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04章 隆中对策
    秋去冬来,天气渐渐变冷!庞统带着女儿在诸葛家一住就是三个月,大有不想走的架势?!螂?來 閣免费万本小说m.◎对此诸葛亮多次表示不满!无奈庞大先生就是装傻卖萌,果断不走。

    “老爷,刘备又来了!”中午诸葛亮在睡午觉,小诸葛正在和庞颖下五子棋。庞统正在很装逼的研究着诸葛老爹的西川图。小童跑进来报告。

    “就说我访友去了!”诸葛亮说完继续蒙头大睡。

    “孔明,哪个刘备呀?”庞统放下诸葛老爹的西川图,好奇的问道。

    “还能有谁?寄居荆州的刘豫州!”

    “刘玄德呀!他倒是个人物。他来见你干嘛?不会是想让你辅佐他吧!”

    “哎!还真让你猜着了!来了几次了,我一直没见!”

    “也对,刘备军队也就几千人,将领能拿出手的也不错!混了这么久,连个像样的地盘都没有!还不如刘表、刘璋呢!你又怎么会辅佐他呢!”庞统一副我早料到的样子。

    诸葛亮听到这话,坐起身来。

    “听士元兄这话,很是瞧不上刘玄德呀!”

    “怎么?诸葛兄不是真的准备去辅佐他吧!”

    “刘备这个人虽然时运不济,可却是个英雄。早晚会有平地而起的一天!元直前一段时间给我捎来一封信,说自己在刘备帐下效力,劝我也去。说刘备是个仁慈的主公,值得报效!”

    “徐庶这家伙真是阴险呀!自己跑去投靠曹操,却让你去帮助刘备!这不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吗?”

    诸葛亮正想反驳,童子来禀报说崔州平和石广元来访!

    话没说完,两个长得很帅的家伙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我说你们两个家伙真不客气,好歹等童子禀报完了再进来呀!”庞统笑着说。

    “嗨,我们兄弟啥关系,还用这些客套!孔明家就是我家!”瘦长脸的崔州平在屋里找了个地方坐下,便表示自己和孔明是铁哥们,不需要虚礼。

    “就是,就是!我们谁跟谁?”高个子的石广元连声附和。搞得诸葛老爷很无语。

    “崔伯伯好!石伯伯好!”诸葛少爷见来熟人了,赶紧跑过来卖萌。

    “呦呵,这不是小诸葛吗?带着你小媳妇下棋呢!”崔州平打趣道。

    “是呀!颖儿连赢了我好多把了!崔伯伯来帮帮我!”

    “瞻儿,不许胡闹!我们大人有正事要谈!一边玩去!”诸葛老爷摆出严父的嘴脸。小诸葛很识趣的跑掉了!

    “孔明,我们刚才在村头小酒馆喝酒,看到刘豫州了!他是来找你吧!”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你打算谅他多久呀!既然你看好他,就赶紧的呗!你再不出山,等曹操大军一到,你想帮他也来不及了!”

    “再等等吧!我心里有数!”诸葛亮继续轻摇羽扇。

    “大哥,大冬天的你不冷呀!扇什么扇子?”石广元跑到炉子边烤手,见诸葛亮在扇扇子,顿时对于其过度装逼表示愤慨!

    “你懂个屁!什么叫风度翩翩?没有风拿来的翩翩!”

    石广元顿时石化。

    话分两头,且说刘备二顾草庐,还是吃了闭门羹。童子说诸葛先生去访友了!望着天上的哗哗下的鹅毛大雪。刘备倍感受挫!考,有这天去串门子的吗?不过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好灰溜溜的带着两个门神往回走!

    “大哥,这鸟人有什么能耐?值得大哥一而再的请他?我看他是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怕出来丢人现眼,才躲着不敢见我们!”张飞何受过这气,顿时火冒三丈。

    “是呀!大哥,三弟说的有道理呀!”连一向稳重的关羽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二弟,三弟,自我起兵以来,多赖两位兄弟出力,哥哥嘴上不说,可心里明白!如今我年近半百,却一事无成。难道是因为我们的武艺不如谁吗?不是的。水镜先生说的对呀!我们身边是缺少张良、陈平、萧何这些能为我们运筹帷幄的谋臣呀!孔明先生是徐军师和水镜先生极力推荐的人,难道会是平庸的人吗?先生之所以不肯见我,一定是我们的诚意还不够!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如果上天怜惜我刘备一片忠君爱国之心的话!我们一定能请动诸葛先生出山的!”

    “既然大哥都这样说了!小弟唯有追随大哥了!”

    “既然两位哥哥都觉得值,那我老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大不了再来一次!”

    刘备三人踏雪而去。

    “瞻儿,看看我为刘豫州筹划的战略怎么样?”诸葛亮得意洋洋的将自己新写好的对策拿出来炫耀。诸葛少爷接过诸葛老爹的对策书瞥了一眼,便丢在旁边,撇了撇嘴,“不怎么样!”

    “臭小子,你看了没,就说不怎么样?找打!”

    “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老爹,没错吧?”诸葛瞻瞪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诸葛老爹。诸葛老爹责备雷的外焦里嫩。

    “你小子居然只撇了一眼就能背诵?”靠,老子到底生了个什么东西呀?

    “一般,一般!”诸葛少爷挥挥手表示小意思。

    “那你说说,为什么觉得不怎么样?”

    “其实老爹的对策已经高出当世大多数的人了!只是还有些不足!”

    “什么不足?”

    “第一、益州富庶,沃野千里,又易守难攻。的确是个可以依仗的雄厚根基??墒撬拿婊飞?,交通闭塞。进去不易,出来更难。只要曹军在陇右一代屯集重兵,我们就很可能被封堵在益州出不来了!

    即便是是我们出了益州,进入了关中一代??墒俏颐窃独牒蠓?,蜀地交通困难,粮草转运就是个难题。如果不能速胜,早晚会因粮草不济出大问题。敌军只需要与我们相持,我们就会失败。所以老爹两路北伐大军的秦川一路恐怕是指望不上了!

    荆州的交通倒是四通八达,如果能与两川连为一体,的确是北伐最好的战略支点??烧揭蛭庋?,他成为了自古兵家必争之地。曹操南下即便是不能全有荆州,长江以北势必不能保全。孙权占据了江东,最大的依仗就是长江天险。如果他想长江天险真的能发挥效果,那就必须全有长江,试问他怎么会允许刘将军占据着长江上游的荆州之地呢?如果这个矛盾不能解决,老爹的外结好孙权外交谋略就会成为空谈??墒侨绻贸鼍V?,刘将军的北伐最有力的战略支撑点就会丧失,一统天下的愿望就再也无法实现,只能龟缩在荆州做个一方诸侯了!好了,目前就想到这么多!其他的没想到!”诸葛少爷一脸淡然。

    此时诸葛老爹心中却是千般滋味。一方面儿子的聪慧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作为父亲自然是万分激动??闪硪环矫?,自己精心筹划多年的对策居然会有如此大的缺陷,心中又有了一种莫名的挫败感!

    “那瞻儿觉得可有补救之法?”

    “目前没有!不过对于刘豫州来说,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少他可以占据荆湘两川之地,置于能不能统一天下,那就要看时机了!”

    “有道理!呵呵呵,瞻儿可真是不得了呀!”

    “什么事情这样高兴?”诸葛父子正开心呢,一位三八芳龄的窈窕少女端着一碗茶水走了进来。只见此女金发碧眼,深目高鼻,典型的白人美女模样。此人便是诸葛亮之妻,黄承彦之女,诸葛瞻之母黄婉贞???,明显是个大美女,古人审美观真是有问题,居然传说我娘是个丑女,真是太可恶了。每次看到黄婉贞,诸葛少爷都要大打不平。

    “娘亲!”诸葛少爷发挥自己一向装傻卖萌的绝技,迈着小短腿,一阵小跑到黄婉贞面前,不过5岁的诸葛少爷实在是太矮了,还不到黄婉贞的腰,便一把抱住黄婉贞的腿。

    “瞻儿,最近乖不乖,娘不在的这些天有没有调皮呀?”黄婉贞前几天回娘家了。直到今天才回来。

    “娘亲,瞻儿可乖了!不信你问爹爹?!敝罡鹄系苁断嗟牧Φ阃犯胶?。

    “恩,瞻儿真听话,来给娘香一个!”说着,在诸葛少爷的小脸上亲了一下,逗得诸葛少爷咯咯直乐?!昂昧?,去玩吧!娘有话和你爹说!”

    “恩!”诸葛少爷一向很听娘亲的话。

    “夫君,听说刘豫州又来找你了?”

    “是呀!我没见!”

    “刘备穷困潦倒,寄居荆州,夫君真的打算去辅佐这样一个人吗?”

    “那夫人的意思是?”

    “我这次回家,娘亲对我说,刘荆州快不行了!舅舅和蒯别驾打算拥立刘琮做荆州牧。刘琮是姨母的儿子,所以姨母多次和母亲说,希望你能出山,辅佐刘琮。并允诺让你做总军师?!?br />
    “夫人觉得可行?”

    “我回绝了!”

    “呵呵呵,到底是我的夫人,聪明!废长立幼,取乱之道。刘荆州这样做是在重蹈袁本初的覆辙,蔡瑁、蒯越各怀私心,看来荆州是保不住了!我们得早作打算呀!”

    “夫君不要忧虑,即便是不能辅佐豪杰在乱世中成就一番伟业,以夫君的才干即便是将来曹公安定了天下,夫君也定能成为治世之良臣的!”

    “看你说的,好像我喜欢乱世似的。对了,夫人快看看,这是我新写的对策!夫人以为为何?”

    “纵论天下,恢弘大气。妾身想来即便是管仲、乐毅看了也会羞愧自惭的!”

    “夫人谬赞了!你再看看这个!”

    “什么?”

    “瞻儿的批语!”

    “瞻儿的批语?这……”黄婉贞面露忧虑之色。

    “夫人怎么了?”

    “夫君,瞻儿小小年纪,却如此的聪慧,远远超出了同龄孩子!如今看他的批语,既然比很多当世的名士的见识还要高明几分,恐怕不是什么吉祥的征兆吧!”

    “胡说八道!自古以来哪家父母不盼自己孩子聪慧过人,怎么到了夫人这里倒成了不吉祥的征兆了?”

    “自古早慧之人往往夭折,过去秦国的甘罗12岁就因为功劳被封了高官,可结果呢?我是怕……”

    “呸呸呸,大吉大利!你这是杞人忧天!好了,别瞎想了!这是你炖的鸡汤?味道不错呀!”

    “我娘教我的,说是壮那个的!”

    “噗——夫人你?哈哈哈,为夫需要吗?真是的!”

    “呵呵呵,多多益善呀!”

    喜欢本书的书友,请您点击右侧的加入书架,帮忙收藏一下!如果您是注册了17k的号,请每天送一朵花花!那是免费的!送完后,系统第二天会自动补充的!不投也浪费!拜托赏小京一朵朵吧!如果您还不是17k的会员!多谢您的支持!您也可以花费半分钟的时间,注册个号!送朵朵花花和收藏,小京码字不容易!送朵花花当安慰我一下!感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