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62章 孙皎将军
    诸葛兄弟,相对而泣,将边上的一大一小撂在一边,面面相觑?!骸恍值芰礁隹蘖舜蟀胩?,才渐渐收住眼泪。这时候方才想起边上目瞪口呆的一大一小。兄弟二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诸葛瑾转过身,笑着指着边上的锦衣公子,介绍到:“这位是为兄的至交好友,孙静将军之子,孙讨虏将军的堂弟孙皎将军,现任江东护军校尉?!?br />
    原来此人就是孙皎,诸葛老爹面带微笑,掩饰自己心中的惊喜。诸葛老爹为人谨慎,做事情必定是做好了万全准备方才行动的。后人赞曰: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将诸葛老爹与后世的大宋名相吕端做对比。道出了诸葛老爹最大的性格特点。因此,在这次出使江东之前,诸葛老爹便搜集整理了大量关于江东文武众臣的资料。对于这些人的生平、性格、出身、特长都有所了解。这位孙皎将军虽然职位不高,可是因为是孙氏族人,且其父子在孙家宗族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故而单独成卷。他父子兄弟的资料信息诸葛老爹可谓是熟读能诵,这恐怕是连这位孙皎将军自己都想不到的吧!

    说起这位孙皎,就不能不提他那位战功赫赫的父亲孙静。孙静是孙坚的弟弟,孙权、孙策的叔父。孙坚兄弟三人,孙坚年纪最长,孙静排行老三,老二孙羌早亡,留下了两个儿子,大的名叫孙贲,受封征虏将军,领豫章太守。小的名叫孙辅,封平南将军,领交州牧。二人都是孙权手下的骁勇善战的悍勇战将,领兵在外,此时都不在柴桑。

    孙静少年有为,才能卓越,先后追随孙坚、孙策父子两代征战四方,为孙家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孙坚死后,为孙策、孙权兄弟所倚重,四个儿子都授予要职,各领兵马,分驻江东要害之地。

    这位孙皎将军是孙静的第三个儿子,少年英武,秉持了孙家骁勇善战的家风,习得一身好武艺。因为作战勇敢,屡立战功,为孙权所喜,特命择选军中精壮之士两千分配给孙皎统领,号为“江东精锐”。孙皎为人轻财好义,喜欢结交有才有识之士。诸葛瑾出仕江东,与孙皎一见如故,引为知己。今天,二人因为心情烦闷,所以来这家往日常来的酒肆饮酒,不想在这里遇到了诸葛父子。也真是无巧不成书了!

    诸葛瑾给诸葛亮介绍完孙皎,转身给孙皎介绍说:“这是我的二弟,名曰诸葛亮。现在荆州刘皇叔麾下效力!”

    “难不成就是那位荆州名士、南阳卧龙、孔明先生吗?”诸葛老爹的牌子还是挺响的。人家江东的人都知道。

    “不敢,不敢!在下正是区区诸葛亮!”诸葛老爹言语颇为谦逊,可是诸葛少爷依然能看出诸葛老爹眉眼之间的得瑟之色,撇了撇嘴。

    “大伯!还有我呢!还有我呢!”此时不跳,更待何时?诸葛少爷上蹿下跳,拽个诸葛瑾的衣角不撒手。

    “这小孩是?瞻儿吧?”诸葛瑾这家伙好几年没回家了,上一次回家的时候诸葛瞻还在襁褓之中,他要是能认识诸葛少爷那才是一件新鲜事呢!不过跟在诸葛老爹身边的还能有谁呢?说着伸手将诸葛少爷抱起,看着诸葛少爷粉雕玉砌的小摸样,颇为喜欢,“哎呀!好些年没回家了!不想瞻儿都这大了!大伯都快抱不动了!哈哈哈!”

    诸葛瑾和诸葛少爷打闹一番这才想起正事来,“二弟,你不是和刘皇叔守江陵吗?怎么来柴桑了?”

    “兄长!曹军久攻江陵不下,现在已经转攻江夏刘琦公子了!弟弟此次来应江东长史鲁子敬之邀,前来拜见孙将军的!商讨两家联合抗曹之事!”

    “是我堂哥请先生来的?”孙皎面露惊诧之色。

    “正是!”孙皎的表情都落在在诸葛老爹的眼中在,这其中似乎有事情。

    “这么说来,兄长是有抗曹之心呀!”孙皎长舒了一口气。

    “孙将军何出此言呀?莫不是孙讨虏曾经表示不愿抗曹不成?”

    孙皎抬眼看了诸葛老爹一眼,笑着说:“这倒不是!只是自从曹军南下,荆州沦陷以来。江东人心惶惶!多有江东之士想要迎降曹操的!张子布等江东众臣也多有畏惧之色!几次三番的劝说我堂哥投降!我堂哥虽说没有应允!可是也颇为为难!”

    “原来是这样!”诸葛老爹点了点头!

    坐在诸葛瑾怀中的诸葛少爷也听出了道道??蠢唇奈某嘉浣嘤腥八邓锶ㄍ督档?!不过这位孙皎将军似乎是个铁杆的抗曹派!每当谈到那些劝说孙权降曹的大臣,面上都颇有不快之色。这一点,善于察言观色的诸葛老爹也也觉察到了。

    便试探说:“叔朗似乎对于群臣之策颇为不快?”

    诸葛瑾听诸葛亮这么说,心中了然。这厮是在套孙皎的话。虽说孙皎和诸葛瑾是至交好友,按理说诸葛老爹套孙皎的话,诸葛瑾出于朋友的情谊应该提点一下??墒撬萌思液椭罡鹄系攀乔仔值苣??坑别人不坑自己人是吧!诸葛瑾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面色淡然闭口不言!

    “哎!我孙家两代家主南征北战、苦战而亡才得了这江东六郡八十一州的地面,如今这帮谋臣拿着我孙家的俸禄却不为咱们孙家着想,人人怀有私心,都想将江东送给曹贼,来博得自己的荣华富贵!着实可恨!”孙皎是个率直的汉子,愤愤不平,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也怨不得江东诸公,谁不爱惜自己的妻子儿女呢?曹操南下,荆州众臣不也是力劝刘琮拱手投降吗?不过可惜的是,荆州诸公如今都高官显贵,封妻荫子,唯有荆州旧主刘琮母子被曹操软禁许都,形同待死之囚呀!”诸葛老爹一脸叹息。诸葛瑾闷头喝酒,一言不发。

    “尽然有这种事情?”孙皎大吃一惊?!安皇撬盗蹒隽嗽ブ菽亮寺??”

    “哈哈哈,叔朗从哪里听说的?这豫州乃是曹操起家之地,他哪里肯将自己的老窝交给别人呀?”诸葛老爹一副“你丫傻逼”的模样。

    “哎!果然如此!张子布等居然还以刘琮为榜样劝说我堂兄,实在是心怀鬼胎!可恶!可恶!”孙皎越说越生气,又端起一杯一饮而尽。

    “其实自董卓造逆以来,天下群雄纷争,割据城池的比比皆是!名义上都是大汉的官员,实则雄霸一方,俨然一国之君也!自古以来可曾听说过亡国之君能有善终的?”诸葛老爹不遗余力的煽风点火!

    “啪!岂有此有!这群杂碎是崽卖爷田心不疼!都是忘恩负义之辈!”孙皎实在是受不了,这暴脾气,拍案而起!

    诸葛瑾连忙起身劝阻,“叔朗将军,隔墙有耳!”

    “呸!去他妈的隔墙有耳!在这江东地面上老子还没怕过谁!哼!老子这就去见我堂兄去!不能让我堂兄上了这群王八蛋的套了!先生,今日孙皎还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了!改日定当登门拜访!”说着气冲冲的摔帘而去。

    “你呀!哎!”诸葛瑾瞪了一眼满脸淡定的诸葛老爹,无奈的追了出去。

    诸葛瞻这才笑着走过来给诸葛老爹斟上一杯酒,伸出大拇指,笑着说:“这姜还是老的辣呀!”

    诸葛老爹瞪了诸葛少爷一眼,转而笑着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好酒!好酒!”

    喜欢本书的书友,请您点击右侧的加入书架,帮忙收藏一下!如果您是注册了17k的号,请每天送一朵花花!那是免费的!送完后,系统第二天会自动补充的!不投也浪费!拜托赏小京一朵朵吧!如果您还不是17k的会员!多谢您的支持!您也可以花费半分钟的时间,注册个号!送朵朵花花和收藏,小京码字不容易!送朵花花当安慰我一下!感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