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118章 风声很紧
    “原来是卧龙先生的小公子呀!失敬!失敬!”苏双这家伙还真是那什么,对个小孩也那么客气。

    诸葛少爷很良善的送上一个无害的笑容??雌鹄椿拐嫦窀霾悔鲜朗碌纳敌∽?!

    苏双心里犯嘀咕,糜竺这家伙带着这个傻小子来干嘛呀?真奇怪!

    “苏翁,最近合肥城的风声似乎很紧呀!”糜竺现在最担心的是能不能将这批军用物资安全的运到夏口。如果说苏双是现在准备向刘备集团股投资的话,那么糜家可是早就已经压上了全部的身家了。家族的祸福荣辱都系与刘备一身了。如今曹操的大军堵在家门口,家里等米下锅呀!

    “这……哎!可不是嘛!前些日子,不知从哪里冒出了数千人的黄巾军的余孽。居然攻击了合肥城!城池自然是打不下来,可是却打草惊蛇了!州牧刘馥下令全城戒严,还在很多要道增设了关卡。我们的货全被堵在了城里出不去了!为这事我正发愁呢!”苏双轻捋胡须,面露愁容。

    孙乾点了点头,“不错!咱们来的路上就遇到了不少新设的关卡!想现在将物资运出去看来是很困难的呀!”

    “苏翁富甲两淮,在官场上有没有什么靠得住的朋友!看能不能通融通融!打点的钱我们出!”糜竺是圈内人,汉代官场上的潜规则还是懂的。

    “糜先生说的是哪里的话!咱们现在都是在帮使君效力,些许浮财老朽还是出得起的!只是就怕是现在就算是我们想送,却未必有人敢收呀!”

    “还有不偷腥的猫?”糜竺诧异。

    经历的汉末黑暗政治环境的糜竺对于汉末官场的那些陈规陋习早已是习以为常的了。买官卖官现象在东汉王朝后期早已是公开合法的事情。上至公卿下至县令的职位,只要有钱都可以买到。曹操的父亲曹嵩就曾花费巨资购买了汉太尉一职。当时有民谣讽刺汉朝的官场上的腐败现象说“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br />
    可是糜竺不知道的是,自曹操主政汉庭以来,大汉朝廷早已今非昔比了。

    “先生有所不知呀!如今早已不是桓灵二帝治天下的时代了!汉贼曹操主政效仿商鞅酷法虐民?!暗烈磺?,枭首示众!”天下士人,王室贵胄无不怨声载道呀!故中原公室旧臣盼使君如久旱盼甘霖一般呐!”苏双声泪俱下,对曹操的酷法虐民放声控诉。

    诸葛少爷顿时一头黑线,感情刘备成为这些腐朽势力代言人了。自己也不自觉的成了帮凶。这让接受了20多年先进思想改造的诸葛少爷情何以堪呀!

    其实后世的某些思想在此时未必是正确的,比如,后世经常对汉朝的末年残酷剥削劳动人民的世家豪族声泪俱下的声讨。殊不知,这些看似腐败的反动势力在当时的历史时代下却恰恰是时代进步的原动力,是先进生产力的杰出代表。这也就是为什么代表着寒门法家的曹魏政权后来会被代表着儒家士族的司马氏西晋政权所取代的原因了。因为在当时中国历史上,士族门阀政治才是时代发展的潮流。世家大族垄断政权的门阀政治兴起于汉末终结于两宋,前后延续长达900余年。也就是说,此时其实正是士族门阀政治方兴未艾的时代,而那些锦衣玉食的豪门大族的备受后世批判的腐朽阶级在此次却恰恰正是先进生产力的杰出代表。正所谓世事无常,由此可见!

    “苏翁节哀!使君兴兵伐逆,正是为了正本清源呀!”糜竺劝慰道。

    “父亲,有一人一直与刘馥不和。如去求他或许可行!”坐在苏双下首的俊秀公子苏文想了想说道。

    苏双一皱眉头,想了想,问道:“你说的可是合肥将军雷绪?”

    “正是!”苏文笑着点了点头。

    “不可!不可!不可!”苏双连连摆手。

    本来听苏文的意思似乎有门路,一旁的糜竺自然是欣喜万分??墒撬账坪醪煌?,不禁疑惑的问道:“雷绪?苏翁,这雷绪是什么人呀?”

    苏双见糜竺问,便向糜竺解释了雷绪的来历。

    “雷绪这个人虽然是世家大族出身,可是却干过盗匪的勾当。在合肥一带名声并不好,私下里传闻他经常派兵乔装盗匪打劫过往的商旅。如此机密的事情如果交托与他,唯恐事情不成反遭其害呀!”苏双的生意主要就是在两淮一带,其商队深受匪兵的危害,所以对雷绪之流深恶痛绝。

    “那他真的有将大批辎重运出合肥而不被刘馥察觉的本事吗?”一直沉默不语的诸葛少爷突然发问。

    搞得苏双父子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是不是要回答。

    糜竺看出了苏家父子的心思,指着诸葛瞻笑着说道:“苏翁可不要小瞧咱们的小公子呀!小公子有甘罗之才,年级虽小却为我家主公多次立下大功,当日江陵城泼水成冰的计策便是出自小公子之手。这次出使江东也立下大功,机智敏锐远在糜竺之上!”

    “哦~原来如此!真是英雄出少年呀!昔日听说甘罗十二岁拜相国,孔北海七岁知晓礼仪。本来以为不过是世人的吹捧浮夸之词。却不想天下竟然真有天赋异禀的少年英雄呀!”苏双惊叹道。

    “苏伯伯过誉了!瞻儿并不是什么天赋异禀的少年,不过是随着父亲多读了几本杂书。知一言十罢了!”诸葛少爷谦虚道??嫘?,神童都早死的!你丫别乱扣帽子。

    本来苏家父子听糜竺的夸耀之词,还以为不过是卖诸葛军师一个面子罢了!却不诸葛少爷的一番回答,言语条理清晰而得体。一时间都面露惊诧之色。

    糜竺、孙乾见苏家父子这种表情,都在心里暗笑,心说,老子说人家是神童你还不信。傻眼了吧!这下服了吧!小样!

    诸葛少爷可没时间去管这群家伙心里想到的是什么。刘备和诸葛老爹那边还心急火燎的等米下锅呢!曹操的几十万大军摆着家门口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因为小爷这只小蝴蝶的意外到来引发了什么未知的连锁反映,导致刘备被灭了。我靠!那玩笑可就开大了!诸葛少爷就真的只能带着老爹、母亲、妹妹亡命天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