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12章 托付荆州
    诸葛亮被蔡瑁带走之后,按照规矩刘备的侍从是不能进入州牧府的。手机看小说登录m.所以赵云和部下只能在府外等候。刘备则由州牧府参事带着进了府去。其实刘表的府邸刘备以前是经常出入的。刘表这个人为人温文尔雅,与人相处也很和善。所以名声很好。刘备汝南兵败后逃到了汉水,没有地方可去,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派孙乾去刘表那里问一问是不是可以收留一下??墒橇盍舯鸫蟪鲆馔獾氖橇醣砭尤淮啪V莸拇笮」僭背龀撬氖锵嘤?,这使得刘备大为感动。所以在开始的一段时间内,两个人的感情很好,经常在一起谈论天下的大势,品评当世的豪杰。常常讨论到深夜,抵足而眠。所以从心里说,刘备对于这位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收留自己的兄长还是很感激的。

    可是刘备忽略了一件事情,刘表不仅仅是个谈吐儒雅的忠厚长者,他还是东汉末年雄霸一方的诸侯,掌控着荆湘九郡数百万军民生杀大权的王者。由于没有认清楚这一点,刘备没有给自己很好的定位,真的把刘表当做自己的朋友而不是主公。一开始对于刘备这种表现还能忍受,可时间长了刘表就开始有些布满了,毕竟他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他不再习惯有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朋友了!裂痕由此产生了。慢慢的刘表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作为久历人事的刘备怎么会察觉不到这样的变化呢?刘备开始意识到了,是该走了!再不走就要引火烧身了。为了自保,为了解除刘表的怀疑,刘备请求离开襄阳,自我流放到穷困凋敝又靠近曹军前线的新野城去给刘表看家护院。一走就是两年,在这过程中除了谨小慎微的守卫着刘表恩赐的一块小小地盘外,刘备几乎无所事事。如果不是遇到了诸葛亮,刘备几乎就以为自己的一生会这样默默无闻的结束??墒巧咸焓怯糯约旱?,在自己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上天给他送来了诸葛先生,诸葛先生的到来,用刘备自己的话说,真是如鱼得水呀!短短半年的时间,刘备的军队焕然一新,再也不是当初的乌合之众,丧家之犬了。成为了真正的精锐之军。

    本来对于诸葛先生那些稀奇古怪的训练方法还心存怀疑,没想到,两场大帐打下来,不禁让刘备大跌眼镜。妈的,老子半辈子仗白打了,他们妈的原来仗还可以这么打。两场战役打得曹军丢盔卸甲,折损精兵数万。哈哈哈,老子出道这么久,就没有这段时间这么解气的。这两次战役打出了我刘备的威风,荆州的士族们也一改往日眼长在头顶上得样子,都跑到老刘家来拜访,又送粮食,又送钱的,还一口一个刘皇叔的叫着,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呀!可是没想到的是,老子刚过了几天的好日子,刘表这老小子就又看不过眼了!哼!真是可恶!不就仗着自己有荆州这么块地盘吗?要是老子有地盘,还轮得到你?荆州。这个时候刘备又想起了诸葛先生为自己规划的大业?!跋热【V菸摇?,荆州,我一定要得到你!

    “皇叔,主公在厅上等您呢!”刘备正在胡思乱想,参事的话打断了刘备的思路。

    “好,有劳先生了!”

    “不敢,不敢!皇叔请吧!在下先告退了!”

    “好!”刘备大步走进了厅堂。见刘表正坐在正堂上,面色苍白,看来的确身体不太好??吹搅醣碚夥?,刘备心中又生出一丝不忍。

    “贤弟来了!咳咳咳咳!”

    “许久不见,兄长怎么憔悴成这般摸样?”

    “哎,年纪大了,没法子呀!倒是贤弟你看起来还是那么硬朗呀!”

    “哎,也不行了!最近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这条腿一遇上阴天下雨就痛得厉害呀!”

    “呵呵,怎么这些戎马一生的,哪个不是一身的伤病呀!外人只看到了我们锦衣玉食,鲜衣怒马。哪里会想到我们当初为朝廷抛头颅,洒热血呀?”

    “兄长一生为国操劳,世人都敬仰的很呀!”

    “哈哈哈,玄德什么时候也学会奉承人了?”

    “备哪里会奉承人呀!备说的都是心里话!”

    “心里话?哈哈哈,好,好,好??!我就想听心里话!玄德呀!位高权重固然让人羡慕,可是却也失去了很多平凡人的幸福!我很多年听不到心里话!今天玄德让我听到了心里话!我高兴,高兴呀!来人,上酒,上酒!”刘表突然变得很亢奋。

    “兄长,还是算了吧!您的身子……”

    “哎!玄德呀!大丈夫生在世间,有两样都东西不可少,一个就是权,一个就是酒!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更不可一日无酒呀!哈哈哈!”

    厅下的侍从听到招呼忙去准备,要说人家是州牧的呢。效率就是高,一会的功夫,不单是酒,还准备了两桌上等的饭菜。刘备心想,难道是想毒死我?不会吧?刘表这个人爱名声,就算是要杀我,也得找个合适的利理由呀?总不会这么不明不白的毒死我吧?恩,吃!毒死也认了!刘表府里厨子大概是专门培训过,手艺真不是盖的。比我府里面那群废物强多了。老子回去就辞了他们!刘备和刘表觥筹交错,大快朵颐。刘备这边吃的欢实,刘表那里不就不那么自在了。为什么?他娘的刘玄德这家伙就他妈的一个吃货。老子一句还没问,这家伙就他妈先开吃了!本来抬上酒桌是为了等会摔杯为号方便。不想,哎!可恶的吃货!

    “玄德,玄德!”

    “哎,兄长!”

    “这酒菜可合兄弟的口味?”

    “合,合,太和了!兄长的府中的厨子的手艺真不不错呀!备很久没吃到了!”

    “呵呵呵,贤弟爱吃就好,爱吃就好!”吃吧,吃吧!吃完好上路!刘表看了看自己手中酒杯,心中恶狠狠的想。

    “贤弟来荆州多久了?”

    “建安六年小弟汝南兵败,承蒙兄长收留,到今天算起来足足有7个年头了呢!”

    “七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呀!七年前袁本初尚在人世,到现在袁氏一族灰飞烟灭,想想真让人伤心呀!想当年我与本初相约共起义兵,如今当年的一般老弟兄就只剩下我与玄德了!”

    “世事无常,兄长也无需过于伤心!”刘备安慰道。

    “这些年来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只怕熬不过今年了呀!”

    “兄长万万不可这么想,兄长正当壮年,最近不过是劳累了罢了!休息休息就好了!荆湘九郡数百万军民还得仰仗着兄长呢!兄长要保重身体呀!”

    “玄德不必劝我,我的身体我自己是知道的。他们都瞒着我,不敢和我说,可我怎么会不清楚呢?呵呵呵,人生百年,终有一死。我刘景升少年得志,高官显爵,在乱世之中征战半生,十余年间灭敌无数,至今坐拥荆湘九郡千里之地,拥兵十五六万,可算是一方的诸侯了,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那是!那是!”

    “唯一担心的是我百年之后,我辛苦半生打下的荆湘基业托付于谁呀?”

    “兄长这说的是什么话?自古家业传子孙,兄长两位公子都是极为出色的人物,怎么能说无人可以托付呢?”

    “哈哈哈哈,贤弟不要说笑话了,知子莫若父,哪有做父亲的不了解自己儿子的呢?我的长子刘琦生性懦弱,成不了什么大事!小儿子刘琮倒是聪慧,可惜年纪太小了,他母亲舅舅又都是极为专横的人,哪里能成就大业呢?所以我这些日忧心如焚,不知如何是好呀!”

    “兄长这是何必呢?船到桥头自然直呀!”

    “哈哈哈哈哈哈,说的是呀!前一段时间贤弟的两场仗打的好呀!打出了了我荆州军的气势,也让我心中的疑惑解开了呀!”

    “兄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贤弟就是我可以托付的人呀!”

    “什么?兄长你……”刘备大惊失色,刘备这个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哪里会看不出一个人是真心还是假意呢?他太了解刘表的,绝不会傻的以为当年陶谦三让徐州的好事会再次落到自己的身上呀!刘表这是动了杀心呀!这是试探,刘备几乎已经感受到那屏风背后那蓬勃欲出的杀气了!不行,镇定,我一定要镇定!不能乱,不能乱!突然,刘备圆睁双目,眼圈发红,面上显出说不尽的委屈。

    “兄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呢?这不是要陷刘备于不仁不义的境地么?当年汝南兵败,要不是兄长收留我,我只怕早已不在人世了呀!兄长对我刘备又天高地厚之恩,难道我刘备可以做出这种忘恩负义猪狗不如的事情来吗?”说着不等刘表反应,刘备“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信誓旦旦的赌咒发誓,

    “我刘备今天在此立下誓言,如果兄长先我一步,那么刘备必当尽心竭力的辅佐侄儿,如果违背事业,天诛地灭,皇天不佑!”

    刘表本来是个爱惜羽毛的人,无缘无故的杀了来投奔自己的刘备必然会落下“杀贤害士”的恶名,这是刘表不愿意看到的??梢晕俗约旱亩?,为了自己辛苦半辈子才打下来的基业,才不得已动了杀心??墒侨缃窨戳醣溉绱蓑?,心中也就松动了几分?;叵胍幌?,刘备这人倒还真是个谦谦君子。自从出道以来名声一直不错,也没干过什么巧取豪夺的事情。虽然取代了陶谦做了徐州牧,可是那时陶谦死气摆列求他干的,他不干也不好。想到这里,再看看跪在地上泪流满面,极度委屈的刘备,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愧疚感。哎,你看我干的这是什么事呀???忙起身去扶刘备起来。

    “贤弟呀!你看你这是干什么呀?你我兄弟多年,你的为人我还不了解吗?我是真心实意觉得你是继承我衣钵的最佳人选呀!既然贤弟不愿意,我也就不勉强了!你看看,怎么还跪着,快点起来吧!”

    “好,兄长明白刘备的心就好!”

    “贤弟吃饱了吧?”刘表指了指面前的酒菜。

    “酒足饭饱!”

    “好!好!来人呀!撤了吧!”刘表这话既是说给下人听,也是说给屏风后面的刀斧手听。听到了刘表的暗示,屏风后面的刀斧手缓缓退下。刘备多年战场上练出来的敏锐的听觉立刻觉察到刀斧手退下了。心中的大石这才落地!

    “多谢兄长款待!兄长身体欠安,备就不打扰了!我军中还有些事情,就先告退了!”

    “恩,也好,也好!”刘表心想,反正也不杀你了,走就走了吧!

    喜欢本书的书友,请您点击右侧的加入书架,帮忙收藏一下!如果您是注册了17k的号,请每天送一朵花花!那是免费的!送完后,系统第二天会自动补充的!不投也浪费!拜托赏小京一朵朵吧!如果您还不是17k的会员!多谢您的支持!您也可以花费半分钟的时间,注册个号!送朵朵花花和收藏,小京码字不容易!送朵花花当安慰我一下!感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