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119章 两张拜帖
    “苏伯伯,如今合肥城的风声很紧!那雷绪真能将物资运出去吗?”这才是核心问题呀!

    苏家父子终于回过神,苏双直直的盯着诸葛少爷,还有些不太习惯和这么小的娃娃像成人一样的交流?!裘?费小说◆“当……当然!雷绪是合肥将军,有通行的令牌!他的军营设在合肥城外,负责清剿附近的盗匪。每个月都会从城中运一些军用物资去城外的军营之中,补充剿匪的消耗?!?br />
    诸葛少爷听说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糜竺说道:“糜伯伯,自古道‘富贵险中求!’人不怕有欲望,就怕他没欲望!即便是雷绪真有指使部下假扮盗匪劫掠商旅的事情,所求的也不过是财罢了!只要价钱合适,我想他会愿意和我们谈一谈的!如今合肥一带风声太紧,而刘伯伯那边又继续铠甲、兵器准备新军,刻不容缓!不如冒险一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诸葛少爷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糜竺、孙乾想了想,觉得此时似乎也确实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了!便都点了点头!

    “不妨一试!”

    糜竺跪坐对苏双行礼,笑道:“曹军大兵压境,形式迫在眉睫!糜竺也顾不得许多了!纵使是条死路,糜竺也只能冒险一试!还请苏翁玉成此事!”

    “哎!既然先生都这么说了!老朽还能说什么呢?”苏双苦笑道,“也罢!老朽这张面皮在这合肥城中还有些斤两!咱们姑且试上一试把!如果不成再想其他办法也就是了!”

    诸葛一行在苏家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见苏家父子吩咐仆从准备了几件贵重的古玩打包好!马车也已经在府外??苛?。

    苏双见糜竺、孙乾和诸葛少爷出来了,便赶紧上前问候:“昨夜休息可好!”

    “托苏翁的福,我们休息的很好!”糜竺感谢道。

    苏双这次为了搭上刘备这条船可算是费劲了苦心。糜竺、孙乾都是刘备身边非常受重用的人,对于刘备的影响力可想而知。虽然当初刘备起家的时候,苏双的确因为慷慨的馈赠给刘备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墒抢霞榫藁乃账靼?,要是真想在刘备集团中安身立命,光靠当年那些微薄的情意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这次糜竺等人来,苏双之前特地对如何招待糜竺等人对府中的仆役好好交代了一番。甚至他们的在苏府期间的一切用度,苏双也都一一过问。为的不过是求个好人缘罢了!人缘很重要!特别是能在领导面前说得上话的人,更是不可以得罪的。

    见糜竺轻松愉快的表情,苏双心里松了一口气?!拔掖蛱?,雷绪这几天都在府上。咱们今天去,或许可以见到?!?br />
    “太好了!咱们现在就出发吧!”孙乾、糜竺大喜。

    诸葛少爷拉着糜竺的手,三人与苏双一起出了大门。门外有两驾马车,苏双与糜竺一驾,孙乾与诸葛少爷一驾。关平带着卫士留在苏家。这是去拜访的,不是去打架的,这些人高马大的家伙带去雷府反而会坏事。

    马车缓缓的向西城驶去,那一片是合肥城显贵富户聚集的城区。没有爵位的平民是不能在那里购买宅邸的。

    不过其实雷绪真正的府邸其实并不在那里,那里的房子不过是雷绪在合肥城中的一套别院罢了。雷家是庐江郡的望族,在城外有自己的家族庄园。事实上自东汉光武皇帝依仗亲汉豪强龙兴河内以来,东汉一朝200余年的统治岁月中,地方豪强地主势力便一直都在膨胀。他们除了把持了从地方到中央各级政府的权力之外,还在地方上通过购买、强占、兼并占有了大量的私有土地。为了?;ね恋睾退接胁撇?,各地的豪强纷纷营造自己规模巨大的私人庄园。

    这些私人的庄园往往就如同一个小社会一样,内部除了耕地的佃户之外,还有菜农、铁匠、丝农、裁缝、大夫等等。即便是不依靠外界,光是庄园内部就完全可以满足需要、自给自足。很多庄园为了抵御盗匪的侵扰,还会蓄养“部曲”等私人武装。有的势力强大豪强,光是这种私人武装就有数万之众。

    汉末起兵的曹操、袁绍、张邈之流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聚集大量的军队,其奥妙就来源于此。而那些投靠他们的将领,很多也都是这样的豪强地主。他们来投奔的时候往往也是带着自己的私家军队的。而到了曹操等大军阀麾下之后,通常大军阀也不会去收编他们的私家军队,而大多会让他们继续统领自己的军队。不过这是时候这些军队在名义上已经是国家的军队了。不过实质上仍然和私兵没有什么区别!三国时期,曹魏内部曾经多次出现过将领叛乱的事情。这些叛乱的将领之所以能指挥军队发动叛乱,其重要原因就在于这些军队很多都是他们的私人武装。雷绪的军队其实就是这一性质的。

    西城的坊间建的显然就要比东城的坊阔气的多。不看那些豪华的贵族府邸,但就这可以并排走下四驾马车的宽阔街道就不是东城可比的。

    “到了!”苏双挑起车帘,走了下车。糜竺、孙乾、诸葛少爷也跟着下了车。

    “好气派呀!”诸葛少爷仰视足有一丈多高的雷府大门感慨道。高门大院的确是与众不同呀!虽然出身士族的诸葛少爷在荆州的时候也并没有少跟诸葛老爹逛豪宅。不过这雷府的外包装也的确夸张了一些。完全不像是累世大族的府邸,反而更像是暴发户的家。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阔气似得!

    府门外有十几个兵丁把守,苏双奉上拜帖。守门的小厮一路小跑进去通禀。过了一会,小厮拿着那张拜帖出来了,上前向苏双行礼道:“我家大人身体抱恙,今天不便会客!还请先生改日再来!”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不想见呀!什么身体抱恙!要是真是身体抱恙,肯定早就吩咐小厮了,又何必还要通报呢?这显然是有选择的!想见的人来,就身体安泰。不想见的人来,就身体抱恙。这些不过是官场上的老套路了!

    苏双一脸尴尬,本以为冲着自己的名头雷绪好歹会给几分薄面。不想人家雷绪鸟都不鸟他,搞得苏双很没面子。

    糜竺见如此情形,顺手从怀中也取出一张拜帖,“请小哥代为通禀,就说东海糜子仲求见!”糜竺是徐州东海朐人(今江苏连云港市),字子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