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117章 苏家父子
    此时的合肥城是刘馥出任扬州牧之后征用当地的民夫新建的?!骸涣胶菏逼诘暮戏示沙浅浅囟蓟儆诤耗┑恼交鹬?。到曹操任命刘馥接替严象出任扬州牧的时候,合肥旧城早已残破不堪不能使用了。所以只得在旧城西北20里的地方择地从新建造合肥新城,也就是现在的合肥城。

    新建的合肥城因为当时财力有限,自然无法和几百年自然衍生出的老城规模相提并论。不过小城也有小城的好处,在这战乱频生的汉末时代城池规模小反而更利于合肥城的防守护卫。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江东孙吴政权终其一朝也未能攻克合肥城的重要原因。

    诸葛少爷一行人的车队入了合肥城之后便缓缓驶入东城的民坊之中。在汉代,城市的规划是非常讲究的,作为商业区的“市”和作为居民住宅区的“坊”是被严格的区分开的。这可能是出于便于管理的考虑,同时在重农抑商的思想支配之下,也许还有怕“重利轻义”的市井之徒们带坏坊间淳朴善良的百姓的想法在其中吧!所以当时在居民区是决不允许进行商业活动的,否则违反者是要被处于极为严厉的刑罚处置的。

    与现在很多大城市相似的是,在当时很多城市中,贵族宅邸区是与一般百姓严格区分开的。按照汉代官方的礼法规定,没有爵位的平民也是严禁在贵族区购买住宅的。所以即便是像苏双这样富甲一方的两淮豪富,他的宅邸也只能选在平民杂居的坊内。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苏双虽然有钱,可是却依然愿意冒着灭族的风险向刘备这支潜力股投下巨资的原因所在吧!这和当年“奇货可居”的吕不韦吕相国千金散尽拥秦王有异曲同工之妙。

    车队在如同迷宫一般的坊间左转右转,幸好有苏双派来的向导带路,不然还真不好找。

    “到了!”向导跳下了车,大步走到左边一间很普通的宅院门口,轻轻的敲了三下门。

    “谁?”里面传出低沉的问话声。

    “买铁器的!”

    “吱~~”门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从里面深处了一个脑袋,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向外看了一下。见来人是自己人,这才放下心来,门轻轻的被完全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十**岁的小厮,上前向向导行了个礼,小声说道:“老爷在后花厅等候贵客!”

    向导点了点头,“将仆役和车马引导后院,小心点!”

    小厮点了点头,“明白!”

    向导吩咐完毕后,回到车前向孙乾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孙乾点了点头,命关平带着卫士和马车随小厮从后门进宅院。而孙乾则与糜竺、诸葛少爷随向导从正门进了去。

    进了门才发现,这在外面看起来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宅院居然里面别有洞天。亭台楼榭,水池长廊应有尽有。不过可能因为都是新建的,规模都相对小了很多,建材也偏新。自然无法和柴桑孙权的府邸相提并论了。

    穿过三进院子,一栋两层的木制阁楼出现在了眼前。黑柱白墙,典型的汉代建筑的风格。

    “老爷,贵客到了!”向导上前跪拜于阁楼门前,朗声禀报。

    “吱~~”阁楼一层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峨冠博带,儒雅非常的老者??茨昙臀迨舷?,胡须一尺多长,已经花白了。富态的脸上堆满了善意的笑容,向向导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他退下。向导会意,起身向老者再行了礼,转身退下。老者见孙乾等人,忙走上了相迎,笑道:“有劳豫州麾下两大谋臣亲自前来,苏某不胜荣幸呀!”

    这位老者便是苏双了!苏双,东汉末年中山大商人。他的事迹在正史中记载并不多。生卒年,表字,均不可考?!度尽范运奈ㄒ患窃爻鱿衷凇度?蜀志.先主传》中,主要是说,东汉末年黄巾军起义以后,刘备在家乡组织义军镇压黄巾叛匪,当时路经涿郡的中山大商人苏双和张世平听说之后非常高兴,就赠给了刘备一万斤铁和300匹骏马。这在当时是一笔价值不菲的财富。对于刘备的崛起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以至于几十年后西晋人陈寿在编撰《三国志》的时候,还对这两位富商当时的义举赞叹不已。

    在苏双面前孙乾、糜竺丝毫不敢托大,赶紧还礼陪笑道:“苏翁德高望重,昔日助我主于微末之间。主公至今提及此事依然激动不已!如今得见苏翁大慰平生呀!”

    “哈哈哈,岂敢,岂敢!当年豫州兴兵讨逆,匡扶汉室。苏某一介布衣,上不得马,拉不开弓,手无缚鸡之力。不能追随使君效力于驾前,至今遗憾不已!如今闻听使君举兵抗暴,小老儿家中尚存些昔日的铠甲、兵器,这才厚着脸皮想献给豫州以抗逆贼。也好将来让小老儿百年之后落个美名。不想竟然劳动两位先生跋涉前来,实在是该死呀!”苏双不露痕迹的表了表忠心。诸葛少爷在一旁眯着眼看着这个胖老头,嘴里小声嘀咕道:“老狐狸!”

    “父亲,天寒地冻的!还是请客人进屋细谈吧!”一直都没注意到,苏双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年轻人眉眼之间与苏双还有几分相似。

    “这位想必就是苏公子吧!”糜竺问道。

    “哎呀!刚才忙着和两位先生见礼,都忘了介绍了!这小子就是我不成器的小儿子苏文!文儿,还不见过两位先生!”

    苏文倒是很乖巧,上前跪拜行礼,“侄儿苏文拜见两位世叔!”

    “哎呀!快快请起!”糜竺、孙乾赶紧上前将苏文扶起。糜竺拉着苏文的手,转过身笑着对苏双夸奖道:“令公子仪表堂堂,气度不凡,将来定成大器呀!”

    苏双虽然心里很受用,可是还是做出一副“犬子不成器”的样子。

    四人一阵寒暄后,糜竺、孙乾带着诸葛少爷在苏家父子的引导下进了小楼。

    小楼内古玩字画琳琅满目,摆设奢华而精致,尽显豪富之风。不过糜竺并不很在意,因为这家伙和苏双是一类人,也是出身商贾豪富之家。

    “苏某不学无术,只爱好这些腌臜铜臭之物!让两位先生见笑了!哎,这位是?”苏双直到这时候才发现,糜竺身边还跟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孩,一时惊讶不已!心说,没听说糜竺还有个六七岁的儿子呀?难不成是私生子?

    诸葛少爷被这老家伙搞得一头黑线,再次被漠视了!心中痛哭小孩没人权呀!

    糜竺倒是丝毫不在意,笑着介绍道:“这位小公子是我家军师卧龙先生的独子诸葛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