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123章 神马情况
    “军队?什么军队?小的不知道呀!他们是十几人的商队,不是军队呀!”小卒被曹洪吓得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你们不是被刘备的军队袭击的吗?”曹洪刚才并没有问清楚部下遇害的详细情形。只不过是看到了诸葛连弩特制的铁箭而主观上武断的认为那是刘备军队干的。自己被自己的推断吓到了。

    “不是呀!是一支商队,他们有一驾马车,十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卫士??醋笆袷蔷V菀淮娜?。不过他们手中的弩弓很厉害,居然可以连发十几只铁箭,那箭射过来就好像箭雨一般,太可怕了!”

    “商队?连发的弩弓?”小卒的回答让他开始回过味来。心说,我说呢!这要是刘备的军队到了合肥的近郊我们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得到呢!看来这支十几人的小商队应该是刘备派出的细作假扮的。那么此时孙刘叛军正在赤壁与丞相的主力对峙的情况下,刘备这厮派出这么一支十几人的小商队来合肥干什么呢?难不成是想再攻合肥?想到这里曹洪不觉一惊!自从江东军队撤走之后,曹操为了稳定襄樊一带的不太稳定的局势,先后将张辽、乐进的两支主力都抽调回襄樊一带用于平定当地的反抗力量去了。

    此时的合肥城甚至比上一次江东军兵临城下的时候更加虚弱,刺史刘馥为此心急如焚。上次江东军围城对合肥及其周边地区破坏极大。更为可怕的是,因为多年平静的合肥地区战事,使得两淮一带原本已经安居下来的很多流民因为惧怕战火祸沿自己,又纷纷扶老携幼渡江向南逃窜?;茨弦黄皇奔湟黄炻?,十几天内单合肥近郊人口流失就有数万之多。这使得原本就极为匮乏的青壮年资源因而变得更加匮乏。因抵抗江东军而损失的城防军的兵员也因此难以得到新兵员的补充。合肥的城防力量一时间有些捉襟见肘的感觉!虽然刘馥一再带着人到附近的郡县安抚当地的百姓,表示上次只是意外,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上次围城的局面了??墒撬叛侥阋晕蠡锒际巧底友?!

    如果此时刘备军队趁着丞相的主力都在乌林与周瑜军队对峙的时候,突然率军直插两淮曹军的后方,那么后果真实不堪设想呀!

    想到这里,曹洪“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澳憧煽辞宄侵潭邮窍蚰母龇较蜃叩??”

    “他……他们是朝合肥城来的!”小卒凭着印象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曹洪听到这话,双眉紧锁,心说,看来自己所料不差。这群家伙的目标就是合肥。

    “大将军,黑豹营张将军密件!”曹洪正在考虑要怎么处理这件事,门外卫兵送来了黑豹营江南首领张燕的加急密件。

    曹洪从蜡丸中取出情报,细细一看。点了点头,苦笑道:“还是他们的眼线有本事呀!”说完命卫兵取来烛台,将情报烧毁。

    转过身来对还跪在阶下的小卒说道:“今天的事情出门之后不许和任何人提起!要是被我知道了你和别人说了今天这些事,我会让你后悔自己不该生出来!明白吗?”

    阶下的小卒哪里还敢说不?急忙叩头连称“不敢!”

    “滚吧!”曹洪摆了摆手。

    “回来!”小卒刚要走,曹洪大吼了一声,这可怜的家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因为疼痛和恐惧,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连忙跪下头如捣蒜,“大将军饶命呀!大将军饶命呀!小的上有老小有小,他们全指着小人生活呢!大将军饶命呀!大将军饶命呀!”小卒以为曹洪反悔,想要杀人灭口呢!

    “妈的。扯什么犊子呢?”曹洪看着这家伙可笑的样子哭笑不得,不屑的骂了一句:“孬种!”然后指着阶下被射成刺猬的尸体说道:“老子是让你将你家将军的尸首抬下去好生收敛了!谁说要你的命啦?”

    “???”小卒这才回过神来,想起来刚才急着下去,把自家将军的尸首忘在厅上了。于是赶紧招呼外边和他一起来的兄弟将自家将军的尸首抬了出去。

    小卒走了以后,曹洪赶紧换上一身戎装,并命人取来了自己的佩剑和兵器来。

    “将军,咱们去哪?”驾车的卫兵问道。

    “东城兵营!”

    三天后,合肥南城门。

    在古代,凡是建有城池的地方。城门的开启和关闭都是有着严格的时间规定的。在城门关闭期间,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都是不允许私自出入城门的,除非有城池长官颁发的特令。这一方面是为了保卫城池的安全,防止敌军趁着夜色骗开城门。另一方面,古人秉持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在当时人得意识中,只有遵循着天地生息的大道才是良善的百姓。那些夜间活动的家伙则是“非奸即盗”的。那么自然是不会准许这些“非奸即盗”的的家伙随意进出城门搞破坏啦!

    “停车!停车!说你们呢!妈的,不知道不到卯时三刻不开城门吗?这么早出城赶着投胎呢?”守门的兵丁看着浓重的夜色中,一队车队缓缓向城门这边驶来,破口大骂。

    “哒哒哒!”清脆的马蹄踏着青石板的声音。一人骑着高头大马奔驰而来,在城门前猛然停了下来。一大汉从马上一跃而下,三两步走到刚才斥骂的兵卒面前,抡圆了就是一个大嘴巴。

    “啪~”一巴掌打得守城兵丁鼻口窜血,原地转了几个圈,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

    守兵刚想发火,就听见那大汉怒骂道:“格老子的!连他妈的老子也敢骂?你他妈的活腻味了是吧?”

    听到这话,守兵吃了一惊,这声音怎么这么熟呢?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站定,定睛一看,我的个娘呀!那大汉居然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合肥将军雷绪。再抬头往后一看,我靠,后面哪里是什么车队呀!分明是雷将军的近卫军呀!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头如捣蒜,不断的扇自己耳光,“小的该死!小的混账!小的实在是不知道是将军您老人家来了呀!要是知道,借小人天大的胆子小人也不敢冒犯将军您老人家呀!将军饶命呀!将军饶命呀!”

    “王八蛋!老子今天还有要事在身,不然非得让你好看!还不快给老子开门去!”雷绪怒斥道。

    守兵闻听此言如蒙大赦,赶紧爬起身来就要去给雷绪开门。

    雷绪见到城门缓缓打开,心里松了一口气??墒堑背敲耪娴拇蚩?,雷绪就放松不起来了。因为城门外居然站满了兵丁。为首一将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手持丈八尺的长矛,一脸冷笑的看着雷绪。

    雷绪惊得两个眼睛都圆了。我靠?神马情况?这家伙怎么大半夜的站在城门外,不冷吗?

    话说此人是是谁?不是别人,正是驻守合肥的曹军大将曹洪曹子廉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