,又哪里有闲钱去什么高档场所。梁云如果不是有所奇遇,恐怕现在也一样在出租屋里窝着,为吃饭烦恼呢!

    所以约好的地点并不是什么豪华的酒店,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小饭店。

    而梁云也还并不想暴露出自己骤然富贵的事情,所以在车距离饭店还有一段距离时就下了车,慢慢走了过去。

    价值上千万的劳斯莱斯,就是梁云现在的座驾。

    所以梁云从车上一下来,就吸引了不少识货的人的目光,直到梁云转过了街角之后,这种目光才渐渐消失。

    身为暴发户的梁云,说实话还是很享受这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的,否则他也不会烧包的让月光买这么一辆车当座驾了。

    而除了这辆价值千万的劳斯莱斯之外,梁云别墅的车库里还有着各种各样的豪车好几辆,可见梁云究竟是何等的烧包。

    享受着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甚至还有妹纸们投射过来发现高富帅的火辣眼神,梁云心情舒畅的走向转角之外的那家小饭店。

    转过街角之后,各种各样的目光消失,滴滴一阵鸣笛声在梁云身后响起。

    梁云转身看去,却是一辆轿货车来到了他的身后,在看坐在驾驶位上的,正是给他打电话的寝室老大张怀龙。

    “老大?你在哪弄这么一辆车???”梁云走到车窗边,伸手在车上拍了拍道。

    “唉,给人打工实在是受不了了。这不,我弄了辆车,准备自己跑点运输?!闭呕沉槐呓低:靡槐呓馐偷?。

    “用轿货跑运输?装不了多少东西吧?”梁云不解道。

    “我找的路子,拉的都是些量少值钱的东西,这车足够了?!闭呕沉鲁翟诹涸频男厍扒岽妨肆饺澳阕罱趺囱先?,还写小说呢?”

    “还写着呢,不写我还能干什么?!绷涸扑档?。

    两人说说笑笑的就向饭店里走去。

    寝室老二彭立,和老四段正飞已经等在那里了。

    看到两人到了,立刻让服务员上菜,四人便一人一瓶啤酒喝了起来。

    “彭彭,最近怎么样,忙什么呢?”梁云吃了一口菜问道。

    刚认识那会儿大家都是叫彭立老二的,但是在彭立的坚决抵制下,后来就改成了叫彭彭。

    虽说彭彭这个称呼,彭立依然不喜欢,但也总比老二强,于是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还能忙什么,跑业务呗!你们呢?最近都干嘛呢!”彭立摇了摇头说道。

    “我当然是继续写我的小说了?!绷涸菩πΦ?。

    “我最近买了一辆轿货,准备跑跑运输?!闭呕沉攘丝诰扑档?。

    “老大,行??!都趁车了?!倍握山械?。

    “行了老四,你就别寒颤我了,一共也就花了六七万块钱,你当是什么好车呢!”张怀龙自嘲着说道。

    就这样,四兄弟不断的互相说着一些高兴地不高兴的事,吃过饭之后又一起坐上张怀龙的车闲逛了一阵,很快一下午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临近分手时,张怀龙坚持要开车将众人送回家。

    不过因为四人住的地方分散在金陵市的各处,全跑一趟恐怕要绕很多路,所以众人一致拒绝了,就只是让张怀龙将三人分别送到了公交站和地铁站等处。

    张怀龙以为梁云还是住在搬往别墅之前的地方,所以便找了一趟通往那里的公交线路,就将梁云放下了。

    直到张怀龙开车走出去很远,梁云才在公交站等车的人们诧异的眼神中挥了挥手,一直驾驶着劳斯莱斯跟在梁云身后不远处的月光,轻轻转弯安静无声的将车停在了梁云身前。

    梁云拉开车门坐进了车里,车子又安静无声的离开了,只留下了满地的眼球。

    “主人,我从您那个名叫张怀龙的同学身上,发现了只属于我曾经所在飞船上的能量反应?!痹鹿夂鋈豢谒档?。

    “张怀龙的身上有飞船的能量反应?什么意思?”梁云惊讶道。

    “他应该是在近期接触过飞船上遗落的东西,所以身上才会有这种能量反应?!痹鹿饨馐偷?。

    “你的意思是说他也捡到了飞船遗落物!”梁云表情凝重道。

    “这种可能性很大!不过也有可能是与他非常亲密的人拥有飞船遗落物,或者飞船遗落物就在他附近而他却不自知。这些可能性都是存在的?!痹鹿饨馐偷?。

    “我们应该怎么办?”梁云明知故问的沉吟道。其实答案他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张怀龙毕竟是和他关系不错的朋友,有些话梁云无法说出口罢了。

    “跟踪他,找到飞船遗落物?!痹鹿饣卮鸬?。

    “好吧?!绷涸频懔说阃?。

    于是月光将车转了个弯,远远的跟上了张怀龙。

    其实此时张怀龙距离两人已经很远了,不过在月光的意识锁定之下,即便是张怀龙远在千里之外,也是无法脱离月光的锁定的。

    而早在之前月光发现张怀龙身上的能量反应时,就已经远远的锁定他了,此时自然也不会跟丢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