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26章 刘琮降曹
    蒯越,字异度,襄阳中庐人,西汉初名臣蒯通之后人?!錾碛诰V荽笞遑峒?。和荆州的蔡氏、黄氏等世家大族有世代姻亲之好。蒯越年轻的时候就以足智多谋而闻名于乡党之间。长的又很魁梧帅气。当时的大将军何进听说了他的大名,征召他做东曹掾。蒯越到任之后通过与大将军何进的交谈发现他不是一个可以成就大事业的人,于是便请求出京去做汝阳县令。后来刘表出任荆州刺史,蒯越便回到荆州归顺了刘表,成为了刘表极为倚重的谋臣。

    蒯越也的确没有让刘表失望,他凭借着自己家族在荆州的巨大影响力与哥哥蒯良、弟弟蒯祺以及蔡氏蔡瑁兄弟相互联合,共同为刘表定下安抚荆楚的战略。当时江夏贼张虎、陈生拥众据守襄阳,严重阻碍了刘表扩张势力,蒯越不顾危险单骑前往襄阳说降了他们。自此以后荆州大定,刘表得以内安荆襄之地,外拒袁术、曹操等中原群雄,统帅着十几万的强大军队,饮马长江,剑指中原,成为了东汉末年极具实力的一支地方割据力量。刘表因此称赞蒯越为“当世之张良”。

    所以蒯越在荆州的影响力可想而知,更何况蒯越还是刘琮登位的主要支持者。现在曹操率大军南下,蒯越这样一个刘琮极为倚重的人却站出来支持傅襈的投降论。这不禁使得刘琮大为头疼。没等刘琮回答。蒯越继续说道:“主公,自古逆顺有体,强弱有定势。如今曹操打着朝廷的旗号南征,我们要是抗拒那就是叛逆的臣子,天下都会因为我们叛逆而联合起来反对我们,主公以为自己能够以荆楚之众与天下的英雄抗衡吗?况且主公刚刚即位,外面的忧患还没有平定,内部的忧患却即将兴起。主公难道真的不担心江夏的刘琦,新野的刘备吗?何况,曹公南征北战扫灭群雄,威名远播,天下敬服。如今荆襄九郡的百姓只是听说曹军将至便已经胆战心惊,主公认为以这样的怯懦的军队和百姓可以抗拒曹公的百万虎狼之师吗?”

    蒯越的话说的有理有据,极具蛊惑煽动性,让众人不得不信服。这就是本事呀!刘琮听了之后似乎也有些动摇,对这件事情很是为难,扭捏了半天才蹦出一句话,“你们说的都对!不是我不想听从,只是我刚刚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就将荆州之地拱手送于他人,怕是会惹天下的人耻笑吧!”正当刘琮为难之时,阶下一人昂首而起,高声说:“傅公悌、蒯异度的话都是非常正确的,主公为什么不愿意听从呢?”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参军王粲。

    王粲,字仲宣,山阳高平人。他的曾祖父王龚、祖父王畅,都是曾经做过汉朝三公高官的人。王粲的父亲王谦在大将军何进当权的时候曾经当过何进的长史。这样看来,王粲的家族可以称得上世代公卿的豪门了!王粲年轻的时候即为大文学家蔡邕所器重。博学多识,善属文,蔡邕见识了他的才华大为惊叹。有一次,蔡邕请客,来了很多的客人。这个时候门子来报说是王粲来了!蔡邕高兴的鞋都没穿好就匆忙赶到亲自迎接他。众人好奇的也跟着去,却见粲年长得瘦弱,个头矮小,其貌不扬,众人都很惊讶!之前说过,汉朝的人有严重的以貌取人的倾向,众人看到王粲长的很丑,就觉得蔡邕这么激动的来迎接一个长成这样的人不是很奇怪吗?可是蔡邕却说:“这个人是世家大族山阳郡王家的嫡子也!有超出一般人的才华,我比不上他。所以我要将我所有的藏书都送给他!”。大家都知道,蔡邕是才女蔡文姬的父亲,是东汉末年为世人称颂的大学问家。能够让蔡邕这样的人心悦诚服的,可见王粲的才华的确不简单。

    王粲不单才华横溢,而且有着非同一般的记忆力。我在这里举两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王粲曾经与朋友一起出外游玩,看到路边有一块石碑,王粲看了一眼,朋友急忙跑过去挡上了石碑笑着问道:“都说你记性好,看了一眼,能够背诵出来吗?”王粲笑着说:“可以”。说着就大声的背诵起来,朋友对照一看,居然一个字都不错,大为惊叹!还有一次,王粲在路边看人下围棋,下棋的人不小心将棋局搞乱了,王粲为他们重新摆好。下棋的人很惊讶,不相信他可以做到,就又故意摆了一盘来试验他,王粲又将棋盘复原,下棋者这才拜服!

    不过王粲也的确很丑。据说王粲后来因为中原战乱也跑到荆州来依附刘表,刘表很是欣赏他的才华,有心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哪里知道,刘小姐只见了王粲一面顿时就不干了。对刘表说,他要是将自己嫁给王粲,自己就上吊死了算了!刘表很无奈,最后只好不了了之了!到建安十三年,曹操率军南征的时候,王粲已经依附刘表16年了。也算是荆州集团的元老了。连这样的人也出来赞同投降论,刘琮心中苦笑不已。不过还是耐心听他说下去。

    王粲于是接着说:“主公你自己估量一下自己的才能,和曹公相比怎么样呢?”刘琮苦笑道:“我比不上他!”王粲点头,接着说:“曹公雄才大略,用兵入神!在下邳擒获了吕布,在官渡击败了袁绍,在淮南消灭了袁术,在汝南赶走了刘备。率军奔袭千里,在白狼击溃了不可一世乌桓,如今又收复了关中之地!群雄灭亡在他老人家手里的有多少不可以计算出来!如今他亲自率领着百万大军兵临汉水,剑指荆襄!主公凭借什么可以与他对抗呢?”

    “这?我叔父刘备是当世的英雄,我们荆州带甲的勇士有十多万!我们拥有着过去强大楚国的几乎全部土地。我们难道还没有与曹操打一仗的资本吗?”刘琮不甘心!

    王粲笑着说:“主公!刘备的确是当世的枭雄!可是主公有没有想过,如果刘备不能抵抗得了曹公,主公自然会失去荆州!可是如果刘备真的可以抵抗的了曹公,难道他还会愿意安心居于主公之下,老老实实的做您的臣子吗?”

    “这!”王粲的话可以说是打到了刘琮的软肋。的确是这样,刘备本来就是不会久居人下的当时英雄。如果刘备可以抵抗的主曹操,那么他哪里还会愿意居于刘琮之下,做别人的臣子呢?刘琮最后的希望破灭了。他站起身来,很失落的说:“这是一件大事情,我还要问一问母亲的意见!”

    这个时候蔡夫人居然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两眼通红,心中充满了悲痛。夫君礼贤下士,对这些所谓“贤能之士”礼敬有加。人常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本以为曹军南下,当此危急时刻,他们会挺身而出辅佐我的儿子保住夫君的基业??墒敲幌氲健?br />
    蔡夫人缓缓的走到刘琮的面前,将他搂在怀里。泪水在眼中打转,呜咽地说:“既然他们都觉得投降是唯一的出路,我的孩子,我们就顺从了吧!”说出这话,蔡夫人心如刀绞一般。刘琮看着母亲痛苦的模样,心中百感交集,默默的点了点头,眼圈也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