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17章 白衣渡江
    三日后的傍晚,在距离公安城百余里的下游江面上突然出现了十余艘商船,沿着长江朔流而上,船速行驶的很快,这些船显然是靠着人力驱动在逆水行驶。≧手机看小说,请登录网站m.≦

    汉代时候,长江是沟通荆州、益州与扬州的主要水上商道,这里每天都会有很多商船来往于大江之上,或是将扬州的稻米转运到益州,或是将益州的蜀锦运送到扬州等等,所以这十余艘略显老旧的商船并没有引起沿岸驻防的荆州军的过分关注。

    船头之上,一白衣中年男子凭栏远眺,黝黑的面庞一丝笑容都没有,显得很严肃。他的身旁站立着一个三十来岁年轻人,面庞清秀,朗目剑眉,格外俊美,他叫陆逊,而他身旁的中年人便是孙权新任命的荆州大都督吕蒙。

    “都督你看,从江夏到南郡,数百里的江岸之上,每个五六里就有一座烽火台,关羽对怎么的戒心不可谓不重呀!”陆逊指着大江北岸那些沿江修筑的用于示警的烽火台说道。

    吕蒙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是呀!如果不是关羽将荆州军主力北调,而他自己又被刘备召回益州的话,就凭着数百里的烽火台,咱们想悄无声息的进入荆州实在是太难了!这是上天护佑我江东的,我吕蒙这次一定要夺取荆州,为周都督洗刷昔日兵败荆襄的耻辱?!甭烂煽谥械闹芏级奖闶侵荑?,周瑜在赤壁战后曾率军与曹仁激战于南郡,几乎成功,却被诸葛老爹用计捷足先登,先占了南郡,这被江东将士视为耻辱,其后的几任都督都希望能夺回南郡以雪前耻。

    “大都督,前面就是公安城了,从江边到公安十余里地,有大小三四座烽火台,前哨官请示都督怎么办?”吕蒙的参军小跑过来,拱手禀报道。

    吕蒙一挥手,做了个斩杀的手势,便不再说话。

    参军会意,领命而去。

    吴军的动作很迅猛,在此之前,吕蒙针对于如何悄无声息的拔掉这些烽火台给吴军做过无数次的针对性的训练,对于他们来说,拔掉这些烽火台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不到一个时辰,为公安城南岸三四个烽火台全都被吴军干掉了,没有一个来得及点燃烽火,传出消息,公安城的荆州军变成了聋子和瞎子。

    船头之上,吕蒙对吴军的战果很满意,微微一笑。

    身旁的陆逊也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紧绷的心弦松了下来,说道:“都督,咱们得手了!”

    吕蒙点了点头,转过身,此时吕蒙的身后,吴军诸将早已整装待发,吕蒙拔出腰间的长剑,朗声说道:“成败在此一举,望诸君与某同心同德,夺回荆州,一雪前耻!”

    诸将包括陆逊在内,都跪拜于地,拱手,异口同声道:“同心同德,一雪前耻!”

    说完,诸将带着各自的部下按照计划分头向公安进军。

    公安原名孱陵县,县域凭临长江天堑之险,又当南北皇华驿道要冲。东联汉沪,西接巴蜀,南控湘粤,北通陕豫,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刘备领荆州牧,扎营油江口,改孱陵为公安县,图谋霸业。公安县名始于这时。关羽主掌荆州之后,将州治迁回江陵,公安便成为关羽抗击江东的东方桥头堡。所以吕蒙这次突袭荆州,首先要攻下的就是公安。

    傍晚时分,公安城外,吕蒙的兵马已经悄然集结完毕,而此时驻守公安的守军还浑然不知。不过吕蒙并没有马上命令部队攻击公安,他在等待最好时机。

    三个时辰过去了,夜色深沉,公安城头的巡防明显松懈下来,炎热的天气让人有些窒息,守城的兵士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吹牛扯淡,关羽为了防御东吴,在长江边上每隔五里设置一座烽火台,一旦东吴有异动,烽火台立刻就会示警,谁也不会相信,哪些用于示警的烽火台已经被江东军悄无声气的除掉了。

    “咣当!”铁器与砖石碰击的声音,很轻微,并没有引起吹牛扯淡的收成军的注意。

    如果你此时在城外,接着皎洁的月光,你会惊诧的发现,无数口含短刀的兵士正沿着绳索,顺着公安东城墙迅速向城头攀沿。

    还有十米,还有五米,还有……

    此时率部在城外潜伏的吕蒙望着不断向上攀沿的兵士,心中默默数着,双手紧握,额头上渗出很多汗。

    “一、二、三,动手!”一声令下,攀沿的兵士一跃而上,在荆州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附近的守军斩杀殆尽。

    城头之上,一年轻将军手持利刃,在砍杀了最后一个敌人之后,高声喊道:“放下吊桥,打开城门!”

    占领的城门的兵士闻言,立刻将吊桥缓缓放下,打开城门。城门一开,城外的江东兵马如潮水一般瞬间涌入,喊杀声响彻了整个公安城。

    “怎么了?”喊杀声吵醒了沉睡中的公安守将傅士。

    这时,一兵士推开大门冲了傅士仁的卧房,慌张的大喊道:“将军,快走吧,江东的兵马杀进来了!”

    傅士仁闻言大惊,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惊呼道:“什么?江东兵?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为什么烽火台没有示警?”

    “将军,属下也不知道,可是你听着满城的喊杀声,咱不走就来不及了!”兵士大喊道。

    傅士仁闻言,一脚将兵士踹到地上,大骂道:“知道来不及了还不快跑,哪这么多屁话?”说完,便一个箭步冲了出去,连衣服也没有穿。

    傅士仁带着部下一路狂奔,直奔北门而去,本以为能趁乱逃出城去,却不想在北门被陆逊带着兵将逮着正着,五花大绑的押到了府衙,此时吕蒙正高坐府衙大堂,与江东众将谈笑风生。

    陆逊带着兵士押着傅士仁迈进府衙大堂,笑呵呵的说道:“大都督,你看我抓到了谁?”

    吕蒙定睛一看,并不认识,疑惑的问道:“这是?”

    陆逊嘿嘿一笑,指着被五花大绑的傅士仁说道:“这就是关羽委任的公安守将傅士仁,傅大将军!”

    吕蒙闻言,站起身来,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傅士仁面前,亲自为其解开绳索,拱手行礼道:“得罪了,傅将军,部下无知,委屈将军了!伯言,还不快给傅将军赔罪!”

    陆逊闻言,立刻会意,连忙拱手行礼道:“陆逊鲁莽,得罪将军了,还请将军见谅!”

    傅士仁连忙还礼道:“不敢,不敢!”

    吕蒙意见傅士仁并没有什么抵抗情绪,便知道这家伙是个软骨头,笑着说道: “刘备窃据我江东荆州不还,实乃不义,我奉我主之命,讨还荆州,将军可愿意祝我一臂主力?”

    傅士仁闻言,“噗通”一声跪拜于地,拱手说道:“诚所愿不敢请耳!”

    吕蒙大喜,连忙将傅士仁扶起,命兵士将傅士仁扶下去休息。

    见傅士仁走远,吕蒙笑着指着傅士仁离开的方向笑着说:“关羽用这样的人守公安,怎能不败?”

    众将闻言,皆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