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83章 未可轻动
    诸葛少爷凌晨的时候才回到宅邸,虽然诸葛老爹之前见识过诸葛少爷的非凡武艺,并不用太担心诸葛少爷的安全问题??墒亲魑桓龈盖?,自己六七岁的儿子深夜未归,不管这孩子是如何的非凡,毕竟还是六七岁的孩子。诸葛老爹的这份焦虑是可想而知的。

    见诸葛少爷安全回家,诸葛老爹胸口的一块大石才算落地。佯怒训斥几句。诸葛少爷只是嬉皮笑脸的应付了几句。便一脸神秘的将小脑袋伸了过来,说道:“老爹,你知道刘巴那家伙进了谁的府邸了吗?”

    诸葛老爹知道这家伙这趟跟踪肯定是大有收获,顿时来了兴趣,可是却装出一副不太感兴趣的样子,懒洋洋的问道:“谁的?”

    “定武中郎将孙暠!”

    “孙暠?谁呀?”诸葛少爷本以为老爹听了这话一定会惊诧的跳起来,可没想到诸葛老爹一脸迷茫。这家伙不会是对孙暠完全没印象吧!哎!我就说这厮记性差吧!诸葛少爷一头黑线。

    “老爹!大伯送来的资料你到底有没有仔细看呀!”诸葛少爷很无奈。

    诸葛老爹明白了,看来这个孙暠必定是江东文武之中数得上号的家伙??墒钦娴拿挥∠罅?!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呵呵呵,瞻儿,你嗜知道的!你老爹我看书从来都是观其大略!很少去细致研究的!领会精神不就好了!”

    诸葛少爷一脸黑线,小声嘀咕道:“不好好看书,还给自己找借口!什么观其大略?其实就是看书马虎!真不知道您的学问是怎么来的!哎!”

    听到这小子小声嘀咕,诸葛老爹知道这家伙肯定没好话,佯怒道:“臭小子,又在编排你老爹!别卖关子了!还不快说!这个孙暠到底是何许人也?”

    “孙静之子,孙权堂兄!现任江东定武中郎将!”诸葛少爷提醒道。

    “??!原来是他!”看来诸葛老爹的记性还不是太差,对于这个家伙,诸葛老爹还是有印象的。原因是在诸葛大伯的资料中,这家伙是唯一宗室人员中单独成卷的。卷首的一句话诸葛老爹印象深刻。因为那句话诸葛大伯是用红色的朱砂写出来的,显得格外的刺眼。诸葛大伯写到:“讨虏将军孙策死,孙权即位,江东人心浮动。宗室孙暠时驻兵乌城,趁发丧之际举兵犯会稽,意图篡位,为富春长虞翻所拒。退兵而去,不复反也!”由此可知,孙暠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呀!想到这里,诸葛老爹心中对刘巴来江东的原因已经猜出了个**分了。笑着说道:“看来江东这潭水很深呀!”

    “哈哈哈!老爹您终于顿悟了!江东这潭水不止是很深呀!而且还浑浊的很呢!”

    诸葛老爹眯着眼,轻摇羽扇,说道:“一个是昔日篡位未遂的宗室,一个是今天的曹贼的鹰犬。呵呵呵!这其中的关节耐人寻味呀!”

    “老爹,看来孙讨虏的后院要起火了!咱们可不能袖手旁观呀!”诸葛少爷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一向喜欢幸灾乐祸、隔岸观火??墒悄肯滤锪趿郊铱梢运凳撬┰谝桓系穆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孙权后院要是闹家务了,那刘备可就真要玩完了!孙权这厮投降,人家曹操为了表现自己的宽容大度,怎么说也得封个什么侯爵什么的。刘备这厮可就不一样了!这家伙认真算起来可是曹操的叛将。当年这厮被吕布打败后投靠曹操的。曹操派他去阻击袁术,结果这厮趁机反叛,将曹操任命的徐州牧车胄给杀了。着实让曹操恨得牙痒痒!后来又屡屡帮助曹操的对头和自己作对,这厮要是被抓住了,曹操估计能恨得活剥了他!

    “咱们客居此地,孙暠身份又极为特殊,我们插手只怕不太合适!”诸葛老爹是个明白人。帮忙也是要有自知之明的。不认清自己的身份,乱帮忙!做出了有违自己本分的事情,这不管在是古代还是在今天都是非常忌讳的。历来中国当权者都不喜欢不守规矩的人,而偏爱安分守己的人,就是这个道理。

    诸葛少爷想了想,笑道:“老爹,咱们不合适插手,可是有人合适插手呀!”

    “鲁子敬!”诸葛老爹一语道破天机。父子相视一笑,表情极为奸诈,让人暮然想起一个成语——狼狈为奸。

    诸葛父子命侍从去鲁肃的府邸去请鲁长史大人到府中一叙。鲁肃这家伙平时是不怎么喝酒的??墒亲蛱焱砩媳凰锶ㄕ庳死湃ズ染屏奶?,喝到半夜。孙权这家伙是个酒鬼,喜欢牛饮!所以连带着将鲁肃也灌的酩酊大醉。古代的酒水度数低,这玩意能不能喝醉暂且不说,不过估计是挺撑肚子的。

    早上门子来报说是诸葛先生有请。这是鲁肃还宿醉未醒呢!一直睡到快晌午的时候,这家伙才睡眼蓬松的姗姗醒来。结果听说诸葛先生早上就派人来请他过府一叙??纯慈胀?,这他妈的都快晌午了!顿时大怒,将门子拖出去棒责一顿。自己则慌慌忙忙的换好衣服,命车夫驾车直奔诸葛父子下榻的东城宅邸。

    鲁肃到了诸葛父子的宅邸,这两个家伙又在亭子里糟蹋孙仲谋先生的锦鲤呢!看到这个情景,鲁肃老先生不禁在想,要是这对父子在这里再多待上几天,估摸着这一池塘的锦鲤就都要变成地上的鱼骨头了呀!哎!真是焚琴煮鹤,暴殄天物呀!

    诸葛父子远远看到鲁肃来了,赶紧招手示意他过来一起吃。鲁肃走近一闻,哎呀!还真他妈的香呀!顿时将一脑子的高雅腔调抛到脑后去了!先吃饱了再回头教训这对没素质的父子!哎呀!真好吃!鲁肃接过被烤的油滋滋的烤鱼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约莫吃了一个多时辰,这三个货还真够能吃。鲁肃摸着自己滚圆圆的肚子,打着饱嗝,喝了口水。一脸满足的样子问道:“你们父子一大早心急火燎的派人到我府上叫我,不会就是让我过来吃烤鱼吧!”

    诸葛老爹将擦手的湿丝帛放在石案之上,笑着说道:“想送长史大人一桩大功!不知长史大人敢取否?”

    虽然诸葛老爹是笑着说的,可是鲁肃却丝毫不敢当玩笑来看待。他虽然和诸葛亮接触时间不是很长,可是对诸葛老爹这个人的脾气秉性还是又几分了解的。诸葛老爹虽然平时也喜欢说笑,可以却从不拿国家大事开玩笑。这是一个说话办事都非常谨慎的人。

    想到这里,鲁肃收敛笑容,问道:“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恳请先生明言!”

    诸葛老爹便将自己和诸葛少爷酒肆饮酒,巧遇刘巴,尾随追踪以及发现孙暠和刘巴之间的秘密关系一一道出。听得鲁肃面色渐青,冷汗连连。听完诸葛老爹的讲述,鲁肃长舒了一口气,说道:“真是天佑我主呀!天佑江东呀!幸好这件事情被先生父子撞破,不然我江东休矣呀!不行,这件事情我必须立刻报告主公!”

    鲁肃正要起身离去,向孙权报告。诸葛少爷一把按住鲁肃的手,笑着说道:“鲁伯伯!未可轻动!”

    喜欢本书的书友,请您点击右侧的<加入书架>,帮忙收藏一下!也方便您的阅读!您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