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14章 天降大雨
    于禁的大军因为攻城损失惨重,暂时停止的了对于樊城的攻击,而荆州军因为关羽的离去,军心涣散,一时间也无力消灭曹军,因此襄樊之战进入相持阶段。≧手机看小说,请登录网站m.≦荆州军和曹军在襄樊一线形成对峙局面。

    战事平静了,咱们的诸葛少爷也就悠闲了,这几天,没事就找关平、周仓喝酒、玩耍,丝毫不提军中之事。本来因为诸葛少爷击败了庞德,对于这小子还抱有幻想的关平等人此时也慢慢开始失去耐性了。

    这一日,诸葛少爷又在帅帐中宴请北伐军诸将,酒到半酣,面红耳赤的关平再也忍不住了,突然站起身来,指着诸葛少爷说道:“我说我的大将军呀!咱们这样浑浑噩噩的还要过多久呀?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打退曹军,你要是不行,就让别人来吧!何必在这里占着茅空不拉屎呢?”

    关平此言一出,帅帐内顿时鸦雀无声,虽说诸葛少爷人家年纪轻,可是毕竟是刘备亲自任命的北伐军的统帅,如今关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着鼻子说诸葛少爷“占着茅空不拉屎”,着实有些过了!周仓见诸将都目瞪口呆,赶忙站起身来,去拉关平,并笑打圆场道:“呵呵呵,少将军醉了,少将军醉了!”

    却不想,关平丝毫不领情,一把推开周仓,大步走到诸葛少爷的桌案前,指着诸葛少爷的鼻子说道:“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谁也别想离开!”

    就在此时,帐外“咔嚓”一声,一个闪电划过苍穹,说话间,天空风起云涌,不到一会的功夫,黑压压的乌云就遮盖了整个天空,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守在帐外的小白,兴奋的掀帐而入,大喊道:“将军,雨!雨来了,雨来了!”

    关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诸葛少爷已经一个箭步冲出了帐外,望着从天而降的瓢泼大雨,诸葛少爷哈哈大笑:“陈寿、罗贯中,你丫没有骗老子,没有骗老子呀!哈哈哈!”

    站在大帐门口向外张望的诸将闻言,面面相觑,一名小将指着在雨中狂笑的诸葛少爷,小声说道:“咱们主将莫不是受不了少将军羞辱,疯了?”

    另一名小将也小声的问道:“陈寿、罗贯中是谁?”

    正在此时,一道闪电从天而下,“咔嚓”一声,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从大帐中腾地一下冲了出去,一把将雨中的诸葛少爷扑出了一丈多远,等众人回过神来定睛一看,扑倒诸葛少爷的人不是别人,却是关平,再看看诸葛少爷原来站的地方,已经被闪电劈成了一片焦土。

    不待诸葛少爷反应过来,已经被关平连拖带拽的拉回大帐,刚到大帐,关平“砰”地一声就是一脚,将还在哈哈大笑的诸葛少爷踹倒在地,指着诸葛少爷怒吼道:“你他娘的不要命了!”诸葛少爷此时终于停住笑声,躺在地上,注视着关平,可他没有生气,因为他从关平的眼中看到的是关心和紧张,那是兄长对弟弟的爱,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诸葛少爷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望着关平,大帐中此时格外的安静,众将聚集在大帐门口,望着这诡异的一幕,一个出声的都没有。

    半晌,关平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紧张的蹲下身子,用手试探性的想拍拍诸葛少爷的脸,看他有没有事??墒鞘指丈旃?,却比诸葛少爷一把抓住,将关平拉到身边,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兄长,你知道吗?咱们已经赢了!”

    瓢泼大雨连下时日,汉水水位为之暴涨。一天夜晚,紧闭数日的樊城南门突然大开,一支荆州军冒着大雨出南门离城而去,为首一将,身披蓑衣,手持长枪,正是关平。而城池的另一边,东城门的吊桥缓缓落下,一白衣男子,身披蓑衣,骑着一匹枣红大马,飞奔出城而去,他的目的地是江陵,那里停泊着荆州水军数千艘战船。

    白衣男子骑着快马,连夜奔驰,所过关卡,无不让道,不到两天的功夫就到了江陵。江陵城下,白衣男子高喊开门,城上守军询问来着何人,白衣男子从怀中取出一块铜牌,守军用竹篮将铜牌拉了上去,守城的将官一看,大吃一惊,连忙直奔府衙,向江陵主将糜芳报告,糜芳见铜牌,二话不说,带着部下骑上快马直奔江陵北门,吊桥放下,城门缓缓打开,白衣男子跃马而入,见糜芳翻身下马,跪拜行礼道:“复兴社诸葛将军麾下将官白永叩见糜将军?!卑子朗切“椎恼婷?。

    糜芳连忙将小白扶起,笑着说道:“你可是诸葛贤侄的左膀右臂,他把你都派来了,定然是有大事?!?br />
    小白嘿嘿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糜芳,糜芳接过来一看,点了点头,说道:“回去告诉诸葛贤侄,这件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多谢将军!”小白笑着谢过了糜芳,转身上马,扬长而去。

    糜芳望着小白远去的背影,笑着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看来这回关羽是真的要入川了!”

    就在小白完成使命,返回樊城之时,另一边,关平这带着一支军队在来到了汉水的上游。

    “将军,现在掘开吗?”身边小将问道。

    关平仔细的观望了一下汉水水位,摇了摇头,说道:“不急!命一队人先按营寨扎,另一队人去准备木桩,麻袋,干草,给老子把河水给堵上?!?br />
    小将领命而去。

    而此时,由于于禁的大营驻扎在低洼的罾口川,此时营中已经因为大雨而多有积水了。

    这一日,于禁在大帐中与李典饮酒,酒到正酣,却见一人掀帐而入,定睛一看,却是庞德。

    于禁顿时不悦,怒斥道:“令明,怎么这么没有规矩?进帐也不通禀一声?!?br />
    庞德本是马超部将,平日里与马超称兄道弟,从来不知道规矩为何物。降了曹操之后,虽然有所收敛,可是旧习难改,这也经常引起曹军主将们的不满。

    庞德见于禁训斥,这才忍下了性子,跪拜行礼道:“末将鲁莽,请都督恕罪!”

    于禁撇了庞德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指着旁边的坐塌,说道:“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