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98章 江东朝会
    “哎呀!诸葛老弟,你说你来就来吧!还这么客气!带这么多钱来干嘛呀!哈哈哈,我都不好意思不收呀!哎,你看看……”周瑜一边说着,一边忙站起来去开那楠木箱子。

    诸葛老爹和鲁肃听了周瑜这话顿时满头黑线、内牛满面!周都督不食人间烟火的光辉形象瞬间崩塌。其实这也没什么,不是连大汉高皇帝刘邦的开国丞相周勃、陈平都收受贿赂吗?在东汉末年,政治黑暗,世家大族垄断朝廷的政治权力,朝廷买官卖官成了公开的秘密。曹操老爹曹嵩的太尉一职就是曹家花费重金买来的。

    周瑜出身东汉王朝的官僚世家,出生于汉末官僚体制内的他其实也是难以免俗的。而在这个时候,行贿受贿几乎成为一种正常的社会交往活动,并不像后世一般遭人唾弃。当年董卓进洛阳的时候,为了干掉碍事的执金吾、并州刺史丁原,也是花费了重金贿赂丁原的部将吕布才成功的。

    周瑜之所以会认为诸葛老爹这箱子里装的是行贿的黄金其实也是有历史背景的。因为那个时代作为使者出使,为了成功游说各方的当权者,通常是要带上大批的金银财帛来拉拢该集团的比较有说话分量的权臣,也是是俗语所说的“上下打点”。这其实就相当于后世的公关经费,与行贿受贿倒是还有一些区别的。这种公关行为在当时社会上比较常见,所以当诸葛老爹深夜拜访,送上一个沉重的箱子的时候,人家周都督自然而然的认为你是要搞公关的啦!可是当周瑜将楠木箱子打开之后,就笑不出来了。他妈的!一箱子竹简,这是怎么回事?

    周瑜转过身,望着诸葛老爹,一脑门子的问号,十分尴尬的问道:“卧龙先生,这些是?”

    诸葛老爹正襟危坐,轻摇羽扇,从容淡定的答曰:“都督您自己看嘛!”

    “看你大爷!”周瑜心里暗骂的一句。大半夜不让老子好好睡觉,还给老子送来这么一大箱子破竹简。难不成要老子挑灯夜战,秉烛夜读?

    周瑜拿起一卷书简,本来只是想敷衍的大致浏览一下,可是没想到这一看不要紧,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忙丢下手中这一卷又从大楠木箱子中拿起一卷看了一眼,接着又丢下一卷,又拿起来一卷。就这么一丢一取的看了有十来分钟。周大都督才将手中最后一卷竹简丢回了箱子中,长长的叹了口气!

    “大都督,感觉如何?”诸葛老爹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周瑜表情黯淡,有些沮丧的说道:“触目惊心!触目惊心呀!如果不是先生,我哪里能想到,这些平时满嘴的忠孝仁义的耿耿良臣私底下居然会是这么一副奴颜婢膝的小人嘴脸呀!实在是让人……哎!”

    那么这楠木箱子中的竹简到底是什么呢?原来当日获悉了刘巴与曹操谋害周瑜的阴谋之后,鲁肃做了两手措施,一方面亲自去面见吴侯孙权求得援军去救周瑜,另一方面则命部下在已经招供的细作的指引之下前往刘巴的住所擒拿北军的间谍头子刘巴。不想刘巴此人极为机警,似乎觉察到了风头不对,居然使了一招金蝉脱壳之计,从鲁肃部下的眼皮底下逃之夭夭。刘巴的去往何处无人知晓。不过这次抓捕行动倒也不是徒劳无功。由于刘巴匆忙外逃,对于自己住处的很多机密文件没有来得及销毁。

    于是乎,这些江东士人写给曹操的谄媚投靠的信件书简就统统落到了诸葛老爹和鲁肃的手中。鲁肃本来想将这些东西交给孙权,可是诸葛老爹却看出了这些书信的非凡价值,认为这些书信如果运用得当,就会成为压垮迎降派的最后一根稻草。

    于是乎,诸葛老爹和鲁肃先生大半夜的抬着这么一箱江东文武的投降信来拜见我们的周大都督了。

    周瑜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一看诸葛老爹和鲁肃都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一个古老的计谋瞬间涌上脑海。顿时眼前一亮,“先生的意思难道是……”

    “引而不发,敲山震虎!”鲁肃一语道破天机。

    客厅中四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个个一脸猥琐的笑容,相视一笑。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十一月初,曹操百万大军陈兵江夏,威逼江东。大汉丞相曹操命使者给江东吴郡讨虏将军吴侯孙权送去了一封招降信,希望孙权能识时务,顺天命,明大义,率众归附。信件送到江东,江东集团内部一片哗然,劝说吴侯孙权迎降之声震天。为了保住孙氏经营三代的江东基业,为了制衡以江东长史张昭为首的迎降派。吴侯孙权接受了长史鲁肃鲁子敬的建议,以密信召回了正在鄱阳湖训练吴军水军极力主张抗曹的的江东水师大都督周瑜周公瑾。

    建安十三年十一月三日,吴侯孙权在柴桑州牧府昭阳殿大会江东文武众臣,决定对于北军战和问题做出最后的商议和裁决。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柴桑城,柴桑城的百姓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到街市上购买自己所需的粮食蔬菜和家庭用品。并不是今天柴桑城的百姓特别懒,而是他们出不来了。因为柴桑城又戒严了。

    州牧府的护卫军封锁了柴桑城的主要干道,除非有高级官员的身份文牒否则私自在街上游荡是要被当做敌方的细作就地正法的。百姓们并不知道今天柴桑城又发生的什么大事?;八到衲甑牟裆3撬坪醺裢獾牟黄骄?,上个月才发生了一次行刺事件,官府的兵丁封锁全城搜捕了好几天。今天又是这样,难不成又是哪位大员被行刺了?这些刺客还真够嚣张的,隔三差五就来这么一出,也不知道消停几天。

    不过这一次柴桑的百姓猜错了。太阳渐渐升起高,清晨城中浓浓的雾气渐渐消散。街道上开始出现了各府大人的车驾。一辆接着一辆,加上随行的仆从和卫兵,前往吴侯州牧府的主干道上塞满了江东文武的车驾。在距离吴侯州牧府百步远的地方,护卫军统领孙奂带着弟弟护卫军副统领孙谦正在挨个的检查前来参加朝会的大人们的身份文牒和车驾。道路中间摆上了几个结实的拒马栏,按照规矩所前往州牧府参加朝会的文武大臣都要在此处下车步行进去。至于他们的仆从、卫士和马车就只能在此止步了。这主要是防止敌方细作、刺客等不法分子的恐怖袭击活动。

    上午辰时两刻,也就是现在的早上八点钟。侯府司礼官走出侯府大门,高唱:“吉时已到,朝会开始,卫士肃立,闲人免进!关——”护卫军缓缓的关上吴侯府的大门,这是表示朝会已经开始,任何人不得中途打扰大人们商议国家大事。孙奂兄弟带着将一队护卫军大步走进州牧府,直奔昭阳殿而去。孙权开朝会没有堂兄弟保驾哪里能安心呢?

    众位书友,故事才刚刚开始,精彩的内容还在后头。为了方便您看到后面更精彩的内容,麻烦你点击<加入书架>,收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