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15章 老谋深算
    庞德坐了下来,调整了一下情绪,说道:“将军,天降暴雨,汉水水位不断上涨,我们驻兵于低洼之处,倘若荆州军掘开汉水,我们可全完了!”

    于禁闻言大惊,“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若非令明,我几乎自误了!快快传令全军立刻移营。<更新小说最快的网站,请搜索关键词:云 來 阁>”于禁话未落音,只听耳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彷如天雷一般,刹那间,曹营中顿时炸开了锅。于禁慌忙起身,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出大帐一看,我滴个娘呀!只见滔天的洪水从四面八方喷涌而来,彷如天崩地裂一般。

    “洪水来了,快跑呀!”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曹营兵士顿时四散狂奔而去。

    “不要乱,不要乱!”于禁还企图制止四处逃窜的士兵,可是哪里制止的住呢?

    突然,一人一把抓住了于禁手臂,于禁猛一转脸,却是李典,李典高呼道:“都督,快上马!”

    于禁见大势已去,上马带着李典、庞德及几十个亲兵直奔北山高地而去。到了山顶,转头一看,原来的营地已经成为一片**,曹军将士被洪水冲走,溺亡者不计其数,于禁见此情景,捶胸顿足,老泪纵横,道:“数万将士,葬身**,皆我之过也!我还有何面目去见丞相!”说着把剑就要自刎,还好一旁的李典眼疾手快,一把把于禁的剑抢了下来,丢在地上,劝说道:“都督,胜败乃兵家常事,怎能因为一场兵败就寻短见呢?等到洪水退去,咱们可以重整旗鼓呀!”

    于禁闻言,苦笑着指着前方说道:“我想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李典闻言,顺着于禁手指的方向一看,却见前方洪波之上,数百艘战船浩浩荡荡就朝这边开过来了,李典心顿时凉了半截,心说,这次真的完了!

    船头之上,诸葛少爷一身儒生打扮,羽扇纶巾,整个一个诸葛老爹的缩小版,一旁的关平一脸疑惑,拉着小白问道:“你们公子今天怎么穿成这样?没病吧?”

    小白撇了撇嘴,答道:“鬼知道!”

    很快的,于禁、庞德的驻扎的小高地很快的就被诸葛少爷的战船给包围了,没有铠甲和兵器的曹军只是象征性的做了一些微弱的抵抗便一个个乖乖的投降了,倒是庞德家伙比较顽抗,率领几十个亲兵与围困他的荆州军做了殊死抵抗,本来这家伙还真挺彪悍的,包围他的荆州军百余荆州军畏惧其凶狠,竟然没有一个敢上去的,幸好有一个老兵比较有经验,趁其不备,用船上撑船的长干将这家伙一下子捅到了水里,别看这家伙在地上悍勇无比,可没想到居然是个旱鸭子,没几下的功夫就被几个熟悉水性的荆州兵士给擒下了,五花大绑的扔到了船上。

    在船头看着被五花大绑的于禁、庞德、李典数人,诸葛少爷微微一笑,轻摇羽扇,一脸装逼的表情顿时让身后关平等人石化不已。

    关平实在是受不来了,走上前去,拍了拍诸葛少爷的肩膀,小声说道:“兄弟,得瑟得瑟就得了,装逼遭雷劈的!”诸葛少爷听到关平用自己教给他的话来形容自己,顿时有一种顿足捶胸,悔不当初之感。不过诸葛少爷还是比较有修养的,只是用眼角撇了撇关平,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哎,你哪里明白我们这些高士的想法!”然后默默的转过身,一边朝船舱中走,一边很得瑟的唱道:“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身后的关平和小白顿时满头黑线,同时摇了摇头,说道:“装逼呀!”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秋,汉荆州游击将军诸葛瞻率部与曹军大都督于禁所部七万人马对峙于襄樊一线,时值夏秋交接,天降大雨,汉水暴涨,诸葛瞻命部下掘汉水以淹曹军,曹军数万部众俱皆覆没,都督于禁、副将李典、先锋庞德被俘,曹军残部后撤至宛城一线拒收,襄樊之战结束。

    诸葛少爷命部下掘开汉水,樊城周边数百里一片**,值得庆幸的是樊城襄阳两地建城于高地,城内十数万百姓因此幸免。

    成都,汉中王府。

    “啪!”刘备仔细阅读了荆州襄樊之战的战报后,阖上战报,笑着对身旁的诸葛老爹说道:“瞻儿这一仗打得不错!看来当初我选他来主持荆州的防务的决定是没有错的?!?br />
    诸葛老爹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笑着说道:“这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侥幸取胜,主公可不能再夸他了,不然他的尾巴都快翘上天上去了!”

    “哎!”刘备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军师多虑了!瞻儿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性格我还是清楚的。这次瞻儿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应该给个嘉奖,他现在还是个小小的游击将军,用这个名头来主政荆州是有些不够响亮,我看可以再给他进一级,升任镇北将军?!?br />
    诸葛老爹闻言吃了一惊,提醒道:“主公,那就和翼德、汉升、孟起可就快平级了,这样做恐怕会引起军中老将不满的?!?br />
    刘备笑着摆了摆手,“有功则赏,有过则罚,我汉军向来如此!军师不必顾虑!“公琰,就按我的意思下诏吧!”刘备指着一旁的负责记录的蒋琬说道。

    “诺!”蒋琬领命,研墨提笔,笔走游龙,一蹴而就,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诏书就下完了。蒋琬写完诏书后,自己又自己的看了一遍,感觉一切都妥当了,才恭敬的双手捧给刘备,道:“主公,好了!”

    刘备接过诏书,细细一看,笑着夸赞道:“人都说公琰文采风流,所言不虚呀!”

    蒋琬闻言,拱手道:“主公谬赞了!”

    刘备笑着没有说什么,将诏书递给蒋琬,说道:“就照这个发吧!”

    “诺!”蒋琬领命下去。

    刘备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军师,瞻儿前几日派黑子交给我们的关于江东问题的调查,你怎么看?”

    诸葛老爹轻摇羽扇,笑着说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嗯!”刘备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孙权以籍籍无名的陆逊取代能征惯战的吕蒙,我本来听到这个消息还很高兴,认为荆州无后顾之忧,如今看来,这是很有可能是孙权的骄敌之计?!?br />
    诸葛老爹闻言,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孙权算是把关将军的脾气摸透了!”

    刘备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停下笑着说:“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诸葛老爹闻言,眉头皱了一下,问道:“主公何意?”

    刘备笑着说道:“孙权所忌惮着,二弟也,我现在就把二弟召回蜀中,让貌似年轻识浅的瞻儿全面接管荆州,给孙权造成一种荆州空虚,群龙无首的假象,引蛇出洞,然后……”

    诸葛老爹闻言,会意一笑,拱手道:“主公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