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我的女仆机器人 > 第一百零六章 搜寻(求订阅啊求订阅)
    最后,辉洛洛还是被梁云给忽悠瘸了。

    不,是忽悠住了。

    对于进入达达城中会不会被发现,有没有危险,其实梁云是不在意的!因为他根本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危险,或者说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危险。

    别看他之前被三公主费雅追的逃跑,但却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危险。

    而且就算最后真的有了什么危险,还有月光在呢!顶多就是搜索另一个女仆的事情重新开始,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损失。

    而且就算不用月光救场,梁云也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真正的危险。

    真要出了事,大不了自己就往空间缝隙中一躲,就算那个什么三公主带人在外面守着,顶多自己不从空间缝隙中出来不就行了,反正里面各种吃的玩的应有尽有,看谁能耗过谁!等到月光的搜索结束,一切也就解决了。

    到时候是决定杀出去给她点教训,还是看在辉洛洛这小鬼和自己挺投缘的份上,不和她姐姐计较了!直接由月光划破空间转移到别的地方去,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要是能有办法不至于被人堵在空间缝隙中,出都出不来,那当然是最好了。

    要知道梁云可是最怕麻烦的!真要发生被堵住门口的事情,烦都烦死了。

    所以对于梁云来说,三公主费雅至多算是个麻烦,让他觉得棘手的麻烦,还没有到威胁的程度。

    而梁云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躲开这个麻烦,例如用飞剑引开费雅,然后自己带着辉洛洛和慧那躲进空间缝隙中,就是想把这个麻烦引走。

    而这个麻烦虽说让梁云退避三舍,但还不至于让梁云束手束脚,最多行动时小心点,不要被麻烦找上门来就行了。

    于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梁云成功忽悠辉洛洛答应和他一同往达达城了。

    到了现在梁云也暂时熄了将辉洛洛这个翘家的熊孩子送回去的心思了,既然费雅好心当成驴肝肺,连他这个本来准备把辉洛洛送回去的好心人都二话不说就打,那我干脆就带着辉洛洛翘家,而且还要翘的时间更长,着急死你!

    于是梁云那偶尔会思想回路异于常人的大脑做出了如此的决定,从一开始的尽力将翘家的熊孩子送回家,变成了准备帮助熊孩子更完美的翘家了。

    第二天天亮,荒野中一座帐篷被收起。

    后半夜好好睡了一觉,补了补jing神的梁云,抱起睡眼惺忪不肯起床的辉洛洛,身边跟着慧那,三人向着达达城进发了。

    天空中不时还有着搜索的人飞过,几乎都是被三公主费雅征调的大恶魔塔塔的手下。

    三公主将自己手下的侍从全部派了出去,带着这些恶魔分片的搜索着,就连大恶魔塔塔本人也被征调参与了搜索,并且就在一个侍从的手下听命。

    对此大恶魔塔塔并没有什么不满!别看这些只是三公主费雅的侍从,但却全部都是恶魔贵族!

    魔界之中最早一批的恶魔贵族,就是最初的两位恶魔王族因为过于**,创造出来陪伴他们的。所以那批最古老的恶魔贵族也是所有恶魔贵族当中最强大的,普遍都是公爵侯爵之类的存在!只不过恶魔贵族自然没有恶魔王族那样漫长的生命,所以那批最古老的的恶魔贵族现在还活着的已经屈指可数了。

    而辉洛洛的哥哥姐姐们自然也各自创造了忠于他们的恶魔贵族,只不过实力普遍较弱,一般都是伯爵子爵男爵等等较弱的恶魔贵族。

    至于大恶魔与普通的恶魔,则都是恶魔贵族们创造出来的玩具了!所以别看大恶魔塔塔也算是一方霸主了,但却连三公主手下随便的一个侍从都不如。

    三公主的侍从在怎么说也是恶魔贵族,就算是最弱的恶魔贵族,也绝对不是大恶魔能够抗衡的。

    所以被三公主手下的恶魔贵族们指使的团团转的达达城恶魔界,全部是卯足了十二分的力气认真搜寻着,就算心里不满也绝对不敢表现出来!一时间天空中满是飞来飞去的恶魔,将整个天空都铺满了,不过这些恶魔却并没有多注意达达城以及达达城附近的地域,而是尽量向达达城外搜寻着,从天上飞过也仅仅是路过,几乎没有恶魔会注意下边旷野上的情况。

    再加上梁云罩在辉洛洛与慧那身上的纳米防护罩将三人的气息大部分都隔绝了,只留下了微弱的气息,让人以为三人就是路过的普通种族。

    结果还真就大摇大摆的骗过了漫天的恶魔,就连梁云自己都感到很意外,自己不过是糊弄小孩的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知还真让自己蒙对了。

    不过为了不暴露自己再把麻烦招惹来,梁云根本不敢飞起来,就只能走地面了。

    但是走地面不等于就要走路,梁云先是抱着辉洛洛来到了一条公路上,远处四辆奇形怪状好像摩托车的车辆正向着达达城的方向驶来,而骑车的却是四个头戴皮帽的牛头人。

    梁云向四个骑车的牛头人挥手,并且大声喊着“喂,我们要搭车!”

    而四辆车子也在路过梁云身边是,一个转弯停了下来。

    也是到这时梁云才看清,这四辆车子虽说也是像摩托车一样跨坐着骑的,但却不是两个车轮,而是奇特的五个车轮。最前面一个轮子,后面两排四个轮子的五轮摩托车。

    只不过让他们停下来的原因绝不是梁云要搭车的请求,因为四个牛头人的目光散发着**裸的yu念,始终注视着梁云身后的慧那。

    “小妞,你要搭车吗?”领头的牛头人完全无视了梁云,视线越过梁云看向慧那道。

    慧那则是看了看自己的主人。

    “哎,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们怎么就不明白!”梁云悲天悯人的叹息了一声,又用同情的视线看了看四个牛头人。

    对着身后的慧那挥了挥手。

    于是慧那满脸兴奋之sè的走上前来叫了声“主人”。

    “下手轻点,还得要他们开车呢!”梁云一句话就确定了这四个牛头人的命运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