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18章 战前会议
    建安十三年七月,曹操在许都召开南征议事大会,曹军几乎所有的高级将领和重要的谋臣都参加了。手机看小说登录m.这也许将是曹军的平定天下的最后一战,所有人都希望可以抓住机会,建功立业。因此各位将领和谋臣今个早早的都来到大丞相府等候。

    “大丞相到——”司礼官高唱。众将领、谋臣纷纷起身离座,曹操在众兵士的簇拥之下大步走进议事厅。在正堂主位坐定,挥手示意众人,

    “各位都是熟人,就不要搞那么多繁文缛节了,你们累,我看着也累,都坐,都坐!”

    “多谢丞相!”众人纷纷落座!

    “诸位,今天召集大家来呢主要就是商讨一件事——南征!大伙都知道,自从袁绍父子覆灭之后,河北的四州便逐渐得安定下来。去年我们北征乌桓扫平了北疆的边患,今年我们又西征关中为患多年的马超、韩遂等部,平定了关中陇右诸州,如今北方的叛乱势力基本上被咱们削平了。是时候南征荆湘、吴越了!”

    “大丞相所言极是!刘表、孙权、刘备这些人仗着兵马强盛,为患一方,不服朝廷的调派,不听天子的诏谕,这样的乱臣贼子早就该发大兵剿灭了!”曹洪义愤填膺。

    “子廉所言极是,丞相奉天子诏令征讨四方,吊民伐罪,正是顺天意、应民心的举措。如今袁绍、袁术、吕布、公孙瓒等中原群雄都我们已被剿灭,是时候南征那些不服教化的南蛮子了!”曹仁表示支持。

    曹仁这话一出,下面的将领谋士纷纷表示支持。只有贾诩面露忧虑。

    曹操见了很是奇怪,“文和,你面露焦虑之色,似乎有话要说?”

    贾诩见曹操问到自己,也就不便再隐藏,起身上前跪拜答道:“诩的确有话要说!又怕扫了丞相的兴致,所以犹豫不决!”

    曹操明白贾诩对南征有自己的顾虑,便安慰道,“文和多虑了,人常说集思方能广益,为将领的自然应该从善如流。孙子曰:多算胜,少算不胜,何况不算吗?我们每次大战之前必会召众人议事,其用意就是为了听取大家的意见。分析敌我的形势,找出取胜的方法。如果人人都不敢说出心里话,那么我们这个会还有什么意义呢?你们说是吧?”

    “丞相言之有理!”众人纷纷称赞。

    “既然丞相这么说了,贾诩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贾诩以为此次南征荆湘时机还不成熟!”

    “文和这话怎么说?”

    “丞相,这个时候南征多犯兵家大忌,出师不利呀!”贾诩一边说,一边观察曹操面色的变化。生怕自己的话会激怒曹操。毕竟这是往人兴头上泼凉水的事情,换了谁都会不爽。曹操见贾诩说话吞吐,知道他还是有顾忌,便劝诫道。

    “文和不要有顾忌,有什么话放胆直说!”

    “多谢丞相。那贾诩就直说了,丞相您凭借着高于常人的智慧,统帅着骁勇善战的军队,实行着圣人的仁德之政,尊奉着天子的诏令征讨那些霍乱天下的乱臣贼子,将天子的恩德布于四海,使天下的百姓摆脱战火的侵害,过上了安宁的生活。!所以不管您征讨哪里,百姓都会箪食壶浆的迎接您和您的军队,您凭着着天下万民的支持扫平了中原的群雄,成就了今天的大业!是这样吗?”

    “恩!是的?!辈懿俚阃烦剖?。

    “可是荆湘、吴越之地却和北方不同。您现在征讨他们,有很多对您不利的因素!”

    “比如呢?”

    “我们这个时候征讨江南不利有五。第一、北土未平。丞相西征虽然击溃了马超、韩遂部,可是马韩被没有被消灭,主力尚存。后方未平而劳师远征,这是兵家的大忌。第二、不得天时。此时即将进入隆冬,天气转寒,南方也是万物凋敝。草料难寻,战马消瘦,不堪长期苦战。我北军的战力会大受影响。第三、以我之短攻彼之长。我军都是北方人,不善水战,甚至很多士兵不通水性。让我们舍弃战马,架上战船,去和常年遨游于江河湖泊的的南方士兵作战,这是聪明的人不做的事情。第四、不得地利。我军南下水土不服。兵士只怕会多生疾病,势必会影响作战。第五、不占人和。刘表、孙权虽然无法与丞相相比,可是也是才略的人物。治理地方多年,颇得当地士族之心。我军南下,恐当地人愚蒙不知天威,助纣为虐,帮助逆臣呀!有此五忌,在下以为南征的事情还是缓缓再说吧!”贾诩说完,抬眼瞄了一下曹操的脸色,心中惶恐。曹操听完,面色复杂,沉默不言。

    “文和所言大谬!”程昱站出来大声反对。曹操一看顿时面色和缓。

    “哦?仲德有何高见?”曹操微笑着询问。

    程昱起身走上前来,跪拜行礼,答道,“丞相,文和之言,在下不敢苟同!其一、丞相奉天子诏令征讨四方,不归顺着就是叛逆,江南士人虽然比不上中原高门大户,可也多是书香门第,礼仪之家,怎么会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哪里还会附逆,帮助逆贼抗拒天兵呢?其二、自古的中原者的天下,为什么?中原富饶,人口众多。天下生灵七成集中在中原。如今丞相平定了中原,三分天下已得其二。以中国之兵征讨吴越蛮夷之中,怎么能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呢?其三、兵法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今丞相旬月击破关中逆匪,天下震惊,逆臣胆寒,正当趁此时机征讨江南,一举扫平逆匪,统帅这样士气高昂的得胜之师去征讨惊恐混乱的乌合之众,哪有不胜利的道理呢?丞相,文和想多了。在下以为此时征讨正是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

    “诸位以为如何?”曹操听完程昱的话,问道。

    “我等赞同仲德之言!”台下异口同声。贾诩见状叹了口气,退回座位。

    “哈哈哈哈,文和之言不无道理,可自然是征战,就要懂得抓住时机,顺势而变,灵活运用。哪里能得到条件都齐备了才征战呢?兵法上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仲德之言,甚合我意。如今天下群雄已灭,唯有刘表、孙权为祸江南,不服天子诏令。如果不征讨,天子的威仪何在?我意已决,今冬发兵!”

    “谨遵丞相之命!”众将领谋臣拜服。

    “传我命令!”司礼官忙上前接令牌,唱到,“丞相有命,众将跪接!”众将领纷纷齐声上前跪拜。

    “我命夏侯惇为先锋,李典、乐进为副将。统兵5万兵发新野?!?br />
    “遵命!”夏侯惇三人上前从司礼官手中接过令牌。

    “元让,刘备乱世枭雄,久居新野,不可小觑。此次南征荆湘,必须先拔了这颗钉子,我大军才可畅通无阻?!辈懿傩⌒闹龈?。

    夏侯惇会意:“末将明白,请丞相放心!”曹操点头示意其退下。夏侯惇领命退下!曹操继续发令。

    “于禁、张辽?!?br />
    “末将在!”

    “你二人各率军1万分左右路自北向南扫除襄阳外围的郡县,半月之后会师襄阳?!?br />
    “遵命!”

    “曹洪!”

    “末将在!”

    “子廉为镇南将军,率部由合肥南下,佯攻柴桑,牵制孙权?!?br />
    “遵命!”

    “荀彧!”

    “卑职在!”

    “荀彧为中书令,大军南下后,全权负责朝中一切军政要务及后勤粮草供给!”

    “遵命!”

    “其余诸将三日之后随我誓师南下,兵发襄阳!”

    “遵命!”众将纷纷下拜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