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24章 废长立幼
    伊籍的逃走并没有给蔡瑁带来太多的影响,第二天的议事会还是如期的召开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襄阳城,并没有给襄阳的军民带来太多的温暖,反而有着一丝寒意。街道依旧戒严,襄阳的所有街道上都站满了武装到牙齿的兵丁。虽然没有面目可憎,可是兵丁手中寒光阵阵的长?;故侨冒傩崭蔚ú?。

    城楼上鼓响三遍,百姓们都知道,这是荆州牧召集众臣议事。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荆州牧刘表已经不在了。今天,荆州的大小官员将在刘表的小舅子蔡瑁的主持下拥立新的荆州牧。在兵丁的陪同下,荆州的主要官员都陆续来到了议事厅,虽然此时议事厅里的人已经来了不少了,可是却依然安静异常,众臣都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缄口不言!经验老道的他们知道,这个时候是不应该说话的,否则会给自己带来无妄之灾。

    卯时三刻已到,一声炮响,议事厅大门洞开,蔡瑁带着众多兵士大步迈进议事厅的大门。兵士们面无表情,手持利刃,盔甲被擦得锃亮。蔡瑁一挥手,身后的兵士分两路散开,分立到众臣身后。这这阵仗令荆州大小官员心惊胆战。当然也有人不怕的。

    “蔡瑁,你这是做什么?难道要造反不成?”之见席间一人一身戎装,手持利剑,圆睁虎目,威风凌凌。定睛一看,原来是荆州大将南阳太守文聘。

    文聘,字仲业,南阳宛人。因为刘表治理荆州推行的是“重用当地豪强巩固统治”的方针。所以作为南阳郡的大族文家的嫡子文聘受到了刘表的重用。文聘为人刚毅果敢,智勇双全,精通韬略,善出奇谋。刘表视其为北部屏障,以他镇守荆北,十数年来中原群雄皆不敢正视荆襄。蔡瑁知道,不管自己现在多么的得势,有些人还是得罪不起的,比如眼前的这个圆睁着大眼的文聘。见文聘怒问,忙上前行礼道:“仲业兄,非常时期,情不得已,还请仲业兄谅解,如果有什么冒犯之处,等议事结束后,小弟亲自登门赔罪,您看可好!”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你看人家蔡瑁态度这么好,文聘这火气也消了大半,哼了一声,算是妥协了,便又坐了下来!众人见文聘都坐下来了,那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刚才因兵士的突然出现而造成的一点混乱也很快的平静下来!蔡瑁见事态平息,便与蒯越一起走到了议事厅的正堂之上,站立。

    “众位,今天招大家伙来,有几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众人一听纷纷伸长了耳朵向听这家伙要宣布什么!蔡瑁见大伙的注意力都被自己吸引了,便接着说,“第一件事,苍天不佑呀!昨天晚上,我姐丈他,他归天了!呜呜呜!”说完,蔡瑁放声大哭,泪如雨下,不知是真是假。但是不管是真是假,荆州的官员们都没心思去辨别了。因为刘表的死讯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将众人雷的外焦里嫩,过了好一会,才有人回过神了。

    “主公呀!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呀!苍天不佑我荆州呀!如今曹操大军压境,您却在此时撒手人寰,抛下了荆襄九郡百万生灵,可让我等怎么办呀!呜呜呜”别驾张先放声大哭,捶胸顿足,悲痛万分。紧接着众臣也都大哭起来,一时间议事厅中尽是悲痛之声,那态势,真是闻着伤心,见着流泪呀!置于他们是真的伤心,还是应景的,便没有人会去煞风景的深究了!毕竟人死了,哭一哭,表示一下自己的悲痛,既是一种礼仪,也是一种对死者的尊重。

    过了好一会,蔡瑁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开口劝慰,“姐丈突然离世,荆州上下无不悲伤,可是如今曹操大军压境,荆州群龙无首,这是关乎荆州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众位都是荆襄的股肱之臣,这时候应该速速拿出主意才是!怎么可以学小儿、女子那样哭哭啼啼的呢?”

    众人听了这话才慢慢的停住了哭声。

    “敢问蔡将军,主公可曾留下遗嘱?”治中从事韩嵩问道。

    “那是自然!”蔡?;踊邮?,“请夫人!”

    众人纷纷望向屏风之后,果然见蔡夫人牵着14岁的公子刘琮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旁边侍立司礼官。

    蔡瑁上前去请蔡夫人和刘琮坐到了正堂主位上去了。然后从台阶上退下,转身面向众人,高喊:“请司礼官宣读主公遗嘱!”

    司礼官从袖中取出一块丝帛,开始念道。其中大多是文言文,现在人是不太明白的。不过大概的意思是让刘琮做荆州之主,让蔡瑁、蒯越、文聘等人辅佐他。并希望众人能同心同德,不要辜负他的希望。

    司礼官读完遗嘱,蔡瑁命司礼官呈给众人审读??墒撬只崛ハ赶干蠖聊??现在的形势很明显,蔡瑁是一心拥立自己的外甥做荆州牧,而且还带着军队来的。这谁要是反对不是找死吗?众人看过后都沉默不语。蔡瑁心中暗喜,大步走上前来,收起遗嘱。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那么好了!恭请新主登位——”

    司礼官和侍从连忙为刘琮穿上荆州牧的官服,刘琮年仅14,身量要比成人小一些,可是荆州牧的官服穿上之后居然量体裁衣一般。众人了然,这是早就预谋好的,你看,这他妈的连衣服都一早准备好的!蔡瑁这家伙说他不是早有预谋都没人信!

    刘琮穿上荆州牧的官服,在议事厅的主位上坐了下来,远远看去还真有几分荆州之主的模样。要说人家基因好呢!他老子就是有名的美男子,当然,刘表的真实模样现在已经不可考据了。不过据三国末期蜀国人陈寿所著的《三国志》记载:“表,身长八尺余,姿貌温厚伟壮,少时知名于世,与七位贤士同号为「八俊」?!笨杉醣碓诘笔笔俏咳斯系拿滥凶?。用现在的说法就是极品高富帅。一米八的个子,长的温文尔雅,而且身材健壮?;顾璧氖腔适夜箅?。这可比现在那些富二代不知道强多少倍了!好了,扯远了。我们继续说刘琮。

    刘琮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可是实际上可一点也不舒服,可以说那是“如坐针毡”!你想呀!他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突然让他当军区总司令兼三个省的省长,统帅十几万人。厅下坐的还都是一群高大威猛的高级官员,有的甚至还穿着军装,拿着长剑。这换了谁都受不了呀!

    可是蔡??擅豢闯稣庑?,这家伙正在兴奋呢!为什么?他外甥做了荆州最高长官,他能不兴奋吗?而且还有些兴奋过度,完全不考虑刘琮经验不足,惊魂未定,死皮赖脸的非要刘琮训话,刘琮心里这个恨呀!你丫兴奋个屁!老子这个还没缓过劲来那!训什么话呀!你不是诚心看我出丑吗?

    此时的刘琮可不仅仅只是紧张,聪明的他还有着这个年龄的孩子所没有的政治眼光,他已经敏锐的觉察到了自己匆匆登位的背后所隐藏的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