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71章 舌战休矣
    诸葛老爹微微一笑,对曰:“子山兄以为苏秦、张仪只是说客,却不知道苏秦、张仪也是豪杰呀!苏秦佩六国相印,张仪两次相秦,这两个人都有匡扶国家的韬略呀!不比那些畏强凌弱,惧刀避剑的人呀!你们这些人听了曹操虚发诈伪之词,就畏惧请降,还敢笑苏秦、张仪吗?”诸葛老爹就是诸葛老爹,人家根本就不按照你的套路来!你不是想用苏秦、张仪给我贴道德标签吗?那老子就先给苏秦、张仪正名?!螂?來 閣免费万本小说m.◎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说我狡诈,我就骂你怯懦。

    步骘被诸葛老爹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垂头丧气的退了下去。

    话说诸葛老爹的辩论才能的确不错,这要是赶上后世的全国大学生辩论会一定能够勇夺金牌。

    不过诸葛少爷对他们的辩论兴趣缺缺,除了对诸葛老爹杰出的辩论才华的充分的信心之外。关键还是这家伙对这一段子很熟悉。后世的史书和演义对于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描写可谓是绘声绘色,极尽夸张之能事。

    其实这场辩论最大的意义并不在于谁能把谁驳倒,而是要让幕后的江东之主孙权认识到,诸葛老爹这厮确实是才华横溢,从而让他对诸葛老爹产生一种先入为主的信任感。这种良好的第一印象一旦产生,下面游说的事情也就事半功倍了!诸葛老爹正是因为深晓此中道理,才不遗余力的展现自己强悍的辩论才华!

    诸葛少爷在诸葛老爹唾沫四溅的和江东文武你来我往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我们亲爱的孙权老先生在屏风后面的露出的鞋子?;八嫡庳嗽跄苋铣瞿切邮撬锶ǖ哪??这就要从汉代森严的等级礼法说起!话说在立法森严的东汉时期,人们的衣食住行都是极为讲究的,什么级别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住什么样的房子,吃什么样的饭,睡什么样的媳妇,死后棺材有多大,墓坑挖多深,这些在汉朝礼法中都有着详细而严格的规定。

    这些在今天看来都很随意的事情,在当时来说却是可以上纲上线的大事情。根据《汉书》

    和《后汉书》等关于两汉时期的相关史料记载,在汉朝时期因为穿错衣服,扩建房子,吃错东西而被削爵为民的累世公卿、王侯贵胄不在少数。

    其实汉朝的时候对于这些东西的规定已经算是很松弛了,在礼法盛行的西周时期,因为违背这些礼法上规定而被上纲上线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了!记得《左传》中《曹刿论战》一文中曾有过“肉食者鄙”的话。后世的注释是当时贵族大多吃肉,所用“肉食者”代指权贵!其实这种解释是不对的。并不是说那时候贵族大多吃肉,而是那时候礼法规定了只有贵族才能而且只能吃肉。平民吃肉是违背礼法的,贵族不吃肉也是违背礼法的,都是要受到严厉的刑罚处罚的。

    虽然礼法盛行的西周时代距东汉末年已是年代久远,且此时天下正值战乱,礼法早已经松弛??墒窃谌逖⑿械纳缁峄肪持?,东汉的官员还是严格的执行着等级森严的礼法制度。

    所以,当熟读儒家经典的诸葛少爷看到了屏风之下那双讨虏将军特制的虎头靴子的时候就明白了!这场辩论会是孙权有意为之的。其目的就是用张昭等人试试诸葛老爹这潭水到底有多深。

    诸葛少爷撇了撇嘴,哼!凭诸葛老爹这实力,还不忽悠的你们连姓什么都忘了!诸葛少爷这边得意呢!忽然阶下一货豁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的猥琐指着诸葛老爹旁边正经危坐的诸葛少爷问道:“刘豫州身边无人也!竟然会以如此稚子为使,焉能不败?哈哈哈!”

    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气性!何况是诸葛少爷?诸葛少爷心里这个憋屈呀!你丫老子不招灾不惹祸的蹲在这里看蚂蚁上树,这他妈的躺着也能中枪!诸葛少爷憋得脸通红,小手在面前的地上画了个圈,心说道:“画个圈圈诅咒你!”

    这厮诸葛少爷是认识的,严畯,严曼才。当然不是说诸葛少爷以前认识他。而是凭借着诸葛少爷超乎寻常的记忆力。刚才跟着老爹的后面,听着鲁肃的介绍。一圈下来,这屋中的人诸葛少爷记了个七七八八!

    严畯,字曼才,彭城(治今江苏徐州)人。少年博学,在当地很出名。严畯和步骘一样也是汉末从北方南迁的士族。性情忠厚,待人以诚,因此朋友很多。与诸葛大伯诸葛瑾还有上面提到过的后来的东吴第三任丞相步骘的关系都非常好。

    连这么老实的人这时候都出来责难诸葛父子,可见江东投降派投降之心是多么的迫切。

    诸葛少爷整了整衣冠,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笑着答道:“小子无知,本以为能在孙将军手下出谋划策的必定是目光不俗的人!没想到今天在江东翘首荟萃之地居然也会听到这般世俗言论,实在是让人失望呀!自古以来,明君治国讲究唯才是举。商汤任用奴隶出身的伊尹而开殷商五百年的基业。文王启用垂垂老矣的姜太公而一统寰宇,统御四方。秦皇拜12岁的甘罗为相,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这些古代的贤君帝王不都是因为能够摒弃世俗之见,不拘一格降人才而成就伟大的事业的吗?”

    “这……”严畯本来是看诸葛少爷好欺负,想捡软柿子捏??上幌氲饺磁隽硕ぷ?。额上开始渗出汗来。这丫要是败在诸葛亮手中,人家毕竟盛名在外,输了也不丢人。这丫也是被这小崽子给落了面子,那以后还用在江东混吗?想到这里,这厮决定孤注一掷。

    “哈哈哈,以此说来,副使小大人自以为能与伊尹、姜尚、甘罗一较高下喽?”严畯这厮是抓住了古人谦虚谨慎的生活作风呀!心说,这家伙如果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能和这些古代的贤人比,那么就会给人留下一个狂妄自大的印象。要是说自己不能和这些贤人比,那么就无法自圆其说。诸葛少爷怎么能看不出这厮的险恶用心呢?

    诸葛少爷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行礼问道:“以先生之论,文王是因为知道太公高于伊尹才愿意亲自迎接太公于渭水的?秦皇是因为知道甘罗比得上太公才为其封侯拜相的?自古贤者用人,不在于所用之人都是旷世的英杰。而在于能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孟尝君门下三千客,岂能个个是国士?小子无才,却能知礼节,善言辞,有这点微末技能!所以刘将军不以我才学浅陋而命小子陪同父亲使吴!这不也是知人善任,不拘一格吗?怎能说麾下无人呢?”

    严畯被诸葛少爷一番话堵的哑口无言!泪流满面!这他妈的是小孩吗?

    江东文武见严畯也败下阵来,心仍不甘!骆统、张温等人正准备再来责难,却不想门外一人大步走了进来,厉声斥道:“尔等舌战可以休矣!”

    喜欢本书的书友,请您点击右侧的加入书架,帮忙收藏一下!如果您是注册了17k的号,请每天送一朵花花!那是免费的!送完后,系统第二天会自动补充的!不投也浪费!拜托赏小京一朵朵吧!如果您还不是17k的会员!多谢您的支持!您也可以花费半分钟的时间,注册个号!送朵朵花花和收藏,小京码字不容易!送朵花花当安慰我一下!感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