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卧龙是我爹 > 第036章 赚取武陵
    ◇無彈窗雲來閣小說網◇

    关平带着三万兵马离开之后,诸葛少爷命全军集结,走江陵上游的夷陵,渡过长江,直奔武陵而去,

    武陵位于夷陵南岸,长沙以西,是四郡之中,位置最北的一个郡,后世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就发生在这一带,是我国古代的文化名城之一,此时孙皎的主力尽在零陵,所以驻守武陵的吴军并不多,不过二三千人,古代攻城,十则围之,五则攻之,诸葛少爷此时军队有三万之众,包围攻克武陵是沒有任何问題的,可是诸葛少爷并沒有那样做,因为那样攻城不但会造成很大的伤亡,最重要的是会打扫惊蛇,于是,在这一日日落时分,武陵城城下,來了十几个人,他们都是吴军打扮,衣甲残破,灰头土脸,胯下的战马也是伤痕累累,他们似乎在此之前经过了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

    “你们是什么人,”城头上守城的吴军校尉大喊道,

    城下一人仰首,望着城头,脸上的血迹依稀可见,大声回答道:“兄弟,咱们是甘宁将军的部下,荆州军五万余众围攻江陵甚急,吕蒙大都督和甘宁将军派我们來找孙皎将军求援,”

    城头上校尉一听,大惊,道:“什么,江北打败了吗,怎么连江陵都被包围了,”

    “是呀,打败了,咱们是从江陵突围出來的,现在江陵城外到处都是荆州的军队,铺天盖地呀,”城下的人语速急促,从他的语调中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恐惧和不安,“求求你们快开开门吧,我们已经在马上待了两天两夜了,”

    城头上的校尉,闻言,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城下守城门的兵士打开城门,吊桥缓缓落下,城门慢慢打开,守在城门口的不过一个小队十几个吴军兵士,为首的一人就是刚才城头上答话的校尉,校尉面带笑容的走了出來,來迎接远道而來的友军兄弟,可是……

    见城门打开,城门外的“吴军”都兴奋不已,为首一人面色黝黑,嘴角微微上扬,由于紧张,身体不自觉的绷得笔直,目光注视着越來越近的吴军,二十步,十五步,十步,“唰”的一声,城外吴军瞬间拔出了悬挂在腰间的长刀,“杀呀,”兵士们在马上左劈右砍,一个冲锋,直奔城门而去,出城的吴军哪里想到会有这般变故,还沒反应过來,就被城外的“吴军”砍杀殆尽,吴军校尉倒在血泊之中,挣扎着,嘴里喃喃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很快地,城外震天的喊杀声就回答了他,那是数万穿着荆州军军服的兵士,他们铺天盖地的朝着已经被占领的城门涌來,那一刻,校尉终于倒下,沒有了气息,可是双眼还睁着,他最后说的一句话是,妈的,中计了,

    一个时辰之后,武陵城安静下了,城内到处是残肢断臂,吴军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城墙及街道之上,沒有一个投降的,此时刚才骗开城门的面色黝黑的汉子面无表情的走在血迹斑斑的武陵街道上,手中的利刃血迹未干,他叫马忠,巴西阆中县人,是刘备占据益州之后,派往荆州的众多益州系军官之一,其目的其实很简单,往稻米里掺小麦,以消弱关羽对荆州的影响,由此可以看出,刘备对于关羽的戒心其实由來已久,做了一个在历史上有所作为的君主,他的理性往往会战胜他的情感,诸葛少爷升任荆州主将之后,鉴于荆州军中高级将领匮乏这一现状,先后从军中卓拔了一批青年将官,马忠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现在是诸葛少爷的游击营校尉,这次行动是他被提拔后第一次行动,对于他來说,格外重要,

    此时他正在带着部下检索是否还有漏网的吴军,这批吴军太顽固了,一息尚存就会死战到底,已经有不少兵士因此丧生了,马忠不愿意让这种情况再出现,

    此时,一阵杂乱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马忠转身一看,却是诸葛少爷,马忠的脸上呈现出难得的笑容,

    诸葛少爷在马忠签勒住战马,翻身下马,走上前,拍着马忠的肩膀,笑着说道:“德信,干的不错,”德信是马忠的表字,

    马忠闻言,屈膝下摆,拱手谢罪道:“将军,我沒想到这支吴军会如此顽强,不少弟兄因此丧生了,这是末将的过错,请将军惩罚,”

    诸葛少爷闻言,上前将马忠扶起來,说道:“要说错,也是我的错,是我轻敌了,本以为几千人驻守的城池必定是一战即溃的,沒想到这支吴军居然如此的强悍,盛名之下无虚士,孙皎的军队在江东号称‘精锐’,不是浪得虚名呀,看來此次南征荆南,又是一番苦战呀,”

    马忠起身,点了点头,沒有再说什么,

    诸葛少爷带着部下巡视了整个武陵城,入城的兵士在紧急的打扫战场,参事马良则张榜安抚百姓,马统带着部下完善城防,擒拿奸细,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傍晚时分,诸葛少爷留一千人防守武陵城,自己则带着军队继续南下,奔赴下一个目标,长沙,

    虽然驻守长沙的守军也有两千多人,然而长沙是城高池深,为昔日楚国抗击秦国东进的最重要的据点之一,属于比较难以攻克的城池之一,

    “公子,长沙的守军有两千多人,都是孙皎的嫡系,百战老卒,战力不俗,驻守长沙的这支军队原本是鲁肃大人的部署,鲁肃大人病逝之后,孙权将他的部署划归孙皎,是孙皎部下比较有战斗力的一支军队,”长沙城外三十里,荆州军军营中,黑子从长沙回來后,向诸葛少爷汇报道,

    诸葛少爷闻言,点了点头,笑着说:“看來咱们这回得费点功夫呀,”

    “公子的意思是,”

    “我们这么办……”黑子附耳过來,诸葛少爷一番交代,黑子笑着点了点头,

    夜半时分,长沙城外突然出现一条长长的“火龙”,长沙城头的守军顿时慌乱起來,火龙越來越近,借着城头的火光,城上的守将终于看清了,城下这支兵马有千余人之多,清一色的吴军服饰,便高声叫道:“你们是哪部分的,”

    城下军队为首一人,高声回道:“我们是吕蒙大都督麾下,甘宁将军的部署,闻听刘备的军队要出川夺回荆南四郡,奉命前來支援,”

    城头上的守将闻言,一头无数,心说,我在这里驻守这么多天了,也沒听说刘备的军队出川呀,于是便又大声说道:“你们说你们是甘宁将军的部下,你们有何凭证,”

    城下将领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扬了扬,道:“我手上有吕蒙大都督的调令,不信,你们放下吊篮,我把调令放在吊篮里,你们拿上去看,”

    守将一想,点了点头,命部下放下吊篮,城下的将领将调令放在吊篮中,吊篮缓缓提了上去,不一会儿,城头的守将朗声说道:“原來是自己人呀,我这就给你们开门,”

    城下将领闻言,嘴角上扬,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的神采,一闪而过,