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24章 会战当阳
    ≧手机看小说,请登录网站m.≦

    当阳县,荆州军大营,

    “什么,吕蒙北上了,”盘着腿坐在主将位子上的诸葛少爷听说吕蒙沒有死守江陵,而是率军正面迎击自己,欣喜不已,“格老子的,吕蒙这家伙是个爷们,我喜欢,”诸葛少爷一脸猥琐的笑了,

    “公子,吕蒙将吴军的主力收缩至江陵公安一线,加强了后方的防御,同时北上的吴军有五万多,和咱们兵力相等,咱们怎么办,”廖化问道,

    廖化家伙本來是和马良驻扎在樊城以南,江陵以北的,吴军攻打江陵的时候,他被诸葛少爷北调,充实樊城防线,这次荆州军南下,廖化的部队是先锋,还真的应了后世的那句“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不过这其实是后世对廖化的误解,认为出身黄巾军的廖化沒有多大的能耐,其实细细考究《三国志》等史料就会发现,廖化还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将才的,所以咱们的诸葛少爷才会任命他來做自己的先锋,

    诸葛少爷从小白手中接过飞鸽传书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兵來将挡水來土掩,有什么好怎么办的,”然后将飞鸽传书在桌案的烛台上点燃,很快的化为灰烬,

    一旁的关平闻言,说道:“思远,从我对吴军的了解來看,吕蒙的军队在陆战方面的战斗力是不如我军的,吴军兵士多是南方人,长于水战,短于陆战,此次吕蒙舍舟登岸,与我荆州军争衡,这是自取其短,以我之见,如果我军在当阳与吴军交战,至少有八成胜算,”

    诸葛少爷闻言,双眉一皱,小眼睛一转,不知道又有了什么坏主意,微微一笑,问道:“宛城一带的曹军有沒有动静,”

    “回公子的话,”小白拱手禀报道:“据宛城内线报告,曹军自襄樊之战之后,损失惨重,曹操已经下令命曹军残部死守宛城,不得擅动,现在曹军的主力还在关中一带,与我关中守军对峙,暂时是抽不出兵力东进的,而距离宛城最近的合肥张辽部由于受到吴军的威胁,也处于守势,短时间内无力支援宛城,至于许都自从曹操西征之后,许都的留守兵马就真剩下曹纯的虎豹骑,虎豹骑战力惊人,可是兵力有限,为了许都的安全,也是不可能南下的,所以陈司长分析,认为曹军短期之内是不可能抽调兵力南下的,请公子放心,”

    诸葛少爷听完,满意的点了点头,夸赞道:“陈震是个人才,我沒看错他,经过这些年的历练,越发的老练了,”

    小白闻言,也连忙附和道:“公子说道是,陈司长在情报这一块的确是把好手 ,”

    诸葛少爷点了点头,又望着周仓问道:“樊城的防务沒什么问題吧,”

    周仓点了点头,说道:“公子放心吧,襄樊一线,我们留守了1万兵马,加上当地的郡兵,总兵力也有三万多,防御方面是不成问題的,”

    诸葛少爷听完,点了点头,说道:“这就好,我最担心的就是后方出问題,只要樊城不出事,咱们在南边就能放手干了,”

    诸葛少爷站起身,走到大帐门前,掀开帘,外面是个大晴天,“平哥,吕蒙的军队到哪了,”

    “吕蒙进军的速度很快,现在距离咱们不过百里了,”关平回答道,

    诸葛少爷闻言,紧锁的双眉松开了,笑着总结道:“也即是说,吴军的主力已经脱离了南郡境,”

    关平点了点头,“肯定道:“是的,昨天下午他们就已经离开了南郡,”

    诸葛少爷闻言,微微一笑,说道:“这就好,”然后大步走回坐塌,落座,说道:“廖化、周仓听命,”

    “末将在,”廖化、周仓出席、跪拜、拱手道,

    “你们上前來,”诸葛少爷招了招手,

    二将闻言起身,上前,近前,诸葛少爷从衣袖中两只锦囊分别交给廖化和周仓,小声说道:“今夜子时,你们各率领本部5000兵马南下,我会给你们所有兵士都配备马匹,行军要隐蔽,至于做什么,都写在锦囊中了,锦囊上我标了序号,等你们进了南郡之后依次打开两个锦囊,依计行事,不可有误,”

    “末将遵命,”二人拿了锦囊,领命而去,

    “小白,”诸葛少爷接着点将,

    “属下在,”小白上前跪拜,拱手道,

    诸葛少爷从衣袖中又取出一封信递给小白,道:“你带着这封信去零陵,郝普那边需要你,”

    “属下走了,谁?;す?,”小白有些疑虑的问道,

    诸葛少爷还沒说话,关平笑着说道:“你小子放心去吧,有我在,沒人伤的了他,”

    小白闻言,又望向诸葛少爷,诸葛少爷笑着点了点头,小白这才放心,拱手领命而去,

    众将散去,诸葛少爷转起身來,笑着对关平说道:“平哥,吕蒙就交给你了,”

    关平微微一笑,说道:“你就瞧好吧,”

    吴军进军的速度很快,谁说吴人只会驾船的,咱们吕大都督这马骑得就不错,吴军离开江陵的三天之后,大军便在当阳县城北与早已在此等候多日的荆州军遭遇了,

    饱食多日的荆州军将士一个个容光焕发,斗志昂扬,与历史上江陵城破后,荆州军家眷尽落吴军之手不同,沒有家眷的威胁,这些荆州军将士对于吴军这个昔日的盟友,如今的仇敌分外眼红,你想呀,本來大家说好的,一起抗曹,结果呢,老子在前线出生入死的和曹军拼命,你丫在后方抄我的老窝,这种不道义的行为是古往今來一切仁人志士所不能容忍的,

    “打他狗日的,”当诸葛少爷在出征之前,给全军做鼓动性演讲,对吴军可耻的行为大加鞭挞之后,问咱们朴实的荆州军将士该怎么办的时候,咱们最可爱的人这样朴实的回答道,

    于是乎,在“打他狗日的”口号的鼓舞之下,荆州军在诸葛少爷和关平将军的带领之下,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出辕门,开赴抗吴前线,

    而此时,吴军早已摆下了阵势,等待着荆州军的到來,

    吴军帅旗之下,吕蒙黝黑的面庞看不出一丝的笑容,伸手遮当刺眼的阳光,望着迈着整齐的步伐向战场开來的荆州军,眉头皱成“川”字,伸出手指着骑马走在队伍对前面的秀气小将,问身旁的陆逊道:“那骑白马的娃娃就是诸葛瞻,”

    陆逊在马上坐直了身子,极目远望,由于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楚,不过看身后的帅旗,身旁的护卫,应该错不了,便答道:“好像是,”

    吕蒙闻言,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会,用手摸了摸满是胡须的下巴,疑惑的说道:“诸葛瞻,这个名字怎么这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陆逊笑着说道:“怎么,都督忘了,当年曹军南下,刘备的军师诸葛亮奉命來柴桑求援,身边带的那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啊,竟然是他,”吕蒙经陆逊提醒,方才想起,点头说道:“当年倒是经常听周都督提起卧龙先生有个了不得的小儿子,当年某还不以为是,如今看來,确实不一般呀,”

    陆逊闻言,也点头道:“不错,这小子在樊城一把水覆灭了曹军五六万,我本來以为不过是取巧罢了,如今看荆州军军容整齐,士气高昂,布阵得法,方知自己小瞧了人家了,”

    吕蒙闻言,下意识的朝右侧树林中望了望,小声问道:“丁奉的骑兵都到位了吧,”

    陆逊点了点头,小声回答道:“放心吧,早已到位,”

    吕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这我就放心了,待会如果待我们与荆州军交战正酣之际,丁奉这支骑兵突然从林中杀出,夹击荆州军,定能取胜,”

    陆逊微微一笑,一脸猥琐,

    荆州军踏着整齐的步伐入场,荆州军的布局是诸葛少爷精心安排的,左右两侧是骑兵,中间是兵卒,步卒长枪、长刀、短刀、弓弩、相互配合,按诸葛方阵布局,后方是石炮营,也就是改良版的回回炮,不过这个回回炮相对于攻城的回回炮要缩小很多,这样便与携带,最前面则是诸葛少爷的轻骑营,也是亲兵营,这是诸葛少爷出任主将之后,从军队选拔三千能骑善射的勇士组成的,官方名称为“骁骑营”,骁骑营的主将是原复兴社行动组组长,赵云之子赵统,这货本來是最早的一批复兴社元老,可是经过长期的考察,诸葛少爷发现,这货压根就不是干间谍的料,于是乎一生气,将这家伙踢出了复兴社行动队,也就是现在的暗卫,改任复兴社后勤组组长,不过鉴于这厮武艺不错,又是官二代,为了保持了他老子赵云的友好关系,在诸葛少爷组建骁骑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货从复兴社调过來,出任新成立的骁骑营校尉,这货这下子算是如鱼得水了,毕竟是将门之后,用赵统自己的话來说,真刀真枪的干多痛快,

    摆好了真是之后,诸葛少爷突然打了个冷战,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四下环视一圈,一片枝繁叶茂的小树林印入了眼帘,“有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