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25章 万难抉择
    刘琮心中忐忑的看着厅下的群臣,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哥哥刘琦坐镇江夏,我叔父刘备屯兵新野?!骸荒忝橇⑽椅?,倘若我兄长和叔父知道了,兴兵讨伐,那该如何是好?”

    刘琮问出了很多大臣都想问的问题。袁本初当初就是因为在立嗣子的问题上没有考虑周详,废长立幼而致使幼子袁尚与长子袁谭的火拼,使得曹操有机可乘,最终导致了袁氏家族的彻底覆灭。前车之鉴,恍如昨天!如今刘表家族似乎遇到了与袁绍当初所面临的同样的问题。如果刘琦真的像袁谭一样兴兵讨伐刘琮,荆州内部的火拼只怕是难以避免的??銮胰缃癫懿侔偻虼缶簿偷?,形势危若累卵。如果这个时候荆州内部再发生兄弟火拼。其后果可想而知。更何况,北边还有一个乱世枭雄刘备睡在卧榻之侧虎视眈眈呢?

    “公子说的对极了!臣有一策可解决公子的顾虑!”刘表幕僚李珪起身叩拜答道。

    刘琮很是高兴,“先生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我的忧虑呢?”

    “公子应该迅速派人去江夏、新野报丧,请大公子回来当荆州之主,让刘皇叔辅佐他。如果公子愿意这样做的话,那么我们荆州北面可以抗拒曹操,东面可以抵御孙权,危急的形势便解除了,荆州就会像泰山一般的安稳!公子觉得怎么样呢?”李珪云淡风轻的说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自己倒没觉得的怎么样,可是却把厅内的众人雷的外焦里嫩。众人目瞪口呆,纷纷猜想,这家伙是不是出门忘吃药了?亦或是昨天被媳妇扁了?怎么这个时候发神经病呢?李珪呀!你不能放弃治疗呀!赶紧回家吧!

    可是李珪没这个机会了!蔡瑁听了李珪这番话早就气的七窍生烟了,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拽住李珪的领子。怒目而视,“你是什么鸟人?敢在这里妖言惑众?来人呀!推出去斩了!”两边的武士早已等待多时,一听到命令便快步走上前来一把将李珪按到,说这话就要往外面拖。没想到李珪看似文弱,力气倒是很大,一把就挣脱了武士的束缚,可却没什么更进一步的过激行为,只是理了理自己的衣冠,昂起头对蔡瑁大声说:“我李珪受刘荆州厚恩,所以今天才冒死说出这番肺腑之言!一来尽了作为荆州官员的责任,二来全了我与刘荆州之间的君臣之义。即使今天死在这里,也没什么可以遗憾的!可恨的是你们这些奸狡小人,狼狈为奸,伪造主公的遗命,废长立幼,眼看着主公辛苦半生打下的荆州基业转眼就要归属他人所有了!如果主公在天有灵,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说完,便转身大步走出议事厅。众人见了无不敬佩之至,人常说,“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像李珪这样为了道义和责任可以舍弃自己生命的义士在任何时代都是难能可贵并且值得尊敬的。

    话说李珪的死的确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厅中再也没有人敢于质疑刘琮即位的合法性了!在蔡瑁、蒯越等人的极力拥护下,刘琮终于击败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刘琦,继承了父亲刘表的荆州牧的地位,成为了荆州之主??墒撬奈蛔踊鼓茏柑炷??恐怕没有人知道。即便是极力拥护他登位的蔡瑁、蒯越等人也并没有想过刘琮真的可以坐稳这个位子。拥立他或许只是为了将来与曹操谈判的时候获得主动和更多的利益罢了!

    正当众人还没有从李珪的死的阴影了中走出的的时候,一个更加让众人六神无主的消息传来了。

    “报——曹操起兵20万,兵分三路,前锋夏侯惇已经攻下的新野,刘豫州不敌,率领部下渡过了白水河,向樊城而来。如今曹军汇集新野,兵分八路追击刘备,大军前锋逼近樊城!”前哨官推开了议事厅的大门大步走进来。单膝下拜,向刘琮报告。

    “这可如何是好?”听说曹操大军将至,刘琮顿时面色发白、六神无主。

    “主公,臣有一策,可以解除主公的忧虑!”又一位大臣起身走出,行礼下拜道。众人一看,只见此人身长七尺,面白唇红,按照这个时代的审美标准来看,是典型的美男子了!此人乃是治中从事傅巽是也!

    傅巽,字公悌 ,雍州北地泥阳(今陕西耀县东南)人。傅介子之后,他的父亲是东汉代郡太守傅睿。傅巽年轻的时候就长得很帅,而且很博学,在家乡很有名。因此得到了东汉朝廷权贵们的赏识,朝廷的三公(即丞相、太尉、御史大夫,在两汉时期行政体制中,以这三个职位地位最高,居于众臣之上,是两汉时期中央政府的最高的行政官员,号为“三公”)都曾经征召他为官。后来天下大乱,为了躲避战乱,傅巽和很多汉朝的官员、士族一样选择南迁到相对安稳的荆州地区来了!当时的荆州牧刘表对他的才华很是仰慕,就任命他做了荆州治中从事,从而成为了刘表的属僚。

    而这个时候他站出来说,我有主意!刘琮不禁在想,刚才李珪那家伙也是这么说来着,结果被自己舅舅给剁了!你现在又出来这么说!哎!爱卿你自求多福吧!反正我是救不了你了!要你你再被剁了,可不要怪我呀!刘琮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是还是好奇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哦?你有什么办法呢?”

    傅巽抬起头,面色从容答道:“如今曹公亲率大军20万南征,其势力强盛,不可阻挡。主公不如将荆襄九郡献于曹公,这样既可以免除了荆州百姓受战火之苦,也是保全自己的富贵,这样的好事情,主公为什么不做呢?”

    “放肆!”刘琮听了傅巽这话顿时怒火上升,心想老子这荆州牧的位子屁股还没坐热,你就要让我去投降,拿老子的家业来换你们这群家伙的前程,真是可恶呀!其实刘琮心里是知道的,对于傅巽这些南迁的中原士族来说,对荆州的感情远没有对于汉朝朝廷的感情深。他们南迁归附不过是为了躲避中原的战乱罢了。如今曹操平定了北方,中原恢复了安宁,他们怎么能不希望重新回到汉朝的庙堂之上呢?和在汉朝庙堂之上做一个高谈阔论的宰辅之臣相比,在荆州这弹丸之地做一个地方官员的属僚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刘琮心中更是怒火中烧!可是……

    “傅公悌所说的是至理名言呀!主公为什么不愿意听从呢?”刘琮闻言一看,心中一惊。居然是极力拥护自己登位的蒯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