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86章 故人来访
    庞统正在大帐中细致的给周瑜分析举兵抗曹以及联合刘备共同抗曹的具体事宜及其方略,帐外兵士来报说是有一儒生自江北而来自称是大都督的故人。周瑜满脸迷茫?我在江北那有什么故人呢?庞统却一脸了然的笑着对周瑜说:“大都督,曹丞相的说客到了!”周瑜一听这话,顿时明了几分,笑着命兵士将人带进来。

    进帐一看,却是蒋干!周瑜笑着起身相迎,这位蒋干还真是周瑜的故人。

    蒋干是扬州九江郡人,周瑜是扬州庐江郡人。两个郡相邻,彼此少年时候常有往来。那个时代读书的人比较少,一个郡里也没几个读书的人。甚至几个郡中只有某个人的才华比较出众。所以周围郡中的世家子弟便都会不辞辛苦的前去拜访贤达,以求取知识。周瑜和蒋干就是这样成为了少时同窗的。两人年轻的时候关系不错,后来周瑜南下追随孙策打天下,便自此断了联系。没想到今日,这两位昔日的同窗好友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真是让周瑜感慨世事无常呀!

    蒋干进帐之后,才看见原来帐中还有一人,只见此人身长七尺,黑面短须,长的怎么一个“丑”字了得。心中不禁生出几分厌恶之感。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庞统见此人如此表情,便知道这厮恐怕也是对自己这惊世骇俗的样貌不甚满意。不过人家才不在乎呢!一生下来就这样,这都活了三十多年了,要是总是为这件事郁闷的话,估计早就气死了!所谓“唯真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庞统能够不为当时世俗之见所困,也算是极为难得了!

    庞统起身向蒋干作揖以示尊重,蒋干虽然一脸不屑,可是还是作揖还礼。然后转身问周瑜道:“这位先生是?”

    周瑜一拍脑门,一脸懊恼,笑着说:“你看我这脑子,忘了给两位介绍了!”指着蒋干向庞统介绍说:“这位是我幼时同窗,两淮名士,蒋干,蒋子翼!”

    庞统听完笑着点头示意。周瑜然后指着庞统向蒋干介绍到:“瑜新聘请的军师,荆州名士庞统,庞士元!”

    “???”听完周瑜的介绍,蒋干目瞪口呆,有些结巴的问道:“莫……莫不是襄阳的凤雏先生?”

    “正是!”其实刚才周瑜也看出蒋干对于其貌不扬的庞统多有轻视之色。故意不立刻点破庞统的身份,而是不缓不慢的先向庞统介绍蒋干,就是有些恶趣味的想看看蒋干吃惊的表情。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果不其然,知道了庞统的身份后蒋干的态度180度大转弯。走上前去,深深的鞠了一躬!一脸歉意的说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今天才知道这其中的真谛。先生之名远播九州,今日得见三生有幸!适才无礼,还请先生海涵!”

    庞统哪里会和他去计较这些呢?很客气的和蒋干打了打招呼就表示自己还有军务在身,不陪他们了,说着起身离去。

    周瑜与蒋干分宾主落座,蒋干还没开口。周瑜却先笑着指着蒋干说道:“难得子翼兄不辞辛苦,千里迢迢的赶来为曹操做说客呀!”

    蒋干听到这话,先是一愣,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本来蒋干以私人身份拜访周瑜,是想先以同窗之情做出一副为周瑜考虑的样子对其晓以利害,劝说其归顺曹操。如今被周瑜这样一说,反倒是不好开口了。故作镇定的笑着说道:“老弟何出此言呀?只是因为长期不见老弟,特别想念!这才千里迢迢的前来探望老弟!没想到却被老弟当成曹操的说客!如此说来,倒是不来也罢!为兄就此告辞!免得背上说客的恶名!”说着作势要走。

    周瑜连忙起身,拦住蒋干,“哎哎!兄长这是何必呢?既然不是说客!兄长前来,小弟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能让兄长负气而去呢?哈哈哈,兄长莫要生气!刚才都是开玩笑!小弟已经命人摆下酒宴,今天一醉方休!”

    蒋干本来也就没想走,见周瑜如此,便就坡下驴的又坐了下来!

    蒋干在周瑜这里住了几天,周瑜只和他谈往事,谈风月。只字不提曹军犯境的事情,搞得蒋干无法开口。一日,周瑜带着蒋干游览军营,然后又命人将孙权赏赐他的珠宝一一展示给蒋干观赏,笑着对蒋干说:“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能够得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听计从,祸福与共。即便是苏秦、张仪重生,又怎能动摇我的忠心呢?”

    蒋干听了这话,知道周瑜难以说动。只好推说还有急事,匆匆告辞。

    蒋干离去回禀曹操周瑜不可以说服暂且不说。且说,蒋干走后数日,孙权使者到来,将孙权的亲笔信交给周瑜。周瑜一看,便明白了。匆匆将军中事务交托给吕蒙和庞统。自己带着一队亲兵连夜赶回柴桑。

    柴桑这边,刘巴这厮最近倒是安分了很多。这不禁让诸葛父子很诧异。其实这也没什么。柴桑世家大族虽多,可是真正能左右江东高层决策的倒也并不是很多。刘巴一一走访了这些能说和高层说得上话的人之后?;旧弦簿秃徒蹬纱锍闪撕弦?。剩下的日子也就是静观其变了!

    刘巴在孙暠的府中住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孙暠的身份毕竟太特殊,一个生面孔长期住进来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就请求孙暠在城中另外为他安排了一套偏僻一些宅院供他居住。孙暠倒是颇为豪爽,只要他能找到刘巴,搬出去倒也没什么。何况他找的那一套宅院离自己的府邸并不是很远。

    当然,刘巴自作聪明的举动丝毫没有躲过诸葛父子和鲁肃大人的耳目。

    下午,诸葛父子和鲁肃正在东城宅邸喝茶扯淡呢!外面的侍从悄悄进来,在鲁肃耳边说了几句。鲁肃顿时面露欣喜之色。点头示意,并又吩咐了几句。侍从点头退下。

    鲁肃转身笑着对诸葛父子说:“狐狸落网了!”诸葛父子听完也相视而笑。

    一会儿,鲁肃和诸葛父子在来到后院,在刚才的侍从引领下,来到后院的一间很冷僻的小房间门前。门前有两个彪悍的军士把守,见鲁肃来都上前跪拜行礼。鲁肃点头,命军士打开房门。三人带着军士走了进去,只见屋中一人被五花大绑的吊在房梁之上。嘴被一块破布堵上了。

    喜欢本书的书友,请您点击右侧的<加入书架>,帮忙收藏一下!也方便您的阅读!您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