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31章 要决战了
    ≧手机看小说,请登录网站m.≦

    在现代白鸽象征着和平,不过鸽子却因为其特殊的生理特性而很早就本人类运用于战争,根据人类的历史记载,早在公元前4世纪左右,罗马人就开始运用鸽子來传递信息,而中国在汉代的时候也曾出现过利用鸽子传递信息的记载,不过这在当时还是很稀罕的事情,并沒有普及,更不用说运用于军事活动了,后世说,知识就是力量,这一点诸葛少爷深表认同,因为,如果沒有信鸽的运用,诸葛少爷不会在公安城陷落的3个时辰之后就获悉了这个宝贵的消息,这可要比八百里加急快得多了,

    关平从诸葛少爷手中接过从信鸽腿上取下的信息,一看,不禁乐开了花,笑着说道:“该咱们动手了吧,”

    诸葛少爷笑着点了点头,“被吴军堵在家门口骂了这么多天,也该咱们反击了,传令,擂鼓聚将,”

    隆隆的号鼓密如雨点,各营将领纷纷汇聚中军大帐,决战的时刻到了,

    “将士们,被吴军堵着营门骂了几天,憋不憋屈,恼不恼火,”诸葛少爷高居点将台,身旁是关平和小白,关三小姐虽然武艺不错,不过毕竟沒有军职,又是女流,被诸葛少爷强令呆在自己的营帐,不许出來,粉嫩的小脸一脸愤恨,

    “憋屈,恼火,”将士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想不想报仇,”诸葛少爷朗声问道,

    “想,”

    “好,”诸葛少爷“唰”的一声从腰间拔出佩剑,朗声说道:“孙权无道,背信弃义,天人共愤,汉中王诏命,让我带领你们去讨伐他们,我们服从王命,服从天命,在战场之上,我命左军进攻,左军不进攻,那是你们违背了天命,我命右军进攻,右军不进攻,那是你们违背了天命,凡是在战场之上,杀敌立功者,战后将得到大王的奖赏,你们的功勋将记载于青史之上,永远为后世所敬仰,你们的子孙将永享富贵,家业绵长,畏战怯战者,杀头,祭告宗庙,现在我命令你们冲过去、追上去、杀过去,消灭我们的敌人,让吴人永远记住,我们是不可侵犯的,杀,杀,杀,”

    “杀,杀,杀,”将士的情绪完全被调动起來了,荆州军营瞬间沸腾了,

    诸葛少爷高举利剑,指天号令道:“全军集合,开赴战场,”

    几分钟后,集合鼓在各营响起,一阵密过一阵,所有的兵士都集合起來,一队兵士从各营迈着整齐的步伐向中军营地集结,喊杀之声在几里之外都能听到,

    诸葛少爷骑上大马,在骁骑营的护卫之下,朝营外进发,集合的其它各营兵士分列左右,给骁骑营让出了一条宽宽的通道,骁骑营主将赵统骑着马,与诸葛少爷并排而行,另一旁是关平,

    关平笑着拍着诸葛少爷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行呀,刚才的誓师辞说的文采斐然呀,”

    诸葛少爷微微一笑,答道:“废话,那是马良花了两天的功夫写的,能不文采斐然吗,”

    “啊,”关平瞬间石化了,搞了半天这小子提前打了草稿呀,

    交战要下战书,这是古代战争的礼仪,虽然早在春秋时期,中国兵家鼻祖孙武就在其光耀古今的鸿篇兵法大作《孙子兵法》中做出了“兵不厌诈”的著名论断,可是这并不妨碍礼仪之邦的中国在战争中保持礼仪和文明的良好习惯,而在两军决战前,给对方下战书这就是最为基本的礼仪,

    接到荆州军战书的吕蒙很高兴,因为终于可以决战了,要知道,吴军远离本土作战,劳师远征最忌讳的就是陷入战争的泥潭,你妈的,打仗打的是银子,几万士兵吃饭,这一天得花多少冤枉钱呀,再不打,孙权估计都快穷的当裤子了,自从双方相持之后,孙权已经多次写信过來要求吕蒙迅速与荆州军决战,因为驻守于合肥一带的曹军张辽部最近一段时间有非常频繁的军事调动,动向不明,这让孙权坐立不宁,寝食不安,能打仗的军队可都给吕蒙和孙皎两个家伙带到荆州去了,留守建业的吴军并不多,这要是曹军趁机给自己來个突袭什么的,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双方交战的地方依旧选在了当阳城郊,双方列队完毕后,一通鼓罢,各自主将出阵答话,

    吕蒙和诸葛少爷各自可以带一个将领随从,吕蒙带的是陆逊,诸葛少爷带的是关平,

    双方大马向前,相聚一箭之地,吕蒙在马上拱手,朗声道:“久闻诸葛将军少年英雄,今日一见,足慰平生,”

    诸葛少爷闻言,也拱手,说道:“吕都督乃江东名将,威名远播海内,小子不才,今日能与吕都督在此一战,殊感荣耀,”

    吕蒙一看,诸葛少爷身旁一将,虎背熊腰,剑眉星目,甚是威武,便笑着问道:“这位将军是,”

    诸葛少爷笑着答道:“偏将军,关平,”

    吕蒙闻言,大惊,忙问:“莫不是关侯之子,”

    “然也,”诸葛少爷笑着答道,

    吕蒙忙拱手,笑道:“我与关将军昔日曾有数面之缘,一直敬佩关将军的为人和才略,可惜多年不见,甚是想念,今日能见到将军,也可宽慰我思念故人之心,”

    关平闻言只是抱拳,象征性的还礼,并不说话,

    诸葛少爷微微一笑,心说,你小子骨子里都冒着坏水,估计天天睡觉都盘算着怎么把这对父子掐死,要不是老子出现,这对父子已经做了你的刀下之鬼了,还在这假惺惺的,呸,

    此时一道寒光闪过,诸葛少爷打了个冷颤,抬头一看,吕蒙身后一人,高居马上,唇白齿红,甲胄光鲜,一把精致的越制长剑悬挂腰间,一双美目显露狡黠的目光,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这位将军是,”

    不待吕蒙答话,陆逊打马向前一步,笑着拱手道:“在下吴郡陆逊,”

    诸葛少爷闻言一惊,不禁脱口而出:“你就是吕蒙死后,接替吕蒙做大都督的陆逊,陆伯言,”

    吕蒙三人闻言,尽皆诧异,面露古怪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