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124章 曹洪中计
    曹洪手持长矛打马缓缓向前,一脸冷笑的说道:“雷将军可真是好兴致呀!这么一大早这是要到哪里去呀?”

    雷绪定了定心神,面色有些难看,也连忙上前向曹洪行礼,答道:“启禀曹将军,这几日天气越发的寒冷的!末将给城外的军营送点被服去!”

    “被服?哈哈哈,雷将军还真是爱兵如子呀!不过你这车上的物资恐怕不是给我们的城外军营送被服,而是给刘备的匪军送兵器、铠甲吧!”

    曹洪一声质问有如平地一声炸雷,惊的雷绪三魂七魄跑了一半,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将军,这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呀!雷某对朝廷那可是忠心耿耿的,怎么会与刘备的匪军有勾结呢?您这样无端的指责,只怕不太妥当吧?”

    “哼!有没有勾结,搜过了就知道了!来人,给我搜!”曹洪冷笑一声。手机看小说登录m.

    “谁敢?”雷绪此时突然硬气起来。不过他的表现在曹洪看来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

    “怎么?雷将军心里有鬼?不敢让兵士们搜查?”雷绪的表现更加让曹洪驽定这十几车的物资中有鬼!

    雷绪两步走上前来,站在曹洪的马下,圆睁虎目,直直的瞪着曹洪,很有礼貌的躬身行礼道:“大将军,雷某虽然职位低下,可怎么说也是曹丞相亲自任命的合肥将军。将军今天带着兵将围住雷某的车队,没有证据就无端指责雷某私通贼寇。就算是雷某答应,恐怕雷某部下的数万将士也不答应吧!”

    “混账!你竟然敢威胁我?”曹洪一时又惊又怒。怒的是雷绪的嚣张跋扈,惊的是雷绪居然敢以重兵相威胁。曹洪之前得到黑豹营合肥分处的密报,说是合肥将军雷绪与刘备的密使糜竺等人私自见面。当时也是头脑发热,甚至都没和刺史刘馥打个招呼就直奔东城的兵营调集军队准备今天将雷绪这伙奸贼一网打尽??墒侵钡酱耸?,曹洪才猛然意识到,雷绪这家伙可不是一般的人。这家伙不但是当地的土豪,手中还握有数万两淮的私兵呢!而且这些私兵各个骁勇善战,极为精悍,不可小视。

    “哈哈哈,某将怎么敢威胁将军呢?末将是个爱面子的人。如今将军诬良为盗,硬要给雷某按上通匪的罪名,雷某也没办法??墒且侵っ骼啄呈窃┩鞯?,这事总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吧?若是这样,那您叫雷某以后还怎么在这淮右地面上混???”雷绪皮笑肉不笑的望着曹洪,突然看不出一丝的慌张面色了。

    曹洪见到这家伙突然如此镇定了,也感觉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心说,怎么回事?按道理说这家伙应该很惊慌才对呀?何况大半夜的要出城,这肯定是有问题的。为什么他一点也不慌张的呢?难不成……黑豹营的情报有误?

    不会的,雷绪这家伙狡诈多变,一定是故作镇定,一定是这样!想到这里,曹洪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搜不出来,我曹洪给你磕头谢罪!”

    雷绪微微一笑,“好!”

    “倘若要是查了出来又当如何?”曹洪可不傻,打赌当然两边都要下注。

    “那我雷某这颗人头就送与将军了!”雷绪很大气的答道。

    “好!有胆量!”曹洪翻身下马,两步走上前来,举起手掌,“我们击掌为盟!”

    雷绪也不和他客气,“啪!”两掌相对。

    曹洪向后一挥手,“搜!”

    雷绪让开路,一副玩味的笑着看着曹洪,那副猥琐的表情让曹洪心里有些发毛。老子怎么有种上了大当的感觉呢?

    “启禀将军,没发现违禁物,车上的确只是一些被服!没有其他东西!”搜了半天,带队搜查的副将跑过来禀报。

    “什么?”曹洪圆睁虎目,吃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霸趺纯赡??搜查清楚了吗?看看车上有没有夹层、暗格什么的?”

    副将一头黑线,心说将军还真是好傻好天真,你他妈的以为这是拍武侠片呢?放个武林秘籍什么的?这他妈的可是要搜查武器、铠甲这些大件的呀!那玩意能放到暗格里面去吗?你以为是刘备军队都是用绣花针当兵器的吗?

    “将军,真的没有??!都搜查过了!”副将低着头,不敢看曹洪的脸。

    曹洪还是不相信,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车前,一辆一辆的亲自搜查。结果……还是没找到。

    “曹将军!咱们的约定还算不?”雷绪一脸奸笑的站在曹洪背后,看着曹洪吃瘪的倒霉样子,心里都快爽翻天了。哈哈哈,小样!你丫也有今天。

    曹洪转过脸来,怒目相对,眼里的直冒电火花子。恨不得一口咬死眼前这个一脸欠扁的家伙。

    “报——”正当曹洪和雷绪四目相对,比谁眼睛更大的时候。一卫兵骑着快马从北门方向飞驰而来。卫兵在车队前面勒住了缰绳,从马上一跃而下,单膝跪倒在曹洪面前禀报道:“启禀大将军,半个时辰前,一支车队拿着刺史府的令牌叫开了北城大门,出门之后直奔荆州方向而去。守门将军恐怕有不妥,让末将来禀报将军!”

    “什么?半个时辰前?为什么现在才来禀报?”曹洪大惊,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一边一脸得瑟的望着自己的雷绪。那表情分明再说,你丫这事和你脱不了干系。

    “小的……小的到将军府禀报,门子说将军去军营了!末将又赶到军营,守营将军告诉小的将军带队来了南门。小的又连忙赶来,所以耽搁了!”卫兵战战兢兢的将自己一路的奔波说给曹洪听。

    “好了!别说了!前面带路!咱们去北门!快追!”曹洪也没时间搭理雷绪了。带着军队在卫兵的带领下,呼啦啦的直奔北门而去。

    曹洪走了以后,雷绪轻蔑一笑。走到刚才被打的鼻口窜血的守门小卒面前,拍了拍小卒的肩膀笑着说;“今天辛苦你了!干得不错??!哈哈哈!”

    小卒不好意思用袖子擦掉嘴边的血迹笑了笑,“为家主办事哪里敢称辛苦!主人,曹洪此次为了拦截家主,调走了南城以南数百里的哨卡卫队。自此向南数百里已经没有守兵了!家主快走吧!”

    “恩!”雷绪点了点头,将两手指放在嘴边,用力一吹,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在夜色中很响亮。

    此时,刚才寂静无人的通往主干道的两侧街道中突然涌出了数十辆大车。都是四匹马拉的快车。

    车队为首几人大步走了过来,借着月色仔细一看,却是糜竺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