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起坐在钞票对上发呆的方天华与蒋世林两人,对于钱财早有免疫力的梁云,就显得要淡定多了。()

    悠哉悠哉的坐在沙发上喝着月光送上的红茶,等待着两人清醒。

    梁云家的别墅虽大,但平时用到的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大多数地方都是由旺财指挥着各种机器人打理的。

    这些机器人因为是月光以远超地球上科技水平制作的,所以即便是扫地的清扫机器人,也有着微弱的智能,非常好用。

    不过此刻因为有方天华和蒋世林在的关系,所以一些过于超出现有科技水平的机器人已经全部隐藏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直在房间里睡觉的云喵也从房间里扑了出来。

    平常的云喵一般都是在大客厅里玩游戏机的,梁云回来的话第一时间她就能知道。

    不过今天的云喵却因为刚刚通关一款游戏感觉累了,所以回到了房间去睡觉。她刚刚才知道主人回来了,这不立刻就连觉也不睡了,跑了出来。

    “喵喵,主人,主人?!苯凶旁七骶推说搅俗谏撤⑸系牧涸粕砩?。

    “好了好了,云喵乖!别闹了?!绷涸婆牧伺呐吭谧约荷砩?,不断在自己身上蹭着的云喵笑道。

    说实话,一开始梁云也考虑过要不要对方天华和蒋世林隐藏云喵的存在。

    可是后来想想,这样的话云喵也太可怜了,梁云可是想着有朝一日能让云喵光明正大的出门的,所以就先从方天华与蒋世林开始,让人逐渐适应云喵的存在吧。

    “这是?猫耳娘?真的假的?”蒋世林首先叫了起来。

    因为云喵的出现,两人算是终于从呆滞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好像是真的,你看她耳朵和尾巴都在动?!狈教旎鄄炝似趟档?。

    此时梁云已经拉着云喵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来,介绍一下!这是云喵,是我从外面捡来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云喵的来历,不过我猜她很有可能是从异世界穿越来的,你们可要帮我保守秘密?!绷涸贫粤饺怂档?。

    随后又转身对云喵道“云喵,这两个是方天华和蒋世林,你认识一下?!?br />
    云喵躲在梁云身后探出小脑袋,小心翼翼的对着两人“喵”了一声,那楚楚可怜的样子配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瞬间就将方天华和蒋世林萌杀了。

    “猫耳娘??!真正的猫耳娘??!我死而无憾了?!苯懒挚湔诺乃档?。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方天华也搓着手道。

    “暴风大叔,我能摸一下她的耳朵吗?”蒋世林双眼闪闪放光的看着梁云道。

    “不行,我家云喵的耳朵只有我能摸!”梁云立刻反对道。

    蒋世林瞬间挎下了脸。

    “除了会放电的仓鼠,还有猫耳娘?暴风大叔,你家可真是什么都有??!”蒋世林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语气说道。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了!你们考虑好这些钱怎么办了吗?”梁云果断转移话题道。

    “不知道??!就算是分成三份,一份也有一千万呢!直接存银行肯定不行,现在风头正紧呢!”方天华将心思收回来叹口气道。

    “我之前不是说了吗,钱你们可以先放我这,想什么时候取走都行,反正我这有的是地方!我是问你们这些钱打算怎么花!”梁云说道。

    “手办,模型,抱枕,新电脑,新手机!”蒋世林立刻说出一长串名词道。

    “我嘛!打算先买套房子,然后再去赌石多赚点钱,最好赚够一辈子花的。然后就是像刚才小林子刚才说的那样了,手办、模型、抱枕,在家里摆满了,就这么过一辈子。哈哈!”方天华大笑道。

    “你就没想过结婚?”梁云对方天华道。

    “结婚干吗!二次元就是我的老婆!要是实在有生理需要,就包养几个妹子好了。只要有钱,就不怕没妹子。反正我父母双亡,没人催着我结婚,这一点恐怕你就比不上我了吧!”方天华笑着对梁云道。

    “确实,现在还好,不过我估计家里也快催我结婚了,我老爸老妈早就开始追问我有没有女朋友了?!绷涸莆弈蔚囊⊥返?。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为了庆祝三人今天的成功,由月光下厨煮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三个人喝起了酒。

    “庆祝咱们三个人合作成功,干杯?!绷涸凭俦?。

    “欧耶!”蒋世林附和道。

    “喝!”方天华一如往常的大笑着。

    蒋世林今天出来前就和家里请好假了,说是去同学家住。所以今晚可以无所顾忌的狂欢。

    方天华本就没有什么亲人,晚上不回去更不需要向合租的人报告,再加上已经辞职了,所以今晚也留宿在了梁云这里。

    就这样夜色渐深,三人喝了个迷酊大醉,晚上就住在了梁云的别墅。

    第二天方天华与蒋世林告辞,不过两人除了随身带了点钱,其余属于他们的那份钱就都留在了梁云的别墅里。

    方天华去街上找合适的房子,准备买好房子,就出门去赌石。

    蒋世林则是回家,又过回了他普通学生的生活。

    而与此同时,位于金陵市公安局的一间办公室里,一场与三个人有关的争论正在进行着。

    “老李你的意思是说,这次的银行金库被盗事件,就是最近忽然冒出来的超能力者干的?”一名身穿常服的中年男子皱着眉头道。

    “没错,我们有理由相信,能够做到这些的,只有前段时间的那几个忽然冒出来的超能力者!”一名身穿警服的男子说道。

    “我来不是听你说这些的,我要的是证据,你有证据吗?仅仅凭借着你的主观判断,能够当做证据抓人吗?上级特意强调过,涉及到超能力者的事情,一定要谨慎再谨慎?!敝心昴凶忧康鞯?。

    “这么多违背常识的地方,难道不是证据吗?银行金库的金属墙壁被融出了一个大洞,而外面却根本没有地道之类的东西,不需要挖地道就能够抵达金库外,除了那天那个能够仿佛游水一般在地下行动的人,谁能做到?”警服男子固执着自己的观点。

    “这件事情我无法做出决定,还是等上级通知吧!”中年男子沉默了片刻,叹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