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35章 黑子回营
    手机看小说登录m.

    黑子押着吕蒙进了辕门,却见诸葛少爷与关平出帐相迎,把黑子激动的,连滚带爬的,到了诸葛少爷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纳头便拜,拱手道:“公子,可把黑子想死了,”

    诸葛少爷连忙将黑子扶起,帮他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笑捶了黑子一拳,笑着说道:“好小子,干得不错,像是小爷带出來的兵,”

    黑子得到了诸葛少爷的夸奖,乐的屁颠屁颠的,嘿嘿的傻笑,诸葛少爷见这小子一直傻乐,拍了黑子一下,指着身旁的关平道:“沒看到关将军在这里吗,还不快行礼,”

    黑子刚才只顾着给诸葛少爷行礼,沒注意到诸葛少爷身旁的关平,这时才看到,连忙又要屈膝给关平行礼,关平见状,连忙上前一步将黑子扶起,笑着说道:“哪这么多规矩,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客气,”

    黑子闻言,一脸感激的站起身來,

    关平的视线越过黑子,看到黑子身后被枭卫押解的五花大绑的吕蒙,此时吕蒙头上还带着黑头罩,看不出是哪个,关平指着吕蒙,问道:“你们这押着的是谁呀,”

    黑子闻言,來了精神,转身大步走到吕蒙面前,笑着说道:“关将军,这位可是咱们的老熟人了,您瞧,”说着一提,黑头罩被摘掉了,

    关平一见,大喜,道:“吕蒙,呵呵,你把他给带來了,我还以为你把他关押在江陵城了呢,”

    诸葛少爷,闻言,笑道:“是我让黑子把咱们的吕大都督请來的,他可是咱们手中一张王牌,关键时候会有奇效,”

    关平闻言,笑着指着诸葛少爷,说道:“你小子,就是鬼主意多,”

    诸葛少爷笑了笑,沒有说什么,走上前去,把吕蒙的眼罩和堵在嘴里的破布取了下來,一直处于黑暗中,猛地取下眼罩,阳光照的吕蒙有些睁不开眼睛,好半天才适应了光线,见眼前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将军,一身戎装,面如冠玉,唇如涂脂,俊美异常,冷哼一声,道:“诸葛瞻,咱们又见面了,”

    诸葛少爷闻言,一笑,道:“是呀,当阳一别,短短数日,思远万万不曾想到会这么快就和大都督再次相见,还是在这种场景之下,人生境遇真是奇妙呀,”

    吕蒙闻言,怒目而视,冷笑说道:“诸葛瞻,你不必惺惺作态,我现在算是想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而这个阴谋从你闻听我袭占了公安、江陵之时便已经在酝酿,你先故意大张旗鼓的挥师南下,故意引诱我率军北上与你交战,然后故意诈败,闭门不出,以拖住我的主力,暗地里却派军队绕道江陵、公安,与城中内应糜芳等人里应外合,夺回了江陵、公安,这个时候,你万事俱备了,便在当阳与我军决战,击溃我军之后,你派军队追击,其目的就是将我逼到江陵,然后瓮中捉鳖,”

    “瓮中捉鳖,哈哈哈,吕大都督的比喻很形象呀,”诸葛少爷打趣道,

    吕蒙闻言大怒,挣扎着要向前,却被枭卫死死的按住,不得动弹,“呸,诸葛小儿,士可杀不可辱,”

    诸葛少爷闻言,点了点头,笑着安抚道:“吕大都督,我刚才戏言耳,你不要动怒,动怒伤肝,对身体不好,你刚才说的,基本正确,只有有一点不对,”

    吕蒙闻言,眉头一皱,问道:“哪一点不对,”

    诸葛少爷收敛笑容,答道:“这个阴谋并不是在你攻占江陵之后才开始酝酿的,其实早在你假意称病,让陆逊代替你出任荆州大都督的时候,这个计谋便开始了,”

    “什么,”吕蒙闻言,大惊,“这怎么可能,”

    诸葛少爷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这沒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之所以对你的阴谋觉得的这么早,是因为我对你吕蒙太了解了,赤壁战后,江东朝野对于荆州问題的意见便分成两派,以鲁肃伯伯为首的一派主张将借南郡给我主,让我主成为江东在荆州的屏障和臂膀,为江东牵制曹军的兵力,而江东则可以乘此时机北取两淮,南取闽粤,扩地千里,这个意见在赤壁之处的很长一段时间是合乎时宜的,因此得到了吴侯孙权的支持,可是在江东利用我们牵制了曹军兵力,而北收两淮,南得闽粤之后,吴侯的目光便落到了我们身上,因为吴侯希望全有大江天险,囊括整个江南之地,而此时,恰逢极力主张孙刘联盟的鲁肃伯伯病逝,于是乎,以你为首的主张夺取荆州,独立抗曹的一派便占了上风,得到了贪心不足吴侯孙权的大力支持,于是,一场以夺取荆州为目的巨大阴谋从此时开始酝酿了,我说的不错吧,吕大都督,”

    诸葛少爷的一番陈述,让吕蒙目瞪口呆,半天才反应过來,吃惊的问道:“这些你怎么会知道,”

    诸葛少爷闻言,微微一笑,道:“我知道的,比你想想的要多点得多,”然后一挥手,“把吕蒙押下去,好好看着,不许慢待,”

    两名枭卫领命将吕蒙押了下去,

    此时,关平也从震惊中醒來,惊诧的问道:“思远,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诸葛少爷闻言,微微一笑,道:“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

    “你是,复兴社,”关平恍然大悟,

    诸葛少爷莞尔一笑,拍着关平的肩膀,说道:“兄长总算是顿悟了,”转身走进大帐,黑子和关平也随他进了大帐,

    诸葛少爷见关平也进來了,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还在这,”

    关平觉得诸葛少爷问的奇怪,说道:“我不在这我能去哪,”

    诸葛少爷闻言,以手扶额做痛苦状,道:“你不是说好要去江夏的吗,”

    关平一听,一拍脑门,“哎呀,我差点忘了正事,”说完,转身掀帘而出,调兵去了,

    此时大帐之中只剩下诸葛少爷和黑子两人,诸葛少爷在帅位上落座,问道:“吕蒙的虎符印信到了手了吧,”

    黑子闻言,从背上取下背包,打开,从中取出虎符印信,交给诸葛少爷,诸葛少爷接过虎符印信,仔细打量一番,又取出一张白纸,用印信在上面印了一个印子,又从怀中取出來有一封书信,打开,上面是复兴社细作用特殊方法复制下來的一份吕蒙的调兵令,上面有印章,两相比对,诸葛少爷满意的点了点一头,笑着说道:“是真的,有了这个,荆南四郡就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