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115章 匪徒当道
    “军师,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多休息吗?前一段时间辛苦你了!现在曹军已经退了!这些杂事就交给他们去做吧!你可是我的宝贝,累坏了可怎么得了呀!”刘备见诸葛老爹来了,脸上顿时由阴转晴,愁云尽散?!螂?來 閣免费万本小说m.◎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上前去,一把拉住诸葛老爹手,缓步笑语道。

    听到刘备称诸葛老爹为“宝贝”,诸葛少爷顿时一阵恶寒。刘备这家伙可真够恶心的!开“蜀汉全是基”之先河。

    刘备指着台下的新军,笑道:“军师您看,我们按照你的方法训练,这一批新卒又快成了!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咱们就能恢复元气了!”

    诸葛老爹看着校场上数千士卒排着站整齐的方阵,震耳欲聋的喊杀声震撼云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笑着指着台下的士卒说道:“这一批新卒倒是颇为精壮,训练好了会成为主公手中的一柄沙场利刃的!”

    “是呀,这批新卒素质不错!唯一担心的还是……”

    “辎重?”

    刘备点了点头。

    “主公!你看看这个!”诸葛老爹从怀中取出一个竹筒递给刘备。刘备接过竹筒,取出里面的丝帛,看到上面的字刘备大吃一惊,诧异的问道:“军师,这是什么意思?”

    “苏双,张世平,中山大商人。这两个人自董卓之乱后便将家族生意南迁,如今已经成了淮南一带数一数二的大商贾,家财万金,童仆无数,富可敌国??!我们新军的辎重或许就要落在此二人的身上了!”

    “这……淮南如今是曹操的地盘,二公对我有恩。走私兵器、铠甲是灭族大罪,备当年起兵幸赖二公相助,如今二公年已半百,我怎么忍心陷二公于险地呀!”刘备面露难色。

    诸葛亮早知道会如此,也不多言。又从怀中取出一块丝帛递给刘备。刘备疑惑的接过一看,不觉泪如雨下。

    丝帛上是苏双给刘备的亲笔信,大致的意思的,对于自己当年不能追随刘备征战四方扫除凶顽感到悔恨。如今自己虽然富甲一方,可是眼见得四海动乱,佞臣欺主,五内俱焚。现在听说刘备在不畏惧曹贼的凶横,以微弱之力与国贼抗衡。自己却无法帮助使君,羞愧不已。闻听刘备军中缺少兵器、铠甲。自己家中尚存兵器、铠甲万余套,愿意献给使君以资军用。

    正所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绷醣溉缃袂钔灸┞?,苏双在这个时候冒着杀头的危险要资助刘备。这份情谊换了谁都会感动的。

    “主公,苏翁义薄云天,万不能让忠臣义士寒心呀!恳请主公当机立断!派人北上与苏翁联络,打开两淮商路。如果能打开这条商路,对主公的抗曹大业将会有莫大的帮助的呀!”

    “恩,好吧!只是派谁去合适呢?”合肥的扬州牧刘馥是个精明的干吏。想从他的眼皮低下将这么大的一笔军用物资运往夏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主公,让我去吧!我家世代经商,自幼也曾随父亲行商于外,对这一块比较熟悉。属下前往万无一失!”糜竺站了出来,关键时候还是亲戚靠得住呀!

    “这……军师以为呢?”糜竺虽然是商贾世家出身,可是自己本身并没有从事过商业活动,而且此行十分凶险。刘备有些拿不定主意。一旦有失,刘备于心何忍。

    “主公,子仲先生机智果敢,足当其任!不过先生一人去是不行的。孙公佑孙主簿足智多谋,可为其副。关平将军勇武异常带数十个军中好手装扮上仆役卫士护卫一路保驾护航。如此再加一人便万保无一失了!”刘备一听,感情这家伙早就将人选订好了。

    “军师,再加何人?”糜竺问道。

    “犬子诸葛瞻!”诸葛老爹笑的很灿烂。

    “???”众人惊诧不已。

    “军师,这可开不得玩笑。瞻儿太小,这次可不比出使江东,淮南匪患丛生,路上不太平,这样太危险了!瞻儿又是军师独子,怎么能让瞻儿轻赴险地呢?这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刘备连连摆手??嫘?,上次徐庶他老娘被抓了,那厮扭头就投了曹操。这次你儿子要是被抓了,你再跑了。老子还混个屁呀!

    “主公不必劝了!瞻儿的本事亮心中有数,此次派瞻儿前去会派上大用处的!希望主公恩准!”诸葛亮俯身下拜。

    刘备连忙将诸葛老爹扶起,叹了口气,苦笑道:“既然军师都这么说了!备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就这么定了吧!”

    听到刘备准了自己随行,诸葛少爷面露喜色。终于可以出去玩了!

    时间紧迫,糜竺一行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第二天就上路了。糜竺扮作江东的商贾,孙乾是账房,关平带着数十个卫士扮作仆役随行。诸葛少爷太小,只能扮作糜竺的小儿子。

    刘备为糜竺、孙乾和诸葛少爷准备了一架不错的马车。关平和其余的卫士骑马。日夜兼程直奔合肥而去。

    夏口到合肥的距离并不算近,不过快马加鞭倒也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这个时候越快搞到辎重对刘备集团越有利。谁知道曹操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抽风亲率大军打到夏口城下呢?

    “驾~驾~驾~”马夫用力的抽打着马屁股,希望能加快速度。诸葛少爷坐在颠簸的马车中一句话也不想说。他晕车!诸葛少爷上次坐船发现自己是晕船的。这次坐马车才发现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长途的颠簸。让人有种想死的感觉!该死的汉代路况实在是太差了!曹操这群公务人员拿着纳税人的钱为什么不知道好好的为人民服务呢?不要求你提高gdp,至少该把路修一下吧!

    “孙先生,这里离合肥还有多远呀?”糜竺用手捂着嘴,他也晕车。

    “回老爷的话,还有一天的路程!”说话的是孙乾,他现在身份是糜竺的账房。

    “该死,怎么这么慢!”糜竺闭上眼睛准备再迷糊一会。

    “嘶~~吁~~”马车突然紧急刹车。

    “哎呦,怎么回事?”马车挺得太突然,糜竺刚迷糊着,一个不防差点窜了出去。挣扎的爬起身来,将头伸了出去??吹窖矍暗木跋筇玖丝谄?,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表情。诸葛少爷刚才也被颠的栽倒了车上,这时候也将小脑袋伸出车外。

    却见一根大树干拦在了官道中央。树干后面站着几十个衣衫褴褛却看起来十分凶悍的家伙。为首一人身长八尺,膀阔腰圆,手上拿着一把略微生锈的大砍刀,直直的盯着糜竺的车队。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感情是土匪呀!这年头兵荒马路,百姓饥寒交迫,落草为寇的,占山为匪的颇多。

    “我靠,几千年了!土匪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这几句台词!难怪成不了气候!都不知道与时俱进!”诸葛少爷一脸鄙夷。

    孙乾跳下车,向前行了个礼,笑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都是些本本分分的商贾,出门行商混口饭吃?;骨敫魑焕洗笮懈龇奖?!这是一点点意思,还请各位笑纳!”说着扔过去一袋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