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32章 先下手为强
    手機看小說登錄雲來閣m.

    诸葛少爷的话让双方都有些尴尬,半晌,吕蒙才黑着脸说道:“诸葛将军,老子还沒死呢,”

    诸葛少爷闻言,撇了吕蒙一眼,说道:“快了,”然后很洒脱的调转马头,慢悠悠的往回走,留给吕蒙一个很吊的背影,

    望着拽拽而去的诸葛少爷,关平一脸尴尬的向吕蒙解释道:“嘿嘿,吕都督别往心里去,我们将军说话就是这么耿直,”说完拨转马头,屁颠的屁颠的一溜小跑,追上了诸葛少爷,

    这边陆逊和吕蒙一脸愤恨,有一种被耍的感觉,特别是吕蒙本來就黑,现在脸更黑了,

    “大都督,咱们也回去吧,马上可以开打了,”陆逊望着快到军阵的诸葛少爷和关平,说道,

    吕蒙点了点头,“走,看咱们谁先死,”说着拨转马头,朝着自己的军阵走去,

    关平赶上了诸葛少爷,笑嘻嘻的说:“兄弟,你这张嘴可够损的,瞧把吕蒙给气的,”

    诸葛少爷闻言,翻了个白眼,一脸悲愤的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为什么沒有人相信我呢,”然后望着不远处,军阵中高高搭建起的指挥台,微微一笑,说道:“平哥,知道什么是手语吗,”

    “啊,”关平闻言,一脸迷茫,

    此时,诸葛少爷,拨转马头,将右手一抬,就听得耳边“隆隆”的战鼓瞬间响起,紧接着头顶传來“嗖,嗖,嗖,”的声音,关平抬头一看,神马情况,咱们还沒回军阵呢,谁他娘的下的命令,再一看吴军军阵,刚才还整齐划一的排列的跟豆腐块似得的吴军兵士,此时已经被从天而降的回回炮打的七荤八素、抱头鼠窜,才走了一半的吕蒙和陆逊此时更是一脸悲愤,心说,他妈的,太不讲道义了,哪有人家主帅还沒回军阵就开打的,这是作弊呀,谁家的孩子,有人管沒人管,悲愤归悲愤,吕蒙还是一扬马鞭,朝着军阵指挥台的位置飞奔而去,陆逊则紧随其后,一边跑一边高喊:“不要乱,不要乱,”

    吕蒙一路狂奔,终于逃回了军阵,还沒等吕蒙登上指挥台,诸葛少爷微微一笑,右手向前一挥,诸葛少爷身后一箭之地的赵统扬鞭跃马而出,抽出腰间的长剑,大声喊道:“骁骑营,跟我冲,”

    隆隆的马蹄声将大地震的颤动,数千骁骑营从众军杀奔而出,如一把利刃直插吴军中军,为首的赵统手持长枪,白马,银甲,素袍,银枪,一马当先,其父赵云当年在当阳大破曹仁的风范,

    此时吕蒙终于登上了指挥台,见骁骑营铺天盖地的杀过來了,忙号令两翼迎上阻击,

    见吕蒙的两翼出动了,诸葛少爷大喜,双手举起,向两侧一挥,两侧的骑兵如潮水一般喷涌而出,朝吴军两翼包抄过去,

    吕蒙大惊,可是此时两翼的兵马都去迎击骁骑营了,和骁骑营绞杀在一起,难以抽身,只要命后卫军从两侧迎击上去,可是后卫都是步卒,此时方阵已经混乱,哪里还能低档的住荆州军两翼的冲锋呢,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迎接荆州两翼骑兵的吴军的步兵方阵就别荆州军前锋冲垮了,站在点将台上的吕蒙顿时泪奔,这他娘的败得也太惨了吧,赶紧下了点将台,带着自己的护卫军要向前冲,支援前面的军队,却被陆逊一把拽住,劝说道:“大都督,今日败局已定,还是赶快撤吧,留的青山在,不拍沒柴烧,”

    吕蒙闻言,抬眼望去,此时吴军的前军已经被骁骑营冲垮,败军如潮水一般的向后面涌來,眼看着就要把自己的护卫军也冲散了,吕蒙长叹一声,拨转马头,大喊一声:“撤,”在护卫军及陆逊所部的护卫之下,朝江陵方向逃奔而去,

    吴军失去了主帅,更是乱成了一锅粥,漫山遍野的狂奔逃命,荆州军诸将心里这个爽呀,带着各部追亡逐北,乐此不疲,

    吕蒙带着残部一路狂奔,中间被荆州军的骑兵追杀了几次,有损失了一批人,等到了江陵时候,身后只剩下百余起,见此情景,吕蒙潸然泪下,

    陆逊见状急忙劝说道:“大都督,此战虽败,可是江陵、公安还在我们手中,荆南也被孙皎将军攻陷,咱们还有希望呀,”

    吕蒙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伯言所言有理,”望着近在眼前的江陵城,吕蒙我这陆逊的手说道:“伯言呀,我军兵败江北已成定居,不可逆转,现在唯盼孙皎将军能够移师北上,与我江陵、公安守军合兵一处,或可与荆州军分庭抗礼,保住南郡及荆南四郡等地,现在我们已经到了江陵,沒什么可担心的了,你可不必进江陵城,带着一彪人马,渡江去找孙皎将军,让他北上支援我们,要快,”

    陆逊闻言,点了点头,也不多说,领命绝尘而去,直奔江陵渡口,那里有船只可以渡江,

    辞别了陆逊,吕蒙马不停蹄直奔江陵而來,此时也已经渐渐深,城头上火光闪耀,那是巡逻的卫兵,吕蒙抬头一看,江陵城城头上,吴军军旗高高悬挂,一面大旗之上用黑线绣着一个斗大的“甘”字,心里顿时舒了一口气,看來江陵城还在我们手中,吕蒙心里这样想,

    这时候,城头上的卫兵似乎发现了城下有异常,高居火把一照,见城下來了一帮人,衣衫褴褛,灰头土脸,不过还能隐约看出,他们身上穿的是吴军军服,便问道:“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吕蒙闻言,应声答道:“我乃荆州大都督吕蒙,请速报甘宁将军,”

    不想楼上兵士闻言,哈哈大笑:“你是吕蒙,老子还是太上老君呢,快点滚,不然我放箭了,出來骗也不捣腾的像样点,就你这样子也不撒泡尿照,还大都督,大姨妈还差不多,”兵士说完,周围的兵士被逗的哄笑起來,

    吕蒙被气的全身发抖,可是阎王好斗,小鬼难缠,他现在最紧要的任务是先进城,不然待会荆州军追來了,自己可就真的跑不了了,于是吕蒙按下性子,朗声说道:“我随着带着大都督调兵的虎符,你如果不信,我可以将虎符印信交给你看,你将虎符印信交给甘宁将军,他一看便知真假,”

    城上的小声戛然而止,一阵嘈杂之后,一个校尉打扮的家伙走到城头,命兵士放下吊篮,吕蒙将虎符印信放进吊篮,缓缓提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