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22章 故人玄之
    ◆雲來閣小說網◆

    张梁的计策其实很简单,与陆逊献给吕蒙的计谋一样,也是劝降,原來张梁与郝普的好友邓玄之有旧,这次來特地邀请邓玄之同行,就是以备不时之需,在张梁的引荐之下,邓玄之见到了孙皎,孙皎向邓玄之说明了自己的意思,邓玄之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答应了,不过提出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先生但讲无妨,”此时急于攻破零陵的孙皎表现的非??犊?,

    邓玄之笑着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对于将军來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孙皎闻言,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先生但说无妨,”

    邓玄之也不客气,便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希望将军在将军封地内划出千顷良田给我建庄园,安置家小,另外再帮在下在江东谋个不用卖命但俸禄优厚的闲差,将军答应在下吗,”

    孙皎闻言,哈哈大笑道:“沒问題,沒问題,先生要求的这两件事就包在皎的身上了,保证让先生满意,”

    邓玄之闻言,连忙屈膝拜谢,拱手道:“如此,玄之愧领了,”

    孙皎点了点头,示意邓玄之免礼,然后问道:“先生的事情解决了,那在下求先生的事情了,”

    邓玄之微微一笑,道:“包在在下的身上,别人我不敢说,可是郝普这老小子还是听我的,将军敬候佳音吧,”说完,转身出帐而去,

    见邓玄之走远,张梁凑上來,笑着问道:“将军觉得此人如何,”

    孙皎闻言,微微一笑,撇了撇嘴,道:“贪财好利,小人也,”

    张梁闻言点了点头,又问道:“那这件事交给这种人将军放心否,”

    孙皎闻言,看了张梁一眼,笑着说道:“放心,一百个放心,”

    张梁故作不解的问道:“既然是小人,将军怎么会如何的放心,”

    孙皎闻言,哈哈大笑道:“小人重利轻义,就是为了那千顷良田,这家伙也会伤心为我办事的,何况还有高官厚禄等着,他要是不好好做事,那不是和富贵荣华过不去吗,所以我相信他,”

    张梁闻言,微微一笑,心里松了一口气,沒有在说什么,

    邓玄之一副小人嘴脸让孙皎放心不少,第二日,在吴军护卫之下,邓玄之來到零陵城下,对守城的兵士说自己是太守故人,有事求见,兵士们听说來着是太守的故人,也不敢怠慢,便急忙禀报太守,

    郝普原本就在城楼巡视,听闻自己的故人到访,急忙随兵士前來,伸头一看,却是邓玄之,便命人用吊篮将这位老兄吊了上來,不过上來之后,这家伙的待遇可比傅士仁好多了,

    邓玄之一登上城楼,就被郝普一把从吊篮中抱了下來,上下打量一番,笑着说道:“可把你盼來了,”

    邓玄之连忙将食指往嘴前一放,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郝普会意,将城防的事情交代了一下,便带着邓玄之下楼而去,

    城楼下早已准备好两匹骏马,都是西北凉州所产,一匹通体漆黑,四蹄雪白,谓之“踏雪”,一匹通体雪白,四蹄乌黑,谓之“逐电”,格外神骏,邓玄之一见,顿时两眼放光,惊呼道:“哎呀呀,你小子发财了,居然还藏着这么好的宝贝,”

    郝普微微一笑,一脸得瑟,说道:“这两匹骏马是西域大宛所产,原为益州牧刘璋所有,刘璋迁居公安后,为笼络荆州高官,将这两匹骏马赠给了我,本意是让我献给公子,可是公子沒要,说是先放在我这,以后有用,”

    “以后有用,难不成是要给我用,”邓玄之打趣道,

    郝普笑着说道:“得了吧,你小子从公子那骗的好马还少吗,还稀罕我这两匹,”

    邓玄之一脸委屈,道:“你尽说废话,我手里的马有哪一匹是我的,不都是南驿马司的吗,”邓玄之是南驿马司的司长,掌控着复兴社在吴地联络点信息的传递工作,

    郝普微微一笑,说道:“在你手里的不就是你的,我这两匹马是准备送给孙皎作为见面礼的,你也知道为了老子能成功的潜伏下去,这次咱们公子可是下了血本了,”

    “恩,是呀,连老子都被调动起來配合你演这出戏了,”邓玄之一脸苦瓜,

    郝普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这次你要不要潜伏下來,”

    邓玄之闻言,苦笑着点了点头,

    郝普见状大惊,忙说道:“你走了,南驿马司怎么办,”

    邓玄之微微一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自然也随我进入吴地了,”

    “那会不会太危险,”郝普有些担心,

    邓玄之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个你大可放心,狡兔三窟,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郝普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但愿吧,”

    说完,二人翻身上马直奔府衙而去,

    二人到底府衙的时候,陈震早已在此等候多时,见郝普带着邓玄之來了,连忙迎出去,笑着说道:“玄之一來,大事成矣,”

    邓玄之连忙拱手行礼道:“陈司这么说,玄之可当不起呀,”

    说完二人哈哈大笑,携手进厅,进厅后,三人分位次落座,

    落座后,陈震先开口道:“玄之,把吴军那边的情况说一下吧,”

    邓玄之闻言,点头,道:“好,那就由我先说说吧,情况和咱们之前预期的一样,孙皎在久攻零陵不下的情况之下果然急了,他通过幕僚张梁找到了我,知道我和郝子太是旧友,所以希望我能出面说降子太,并对我进行了封官允爵的许诺,如此一來,子太潜伏江东的前期铺垫基本上完成了,下一步就是如何把子太归降这件事做真,做的自然可信,不能让孙皎觉察出异常,我的意思是仿效当年秦国王翦的办法,向孙皎要官要钱,”

    陈震听完,摇了摇头,说道:“这恐怕不行,玄之一直以來以油滑贪财面目示人,你这么做,孙皎肯定不会怀疑,可是子太长期以來,以忠义闻名江左,你现在让他向孙皎要钱要官,这反而会引起孙皎的怀疑,”

    “那你说怎么办,”邓玄之问道,

    陈震眯着眼睛想了一会,笑着说道:“一个字,骗,”

    邓玄之与陈震、郝普商量好说辞之后,便离开零陵,这一次,他还是被用吊篮送出去的,这种原始的电梯估计邓玄之一辈子都愿意再坐了,太危险,

    邓玄之出城之后,吴军一小队早已在此等候已久,见邓玄之出城,急忙迎上去,为其牵马执蹬,邓玄之上马之后,随着吴军一路小奔,不一会的功夫就回到吴营,兵士通报说是邓玄之回來了,孙皎与张梁亲自出辕门迎接,孙皎握着邓玄之的手问道:“玄之,如何,”

    邓玄之微微一笑,说道:“郝普这家伙愚忠的很,本來是死活也不肯投降的,可是我对他说,刘备被夏侯渊围在汉中,关羽受伤被我军围在了公安,他这样死守着零陵也不会有人來救他,如今吴侯的大军所向披靡,荆南诸郡望风归顺,这便是时势,识时务者为俊杰,他郝普不怕死,难道他也不顾及白发高堂和嗷嗷待哺的孩儿了吗,这小子听到这,才泪流满面的表示自己愿意归顺将军,”

    孙皎听完,欣喜不已,问道:“如此说來,子太已经答应归顺于我了,”

    邓玄之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然也,”

    “何时,”孙皎现在最关心的是郝普这家伙啥时候能投降,

    “明晨日出之时,郝普开城投降,”邓玄之回答道,

    “好,好,好,”孙皎连说了三个“好”,心中激动不已,自己终于赶在吕蒙之前完成任务了,原來吴军进军都是设置一个都督,全军统一指挥,可是这一次,孙权却分派吕蒙、孙皎各统帅一军,以长江为界,分别攻取江南和江北的郡县,这种反常的安排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

    却说孙权做了一个非常聪慧的君王,他对于帝王的用人的平衡之术熟稔于胸,所以以前孙权用人,每每从江东内部互不统属、相互对立的两个集团内部各择选一人,让他们分任左右都督,以便于相互牵制,例如赤壁之战时候,虽然指挥作战的主要是周瑜,可是实际上,当时吴军统帅有两人,一个是孙策的旧部淮泗集团的代表人物周瑜周公瑾,一个则是孙坚旧部孙吴元勋派代表人物程普,

    这次出征之前,孙权按照以前的惯例,本來也是想这样做的,任命出身孙氏宗族的孙皎和军中新锐吕蒙分任左右都督,以便于相互节制,可是此举却遭到了吕蒙的强烈反对,吕蒙认为,行军打仗,权力必须集中,不然就会出问題,孙权无奈之下,只好采取折中的办法,让吕蒙和孙皎分别统帅一军,各自独立作战,

    孙皎获悉这件事之后,认为吕蒙这是瞧不起自己,心中深恨之,暗暗起了争强好胜之心,如今孙皎先于吕蒙一步扫平了荆南诸郡,心中自然是欣喜不已,连向吴侯孙权请功的折子都让张梁写好了,

    孙皎三人进了帅帐之后,分宾主落座之后,问道:“玄之呀,这零陵城中,布防如何,兵力几许,粮草是否充足,”

    邓玄之闻言,回答道:“回将军的话,这零陵城本就是刘备储存粮食的重要基地之一,城中的粮草自然是不会缺少的,稻谷、草料堆积如山呀,至于驻守的军队倒不是很多,以玄之观察估计,不会超过4000人,至于防守,那玄之就不得不夸奖一下我的这位好友,郝子太却是一个难得的将才,从城防布置到兵源补充,从协同配合,到各种防守器械的相互配合,可谓是恰到好处,深得兵法之妙,也难怪刘备这么欣赏他了,”

    “哦,”孙皎闻言,双眉微微一皱,眼中异色一闪而过,笑着说道:“听玄之这么一说,我倒是对咱们这位郝子太越來越感兴趣了,恩,时间也不早了,玄之也劳累一天了,先回去休息吧,”

    邓玄之闻言,笑着起身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