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27章 锦囊妙计
    <更新小說最快的網站,請搜索關鍵詞:雲 來 閣>

    三天之前,荆州军与吴军在当阳城郊会战,不幸失利,无奈之下,只好退回大营坚守,三天來,不管吴军如何在营外叫骂、挑衅,荆州军都秉承着万年乌龟的精神,坚决不出來,这让吕蒙愤怒不已,

    吴军大帐中,吕蒙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酒渍,朗声吩咐道:“再倒,”

    倒酒的兵士端着酒一脸为难,看了看地上七八个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空酒坛,劝说道:“大都督,您已经喝了七坛酒了,不能再喝了,”

    本來心情就很烦躁的吕蒙闻言大怒,“砰”地一声,桌案被拍的震天响,吓得兵士“扑通”一声跪倒地上,头如捣蒜一般:“属下错了,属下错了,大都督饶命,”

    威胁这种喽啰级别的家伙实在是让吕蒙找不到成就感,吕蒙厌烦的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

    兵士闻言,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就要冲出大帐,却听得身后吕蒙一声大喝:“站住,”

    兵士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转身便拜,头如捣蒜,磕的额头鲜血直流,泪如雨下:“大都督饶命呀,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求大都督慈悲,不要杀我呀,”

    吕蒙听得兵士嚎啕大哭,心中更是烦躁,“啪,”虎威落下,拍的桌案微颤,这次吕蒙学聪明了,知道用虎威了,因为刚才用手拍桌子太痛了,虽然很有威慑力,

    “真他妈的沒出息,哪个要杀你了,我是说你把酒给老子留下來,”兵士被虎威镇住了,吕蒙这才缓缓说道,

    “啊,”兵士这才发现自己怀里还抱着吕蒙的酒坛,连忙把酒坛放下,屁滚尿流的爬了出去,

    吕蒙见状摇了摇头,自己起身将酒坛拿回來,满上,准备继续痛饮,这时候,一人掀帘而入,抬头一看,却是陆逊,陆逊望着一地的酒坛,目瞪口呆,憋了半天,才惊诧的说道:“大都督海量,”

    吕蒙闻言,嘿嘿一乐,指着桌上的酒坛笑着说道:“同饮,何如,”

    陆逊上前,与吕蒙相对而坐,笑着答道:“固所愿不敢请耳,”

    二人相视一笑,吕蒙命兵士给陆逊拿來酒樽,满上酒,挥了挥手,示意左右退下,

    二人你一杯我一盏,好不痛快,

    酒至半酣,陆逊脸色微红,两眼迷离,指着北方荆州军营方向,说道:“大都督,我总感觉这诸葛小儿有诈,”

    吕蒙闻言,将手中的酒樽放下,问道:“何以见得,”

    陆逊此时已经半醉,脑袋有些重,趴在桌上,说道:“以我对于荆州军的了解,荆州军平原作战,战力应该在我军之上,可是前一次交锋,我与荆州军在对等的兵力之下,荆州军却败得很狼狈,这一点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吕蒙想了想,似乎也想不出什么一点,便挥了挥手,说道:“咱们那日交战,你不是也在吗,也沒看出荆州军有诈败的迹象呀,再说了,他们又为什么要诈败,沒道理呀,”

    “说的也是,沒有道理呀,所以我说我百思不得其解,”陆逊酒量不行,根本干不过吕蒙,说着说着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而吕蒙此时竟然还沒有倒下,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來,走出大帐,遥望北方的天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到:“诸葛瞻,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此时,在距离江陵城三十里的山道之上,一支部队正接着月光,快速在山间小道上奔驰,他们的速度很快,却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如果你近前观察,就会发现,他们每个人的嘴上和这一片树叶,而马蹄上则被兵士用布包裹起來,完全听不到马蹄与地面撞击的声音,

    此时,月光之下,为首一将从嘴里取下树叶,指着眼前的遥??杉慕瓿?,对身旁人说道:“元俭,眼前就是江陵城了,咱们可以打开公子的锦囊了,”说话者是周仓,他口中的元俭便是廖化,

    廖化闻言,也取下树叶,从怀中取出诸葛少爷交给他的第一个锦囊,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薄薄的叠成小方块的白纸,廖化取出一看,点了点头,低声问道:“几天几号了,”

    周仓闻言,答道:“九月二十了吧,”

    廖化微微一笑,道:“那就是今天了,传令,你我分带兵马,悄悄的埋伏在江陵城的四门,待今夜三更,在城下点火把晃动三下为号,城内会有人打开城门接应我们,当时候我们一起杀入,不能放走一个,”

    周仓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好,”

    二人分头带着军队抹黑悄悄的朝江陵城何合围而去,

    城头之上,糜芳凭墙远眺,心中焦急不已,“哎,公渊,怎么还沒见人,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一旁的廖立心中也是急躁不已,眼巴巴的望着城下,看有沒有什么分吹草动,“我也不知道呀,公子來的信上不是说是今天吗,”

    糜芳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哎,小黑呢,这家伙跑哪去了,今天行动,他不会忘了吧,”

    廖立闻言,一头黑线,说道:“将军你忘了,小黑不是带着复兴社暗卫埋伏在甘宁那家伙府衙附近去了吗,准备擒贼先擒王的,”

    “啊,是吗,哦,好像是呀,瞧我这脑子,都被急糊涂了,”糜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呼吸有些急促,见城下还是沒有动静,便顺着墙头坐了下來,压低了声音问道:“咱们的人马都准备好了吗,”

    廖立见糜芳坐了下來,便挥手,让兵士去两边望风,自己也席地而坐,答道:“放心吧,等会见到信号,咱们就在城楼之上点火为号,到时候咱们的人首先抢占四门,打开城门迎接咱们的军队进城,其他的人则在城中放火制造混乱,我已经安排一营的兄弟埋伏在甘宁大营附近,全都是清一色的连弩,到时候保准射的他们不敢露头,”

    糜芳闻言,嘿嘿一笑,道:“你丫比我奸诈,”

    话未落音,却听得身旁兵士指着城外低声呼唤道:“将军,火,火,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