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112章 夏口决策
    建安十三年十一月初,夏口城中,刘备大营。

    “军师,您受苦了!”刘备紧握着诸葛亮的手,眼中饱含着泪花。一双含情脉脉的眼中有这说不尽的惆怅??吹谋呱现罡鹕僖涣澄抻?,心说这家伙一个大男人感情够丰富的。

    看着刘备如此激动,诸葛老爹本来因为这家伙丢掉江陵而心存的一点点小小的抱怨也顿时烟消云散。也激动的紧紧的握住刘备的手,说道:“主公如此待臣,臣虽肝脑涂地难报主公万一呀!”

    看着这两货在那煽情,诸葛少爷实在是无语,不禁翻了翻白眼,一人送他们两个卫生球。不禁想起那句很经典的网络名言:“孙吴爱萝莉,曹魏控**,蜀汉全是基!”此言非虚!不知道是不是诸葛少爷的目光太犀利又或是太猥琐了。刘备似乎觉察到了,松开诸葛亮的手,上前将诸葛少爷抱起,脸上的笑容格外的灿烂,捏着诸葛少爷粉雕玉砌,笑着说道:“小诸葛,这次辛苦你了!你看看,都把小脸累瘦了!来,给刘伯伯亲一口!恩~嘛~”亲了诸葛少爷一脸的口水。诸葛少爷要真是小孩也就罢了!问题是这家伙的实际年龄都二十多岁了!被这五十多岁的老头抱在怀里亲的一脸口水,这情景这恶心可想而知。诸葛少爷突然有一种从没有过的想长大的强烈冲动。

    这阵让诸葛少爷想死的寒暄过后,刘备与诸葛父子落座。

    刘备面露喜色,笑着说:“军师回来了,备这颗心也就放下了!”

    “劳主公挂念,亮实不敢当!当初臣为主公定下联吴抗曹的计划,此次出使江东幸不辱命!如今两家合兵一处,正是主公大展宏图之时呀!”

    听到此言,刘备面露难色,一脸的无奈,苦笑着说:“军师呀!联盟虽然达成,可是江陵失守之后,我们的部众折损离散,如今我们与长公子合兵一处也只有2万余众。此战胜负结果权且不说,可是咱们这点势力,不论是曹操胜还是孙权胜,咱们都无法自处呀!到头来只怕要给别人做嫁衣呀!”

    听到刘备这番话,不禁将诸葛少爷惊得目瞪口呆,丫丫个呸的!《三国演义》真他妈的害死个人呀!谁是刘备只会哭的?单凭人家这番清晰的思路,当个皇帝一点都不亏呀!

    “主公无需忧虑!亮早有计划!江陵之败虽然我军损失颇大,可是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早已存在的战略态势,即三足鼎立,北军强,荆州、江东弱??!以臣的预计,曹军势力强大,虽然可以打败,却不会覆灭。孙权虽然胜利却仍然会受到北军的牵制。只要曹操一日不死,他们便非但不敢与我们公开为敌,反而会千方百计的拉拢我们以为其所用!”诸葛老爹轻摇羽扇,面色从容,对时局的洞察格外清晰。

    刘备想了想,觉得倒也有道理,不过还有疑问:“可是孙权父子两代一直对荆州怀有野心,而咱们也想取荆州为根基。如此一来,这冲突只怕是难免的吧?”

    “哈哈哈,主公,孙仲谋想要荆州,可是却未必能吞得下!”诸葛老爹颇为自信。

    “此话怎讲?”刘备不解。

    “主公只看到了孙权和曹操的实力,却没有看到自己的实力呀!”诸葛老爹笑着说。

    “我的实力?军师的意思是?”

    “自古群雄逐鹿中原,三分军事,七分政治!”诸葛老爹向刘备解释自己的想法。这里很多人会认为“政治”一次词是近现代西方社会的“舶来品”,从诸葛老爹嘴里说出有些不可思议,其实不然。

    其实早在先秦时期,诸子百家的先贤们就开始使用“政治”一词了?!渡惺椤け厦分杏小暗狼⒄?,泽润生民”;《周礼·地官·遂人》中有“掌其政治禁令”。但是当时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人们习惯于将“政”与“治”分开使用?!罢敝饕腹业娜?、制度、秩序和法令;“治”则主要指管理人民和教化人民,也指实现安定的状态等。

    “政治?不太明白!请军师明言!”政治一词包含的词义太广泛,诸葛老爹在这里提出政治,让刘备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的!第一,主公是汉室后裔,起兵拱卫王室,名正言顺。主公有大义在手,师出有名。第二,主公信义著于四海,天下英雄特别是荆州士人不过是畏惧曹操的势力,不敢追随主公。一旦主公与孙权联手击退曹军,那么天下之人都会认为主公是复兴汉室的希望所在而纷纷归顺。到那时,主公的势力就非时下可比了。第三,主公久居荆州,颇得荆州士人之心。而孙仲谋却屡屡兴师犯境,致使荆州军民死难者很多。特别是年前血洗江夏,虽是报父仇,却也使的孙权尽丧荆州九郡民心。高皇帝曾说过,得民心者得天下。曹军若是退去,荆州百姓不归顺将军又去归顺谁呢?”诸葛老爹一番解说,字字在理,说的刘备不住点头。

    “哈哈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军师一番话让备茅塞顿开,疑惑顿消!那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刘备心头疑惑解开之后,面色明显好看很多。

    诸葛老爹轻摇羽扇,神色淡定,微微一笑,说道:“坐观成败,伺机夺取荆州!”

    刘备听了点了点头:“军师此言正合我意!”

    看着这俩个家伙兴奋的表情,诸葛少爷顿时无语?!袄系?,刘伯伯,合伙做生意不给分红是留不住生意伙伴的!”

    诸葛老爹和刘备正一脸猥琐的在那奸笑的,闻听诸葛少爷这话笑声戛然而止。

    “瞻儿,此话何意?”

    “小诸葛,此话何意?”两人异口同声的问出来。

    诸葛少爷一头黑线,满头黑线,心说这两货不会是商业白痴吧?不过回头想想也不奇怪,在重农抑商,君子以言利为耻的儒学兴盛的两汉时期,出身士大夫阶层的诸葛老爹和刘玄德又怎么会对商业知识有所涉猎呢?尽管刘备小时候干过小贩,不过那只是为了养家户口罢了。

    “我的意思是说,咱们既然是和孙权联合抗曹,人家江东出钱出力,不给人家分战利品是不可能的!咱们要想独吞荆州比较困难?;故翘崆跋牒靡囊豢楸冉鲜导?!”

    诸葛老爹和刘备想了想,似乎的确是这样!

    “军师,小公子所言甚是!如今江东既然出兵,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孙权早有染指荆州之意!如今咱们如果仰仗江东击退曹兵,如何从孙权手中夺取最大的胜利果实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刘备当世枭雄,哪里会看不清江东的图谋。人家可是在尔虞我诈的中原争霸中混出来的人呀!虽然失败了,可是在见谁灭谁牛逼的一塌糊涂的曹孟德大丞相手下能屡屡逃出生天的刘皇叔刘玄德岂是易与之辈?

    诸葛老爹点了点头,笑着问道:“臭小子,既然已经说了就将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吧!”

    诸葛少爷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站起身来,走到帐中悬挂的荆襄九郡的地图前,用手一指,“老爹,刘伯伯,你们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