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50章 黑衣刺客
    卧龙老爹抱着诸葛大少随鲁肃回到了船舱?!裘?费小说◆这时候天色已晚,船舱内的灯火都点了起来,灯火照耀下,船舱显得宽敞多了。其实诸葛大少对于鲁肃船舱里这些作为照明的粗粗的蜡烛颇有兴趣。因为在这个时代在现代极为常见且相当廉价的蜡烛此时却实实在在的是个稀罕物。其价格之昂贵让人瞠目结舌。

    《世说新语》中曾有东晋富豪石崇用蜡烛当木柴烧锅做饭以此来和另一位东晋豪强斗富的故事??杉幢闶堑搅硕焙?,蜡烛依然是相当稀罕和昂贵的。更何况是这百十年前的东汉末年呢?所以这一时期一般的人家是点不起蜡烛的,普遍的照明物还是青铜油灯。青铜油灯通常以廉价的麻做为灯芯,侵泡动物油脂,作为照明之用,当然也有用植物油的。即便是像刘备这样的一方诸侯,诸葛大少在他的府邸内也没有见到蜡烛的身影。在此,诸葛大少不禁感慨,鲁肃这家伙不愧是淮南富豪出身呀!真他妈的奢侈。

    鲁肃与卧龙老爹分宾主落座,诸葛大少挨着诸葛老爹坐在边上。鲁肃其实是让侍女为他单独摆下了一桌酒宴。不过这厮着实太粘人了,就喜欢挨着诸葛老爹坐。搞得诸葛老爹很无奈,只能抱歉的对鲁肃笑了笑,解释说小儿第一次离开家,不太习惯!鲁肃便命侍女将诸葛大少的餐具也摆到诸葛老爹的桌上,然后将诸葛大少单独的桌案撤去。

    “孔明先生,肃久闻先生大名,不得一见,引以为平生一大憾事!不想这一次奉主公之命出使荆州,竟然能得见先生,实乃人生一大快事呀!”鲁肃这家伙不怪在孙权那里能吃得开,总是不失时机的大拍诸葛老爹的马屁。太会做人了!

    “呵呵,鲁长史仗义疏财,才华横溢,亮隐居隆中之时便已十分仰慕,今日得见,实乃亮之大幸呀!此去江东,一路上还有劳长史多多照应呀!”

    “哈哈哈,好说,好说!”鲁肃见诸葛亮十分恭敬,心中也很满意。毕竟谁不喜欢被别人尊敬呢?特别是被名人尊敬,那是一种享受。鲁肃轻抚长须,笑着答应。

    诸葛少爷对于古人这套极为虚伪的客套和吹捧极端不感冒,撇撇嘴,一人送他们一对卫生球。顺手拿起面前的酒杯就要喝。一边端酒杯一边心里还想,这古人也真是,不知道小孩不应该喝酒吗?还摆着一杯酒来诱惑我。哎,不管了!好久没喝过了,尝一口吧!

    “噗!”诸葛大少刚喝了一口酒便全都吐出来了。

    “哈哈,小公子似乎不善饮酒呀?”鲁肃见诸葛瞻喝了一杯酒就全吐出来了,以为他不知道是酒,当成水喝了!

    可是诸葛大少可没心情和鲁肃开玩笑。这家伙脸色全变了。一下子站起身,从老爹面前端起酒杯在鼻子前闻了闻,表情更凝重??吹闹罡鹄系吐乘嗝婷嫦嚓?,莫名其妙。

    “瞻儿,你怎么了?”诸葛老爹心说,这家伙不会失心疯了吧!没想到诸葛瞻也不理他,径直走到鲁肃桌前,端起鲁肃面前的酒杯又放在面前闻了闻。这才面色好转,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转过身,对众仆役和侍女说:“你们都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众仆役和侍女听得莫名其妙,可是谁也没挪脚。虽说这家伙是老爷的贵客,可毕竟是个小孩,谁能将小孩话当真呢?纷纷看向鲁肃。

    鲁肃虽然也莫名其妙,可是毕竟人家是客人,虽说是个小孩吧,可是打大狗还得看主人是吧!人家老爹还坐在旁边呢!不能不给面子。便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谄鸵酆褪膛獠殴叛夯和顺霾秩?。

    待众人退去,鲁肃才满脸狐疑的问道:“小公子!到底怎么回事?”

    “酒中有毒!”

    诸葛老爹和鲁肃听完后面色大变!

    暮色渐浓,江东的五艘大船在宽阔的江面上缓缓航行。穿上除了一两队巡逻的哨兵外,大部分人都进入了梦乡。大船底层划桨的役夫此时也都回去休息了。在顺流而下的大江上行船,即便是不划桨,大船也会照样顺流行使的。所以一般顺流行船的时候,役夫们通常都是白天划桨,晚上休息。

    此时鲁肃的大船上只有船舱里诸葛父子和鲁肃这三个家伙还在舱里大笑狂饮,吹牛扯淡。外面只留了几个听差的侍女,其他人鲁肃都打发他们去睡觉了!鲁肃这家伙还是挺体贴下人的。

    “嘭!嘭!嘭!”声音从甲板上传来,很微弱,在夜风的呼呼声中几不可闻。

    十几个黑影不知什么时候汇集到了甲板中央,黑影旁边横七竖八的躺着哨兵的尸体。这时一个身材偏瘦的黑影攀着大船左侧的木栏翻身上了甲板。十几个黑影迅速向他汇集。

    “待会动作都麻利点!只许杀江陵来的人!其他的人一个都不要动!干完后立刻撤退,都听明白了吗!”

    “是!”十几个人听完后在瘦子的带领下快速的向船舱靠近。黑影到了船舱的外间,发现侍女都睡着了,歪七扭八的倒了一地。

    瘦子一阵兴奋,省的我们动手了,向后一挥手,“快!”

    来到诸葛老爹和鲁肃喝酒的内厅,发现这三个家伙都喝得大醉,倒在地上,桌上的酒坛被碰到,酒洒了一地。

    “哈哈哈!天助我也!”瘦子一阵得意。向后一挥手,“动手!”

    “噗!噗!噗!噗!”

    “??!这是怎么回事?”等瘦子反应过来,身后的十几个黑衣人纷纷中箭倒下,鲜血然后了脚下的仓板。一群弓弩手从门外,窗外冲了进来。

    正当瘦子不知所措的时候,让他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本应该昏睡不醒的三个家伙依次从桌子上坐了起来。坐在正堂主位上的那个长须的瘦高个的家伙面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从位上站起身来。漫步走到桌案前面,冷笑的看着他。

    “很惊讶吗?在想自己的**为什么没起作用?哼,我鲁子敬纵横江左二十年,就你那点小儿科的玩意,老夫还不放在眼里!”鲁肃一脸的冷笑,颇为得意的蔑视着这个瘦子。似乎在嘲笑他的无能。

    旁边的诸葛少爷一脸的黑线。这家伙怎么和诸葛老爹一样,老是喜欢抢占我的功劳。

    滚滚黄沙漫天飞,长河落日怒沉沙。大漠孤烟云飞扬,血染征袍孤影归。一切尽在《铁血杨门》,精彩内容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