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我的女仆机器人 > 第二百零九章 大采购
    梁云一口气买了十几个储物袋,全都是拥有着几十个平方米空间的!至于那些只有一两平方米空间的储物袋,梁云是看都不去看。

    储物袋虽说不贵,但那也是针对于梁云来说的。

    对于空间缝隙中有着大量晶石的梁云来说,这储物袋的价格,自然算得上是物美价廉了。

    但对于其余那些只能辛辛苦苦来积攒晶石的散修来说,一个几十平方米空间的储物袋完全就是可望而不可即。

    别看现场几乎所有散修都有储物袋,但大多数也不过是那种只有一两个平方米的储物袋。

    所以看到梁云一口气买下了这么多大面积的储物袋,眼红的人可是不少,如果不是这里是天缺门,恐怕立刻就会有人冲上去杀人抢夺了。

    买完储物袋,梁云又开始买其它的东西。

    这其中各种各样的书籍又占据了大部分。

    其中有与修炼相关的,也有涉及到修行界的风土人情的,还有各种奇门知识的,例如关于阵法的书籍梁云就买到了好几本,甚至还有几张阵图。虽说很多东西对于梁云来说可能没什么用,就算他想试试学下这个世界的修炼方法,却也对研究奇门知识没什么兴趣,但回头让月光研究这个世界修炼体系,肯定会有用就是了,所以还是买了不少。

    还有卖各种玉符的,像是什么雷符、火符、飞行符之类!虽说功能有限,而且一般用过几次之后也就失效了,但看着好奇的梁云还是买了不少。

    而除此之外就是卖法器的了。所谓的法器就是梁云之前看到过的。上万人浩浩荡荡驾驭着或?;虻?。御器而行,其中所御使的各种器械,就是法器。

    法器可以被御使来飞行,也各自有其余的用处,或战斗或辅助战斗等等!可以说是修行者居家旅行必备之物,任何一个修行者或多或少都得有一两件傍身。

    所以梁云自然也要买几件,一个铃铛一把剑外加一根绳子,梁云花大价钱买下了这三样法器。

    最后就是各种修行界当中特产的稀奇古怪的各种材料了。有药材也有制作法器的材质,这些东西梁云完全不感兴趣,所以也就是看过就算,很快就抛诸脑后了。

    连续三天的交易大会,梁云白天就在交易会上闲逛,晚上则是随便找个地方拿出睡袋就席地而眠。

    所有的其余修行者,除非是天缺门弟子晚上会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散修全都是像梁云这么干的,直接就席地而眠。

    修行者常年生存在荒郊野外崇山峻岭之中,什么样的地方没有睡过。自然是不怕在广场上席地而眠。

    甚至有些人睡觉时还在摆着摊,因为这里是天缺门的地盘。不需要担心有人抢劫或者偷东西,所以直接就在摊位边上倒下就睡的人数不胜数。

    就这样三天之后,这一场交易大会才算是圆满结束了。

    紧接着天缺门的内门弟子选拔也就开始了。

    不过这些和那上万的天缺门弟子就没有关系了,他们虽说有的也不是内门弟子,而只是外门弟子,但却也不能参加这专为散修准备的抡才大典。身为外门弟子的他们,自然是有更加宽松的选拔方式。

    然而这上万的天缺门弟子却也没有散去,而是继续留在这里看起了热闹,甚至还有更多本来对交易大会没兴趣而没来的天缺门弟子,也赶来看热闹了。

    而包括梁云在内的上万散修,却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想参加抡才大典的。

    许多对自己实力没信心,不想自取其辱的,以及本意就只是来参加交易会的,自然不会参加抡才大典。

    最后经过了报名之后,确定参加抡才大典的散修人数,则是有三千余人。

    也就是说这三千人需要争夺名额仅有十个的天缺门内门弟子资格,实在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般。

    至于梁云,在看到天缺门接受报名的人出现之后,想了片刻也上去领了一个代表着报名的玉牌。

    随后抡才大典便正式开始了。

    依然是之前举行交易大会的巨大广场,只不过中间升起了十余座巨大的擂台作为比斗的场所。

    十余个擂台同时开始比赛,无论是准备参加比赛的人员还是围观看热闹的人员,各自围着一座座擂台,淘汰赛迅速的进行着。

    三千人分配在十余个擂台,也就是说一个擂台有两百余人比赛。

    梁云拿着号牌站在自己分配的擂台边,看着擂台上正在进行的比赛。

    双方你来我往,使用法器进行攻击或者防御,间或还释放几个法术,甚至有些财大气粗的干脆不断扔出一个个玉符,将玉符中的法术释放出来,以免自己释放法术会消耗真元,保存实力将真元用在最需要的时候。

    看过几场比试之后,梁云渐渐也就对这些修行者之间的比斗心里有底了。

    很快便轮到了梁云上场比赛。

    为了防止被人看出自己根本不会修行界的手段,上场之后的梁云毫不留手,力求最短的时间内击败对手。

    随着充作裁判的天缺门弟子一声令下,梁云以纳米机器人聚合体变化出的飞剑,瞬间就飞了出去。

    对面与梁云比斗的散修自然第一时间祭出了一件防御用的法器。

    一面小盾飞出其手中,眨眼间变化为了一人高的大盾,闪耀着豪光悬浮在空中,将散修的整个人都?;ぴ诹死锩?。

    不单单是盾牌本身能够起到防御的作用,盾牌上冒出的光芒,更是形成一层能量盾,同样能够起到防御的作用。

    不过这样的法器在面对梁云的纳米机器人聚合体变化的飞剑时,却是完全的不堪一击。

    纳米机器人在面对能量防御时,原本无物不破的锋锐属性会有所减弱。

    但要想彻底防御住纳米机器人聚合体变化为的飞剑的攻击,却也要是恶魔王族那个级别人物的能量防御,才能够做到的。

    像这种修行界里随随便便的一个不入流散修,想要挡住梁云的纳米机器人聚合体飞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所以悄无声息的,盾牌状的法器被梁云的飞剑撕破了,砰地一声化为了碎片。

    不过突破盾牌防御之后的梁云也没有痛下杀手,仅仅是用剑背砰地一声将对面的散修拍飞了出去。

    虽说这场比试当中是不禁止杀人之类事情发生的,毕竟禁止了往往会让比赛的人束手束脚难以发挥,不过梁云和对面的人又无冤无仇的,他也不想赶尽杀绝,所以就放了对方一码。

    对面的散修同样也很识趣,眼见不敌梁云,立刻便宣布弃权了,虽说很不舍得放弃这次机会,同样也很心疼自己那件被毁掉的法器,却也是无法可想。

    比赛结束,轻松获胜的梁云却是心里绷紧了弦。

    他很担心自己的手段被人看出来,不是属于修行者的。

    毕竟无论是梁云的身上,还是他的飞剑上,都是一点真元都没有的。

    一般来说如果是实力差不多的双方,一方有意隐秘气息,另一方察觉不出来对方身上的真元痕迹,这还算正常。

    所以在场的散修或者天缺门普通弟子们,察觉不出来梁云身上的真元痕迹,也不会当成是多大问题。

    但如果有某个天缺门的前辈高人注意到梁云,也没有察觉出他身上的真元气息,反而从他身上察觉到了别的能量气息。

    那恐怕事情就不简单了。

    不过幸好的是,现场目前还没有什么天缺门的前辈高人出现,全部都只是天缺门的普通内门弟子在维持秩序以及主持比赛。

    想必只有到了最后决赛时,天缺门的前辈们才会出场。

    所以梁云这个鱼目混珠的家伙还没有被抓出来。

    于是收场比赛结束之后,看到自己没有被人察觉的梁云,在送了一口气之余,也开始考虑自己还要不要继续比赛了。

    可另一方面梁云又很想进入天缺门,从内部看看这个世界的修行大派究竟是什么样的。

    于是陷入纠结中的梁云最后决定,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就这样梁云一路晋级,直到天黑之时,他所在的擂台就剩下了最后的八个人,十余个擂台就是百余人,梁云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一天结束,比赛也就暂时到此为止了,有内门弟子上来宣布了第二天比赛继续,随后天缺门弟子们便各自回去休息,而上万人的散修,则是依然在广场上打地铺。

    有些不打算继续看下去的散修,或者输掉了比赛心情不佳的散修,纷纷离去,最后广场上剩下的人,也就只剩五千有余了。

    很快第二天天亮,比赛再次开始了。

    不过今天就不是在十余个擂台上比试,而是只在广场上升起了一个擂台,剩余的百余人今天都要在这个擂台上比试。

    与此同时也终于有在天缺门中有点地位的人物出来主持了。

    同时也有十余个一看装束就与普通内门弟子不同的人在擂台不远处的主席台上落座,显然这些都是观礼的人。

    梁云心里立刻一紧,暗自盘算着是不是还要继续比赛,万一被别人发现了自己的底细,虽说自己不怕,但却也是个麻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