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13章 樊城攻防
    第二天,关羽带着数千本部人马返回公安,在樊城南门,诸葛少爷、关平、周仓及北伐军诸将率众给关羽送行,依依惜别?!綦厑黹w小說網◆

    关羽率部离开樊城的消息不到一个时辰就传到了城北于禁的军中,这让于禁、李典兴奋不已,荆州军中唯一值得他们顾忌的就是关羽,如今关羽走了,却留下了数万北伐军,这不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好机会么?

    “啪!”于禁一拍桌子,兴奋不已,“关羽走了,这真是天赐良机呀!”

    一旁的李典也很高兴,说道:“关羽离去,荆州军群龙无首,咱们正可趁此良机,一举收复襄樊?!?br />
    望着两位主将如此兴奋,一旁的庞德却冷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自从那日被诸葛少爷所伤之后,庞德也是从鬼门关捡了一条性命,这也得利于华佗的救助。经过几日的修养,庞德身体已经渐渐恢复了,可是受伤处还是常常隐隐作痛,估计没有个把月的时间是不可能完全康复的。

    李典见庞德冷着一张脸,一点高兴的样子都没有,不禁非常奇怪,问道:“庞将军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难道不为我们军即将获取的胜利而高兴吗?”

    庞德闻言,心里一阵苦笑,心说,排挤降将也不用这么排挤吧?老子一句话都没说,也不放过老子。于是笑着说道:“我军胜利,我哪能不高兴,只是末将在想,关羽作为荆州军的主将,怎么会抛下自己的数万军队,带着数千人马会公安呢?久经沙场的关羽难道会不明白这其中隐藏的严重?;??”

    于禁闻言,哈哈大笑的说道:“令明多虑了!据内线报告,关羽那日被令明所伤,几乎丧命,后虽经救治,却因为伤了元气,恐再难以上战场了,所以刘备才调他回公安养伤,而委任荆州军参事诸葛瞻为主将?!?br />
    “诸葛瞻?是何人?”这个名字对于庞德来说非常陌生。

    李典闻言,似乎想到什么,说道:“没想到昔日的顽童,今日居然成为了一军的主将!”

    于禁闻言,笑着问道:“曼成认得此人?”

    李典点了点头,“是的,诸葛瞻是刘备军师诸葛亮的长子,今年应该有十七八岁了!”

    “???哈哈哈,刘备军中无人了,竟让一个十七八岁的娃娃来做一军的主将?!庇诮抵罡鹕僖挥惺甙怂?,顿时哈哈大笑。

    一旁的庞德却双眉紧锁,一脸忧虑的问道:“这个诸葛瞻莫不是阵前伤我的那个秀气少年?”

    李典点了点头。

    “此子武艺不俗,刘备让任用此人接替关羽,也许有他的用意也未可知?!迸拥滤档?。

    于禁却一脸不以为然:“武艺再高也不过是个娃娃,还能斗得过我数万大军?传我的号令,全军集合,攻打樊城!”

    “诺!”李典、庞德虽然心有顾虑,可是毕竟于禁是主帅,他既然下了命令,作为部下也只有遵守的份了。

    曹军集结的速度很快,不到一个时辰,数万大军便集结完毕,于禁做了个简短的出征前发言之后,便带着李典、庞德及数万兵马浩浩荡荡的去攻打樊城了??从诮诼砩夏歉碧煜戮≡谖沂值牡蒙?,仿佛樊城已经在他掌中一般。

    此时,樊城北门,一骑快马飞奔入城,城门随即关闭。骑马的是荆州军的哨兵,哨兵进城后,闻听诸葛少爷和关平在北门城楼巡视,便弃马直上北城门楼。

    此时诸葛少爷和关平正在那里巡查城防。

    “报——”哨兵一路狂喊,其实这和现代警车上的警笛的作用是一样的,目的都是说自己在执行紧急公务,闲人让路。

    “何事?”关平迎了上去,从哨兵手中接过令牌检验后问道。

    哨兵跪拜行礼道:“启禀将军,曹军都督于禁亲率数万兵马,直奔樊城而来?!?br />
    “知道了,再探!”关平点了点头。

    哨兵领命下了城楼,关平转身对一旁的诸葛少爷笑着说道:“果然不出你的所料,父亲这边才带人回公安,那边于禁就坐不住了?!?br />
    诸葛少爷微微一笑,说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曹军的人数多于我军,可是驻兵襄樊之后一直畏缩不前,所惧者,寿亭侯也!如今关伯伯南归,数万大军群龙无首,于禁如果还不来攻打樊城,那他就不是于禁了?!?br />
    关平点了点头,问道:“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诸葛少爷打了个哈欠,笑着说道:“我早已命收城官准备滚木、礌石、火油等守城工具了,城防工作也基本上安排妥当了,现在就等着于禁的大军了!”

    “咱们就这么等着挨打?也不出城迎敌?”关平惊诧的问道。

    “还不是时候!”诸葛少爷微微一笑,哼着小曲下楼去了,下了一半,大喊了一声:“平哥,城防就交给你了,天没塌下来,不要来叫我,我回去睡觉了?!?br />
    诸葛少爷很潇洒的走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关平。

    于禁的大军过了半个时辰终于出现在了樊城城下,面对这城防坚固的樊城,于禁丝毫不以为意。一声令下,数万将士扛着攻城工具呼啦啦的往上冲。那景象蔚为壮观。

    这场樊城攻防战持续了六天,彼此互有伤亡,不过曹军由于是攻城一方,伤亡要更大一些。

    此时,帅旗之下的于禁也有些急躁了,炎热的天气让于禁有些喘不过气来。一旁的李典看着不断从云梯上被砸下来的兵士,心疼不已,对着于禁劝说道:“大都督,不能再打了,樊城城高池深,城防坚固,这样硬拼是不行的,将士们的伤亡太大了?!?br />
    于禁闻言,又回头看了看,挥了挥手,说道:“撤兵吧!”

    曹军鸣金收兵,樊城城头传来了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关平站在城头上,一脸血污,望着如潮水一般退去的曹兵,嘿嘿的傻笑起来,那笑容分外的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